趣答网

【男子乞讨城管举牌】城管协管员在行乞者身边举牌 上写“诈骗请小心”

这两天,因在步行街举了个牌子,张家港的一位城管协管员“火”了。原来,在步行街一商场的楼下,一名年轻男子以母亲患重病为由跪地乞讨,“母亲”则躺在地上,而他们旁边站着一名城管协管员,举起了写着“诈骗请小心”的牌子,提醒市民不要上当受骗。不一会儿,骗子便逃之夭夭了,赢得了群众一片叫好。14日,记者来到事发地点,还原了事发当时的情况。据该城管协管员介绍,乞讨男子曾躲进小弄堂里抽烟打电话,而手机用的苹果手机,抽的也是中华烟。

【男子乞讨城管举牌】城管协管员在行乞者身边举牌 上写“诈骗请小心”

坐落在张家港沙洲路上的步行街,是全国县级市第一条步行街,全长800米左右,主街两边有很多小弄堂。张家港市城管执法大队城南中队中队长詹顺向扬子晚报记者介绍,平日里,步行街的人流量约每天两三万人次,遇到特殊的节假日,这个数据会翻倍。人流量大这一优势被一些职业乞讨者看在了眼里,这让城管部门很是头疼。詹顺说:“一般的,我们会有队员在步行街的头尾来回巡逻,不让一些职业乞讨有机可乘,但是,有时候,他们会从小弄堂进来,这让我们防不胜防。”

【男子乞讨城管举牌】城管协管员在行乞者身边举牌 上写“诈骗请小心”

14日下午,扬子晚报记者来到了张家港步行街,联系上了当时举牌子的城管协管员曾钦国和他的同伴赵峰。据了解,事发于2月11日下午1点40分左右,巡岗队员发现,一名行乞的男子出现在主街和一条小弄堂的交叉口,曾钦国和赵峰收到消息后立马往现场赶,曾钦国说:“当天是元宵节,又是周末,步行街非常热闹,人流量非常大。”二人赶到现场后发现,一名该男子跪在地上,他的旁边躺着一位闭眼妇女,妇女的身底下只垫了一层泡沫板,身上也只盖了一条薄被。曾钦国说:“我猜测,他们应该是从他们身后的小弄堂进入主街的。”.

【男子乞讨城管举牌】城管协管员在行乞者身边举牌 上写“诈骗请小心”

因地上躺着老人,曾钦国和赵峰有些担心,便想上前询问他们是否需要帮助。等到二人走近,仔细一看,跪着的男子竟是一张“熟脸”。曾钦国说:“我记得他,他来步行街好多次了,最开始,是一个人来,我们开始时想帮他联系救助站,但是他拒绝了。后来,他还曾带一位老汉来,这回,换成老妇了。”赵峰补充说:“之前,我们也曾在其他地方见过他,他穿着体面的衣服,名牌鞋子,用着苹果手机,抽着烟,一点不像贫困的样子。”

这一说法也得到了附近金店员工的支持,该店员透露,五六年前,该男子就曾过来乞讨过,店员们还跟他聊过天。一位店员说:“他说,他们家族都是做这个的。最开始,他是一个人来的,后来,他带了个老汉,说是他岳父,而这次带来的老妇据称是他岳母,回去还得分钱。”

此外,还有知情者透露,这位乞讨男子姓樊,以乞讨为职业,其足迹遍布大江南北,而且还以组团旅游的名义去新加坡乞讨过,折算成人民币他一天就乞讨了一万多,后来被遣送回国。他每到一个城市,就租住在宾馆内,白天乞讨,晚上数钱,日子过得相当快活。还有一位知情人恰好还有樊某的朋友圈,扬子晚报记者在樊某的朋友圈中看到,他有一辆私家车,经常取KTV唱歌、去饭店喝小酒。

既然是职业行乞,城管该怎么办呢?张家港市城管执法大队城南中队副中队长冯新宇说:“一般的,遇到行乞,我们第一时间询问是否需要帮助。如果确认是职业行乞,我们首先会采取劝离的方法。”很显然,当天,曾钦国和赵峰对樊某进行劝说时,樊某就像什么都没听到一样,毫无反应,躺在地上的老太太更是像在熟睡当中。冯新宇说:“按相关法律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都无权强制流浪乞讨人员接受救助,救助站没有限制乞讨流浪人员人身自由的权力,如果对方拒绝救助,引导、劝离又失败,我们就比较尴尬了。因为步行街人流量太大,一旦发生一点口角,都会影响整条街的秩序。”

据了解,城管及协管员在平时的工作中会举着一些牌子,上面写着“禁烟”之类的提示语。于是,曾钦国立马就想到了举牌子的方法。在步行街的城管岗亭,记者看到了这块临时制作的牌子,牌子正面是一张彩色打印的纸,上面写着“诈骗请小心”,纸的四角用透明胶带粘着,看上去比较简单。曾钦国说:“制作这个牌子前后花了10分钟左右。”

制好的牌子送到现场后,曾钦国便举在手里,站在樊某旁边。

行乞者拍城管协管员的照片加以威胁

曾钦国站定后,手中的牌子引来不少路人的围观,不少群众拿出手机拍照。相比之下,樊某的门前就冷清极了,没有人再过来施舍钱财了。樊某还是硬着头皮跪了一会儿,便起身去身后的弄堂,一边抽烟一边打电话,留下“患病母亲”躺在冰冷的地上。曾钦国说:“这时,我就更加肯定,他就是职业行乞。”电话打完后,樊某转身走到弄堂口,拿出手机,对着3米外的赵峰拍照,还对着赵峰说:“来来来,给你拍个照,我记住你了。”由于正对着樊某,赵峰也看清,樊某的手机确实是苹果的。有眼尖的群众也叫起来:“看,苹果手机。”见情况不对,樊某立马把手机收起来,继续抽烟。

抽完烟,樊某又跪下了。约5分钟,来了一位路过的好心老太太,这位老太太蹲下对樊某进行劝说,樊某便对地上躺着的人说:“走了!”一声令下,只见地上的老太太一下子爬起来,收摊,走人。从举起牌子到樊某离开,整个过程约20分钟,举牌子这一做法得到了很多围观群众的肯定,大家都说:“这招太管用啦!”

城管支招辨别职业行乞:行善之前一定要多问几句

生活中,我们常常会在路上遇到一些行乞者,那么,到底怎样区分他们是真需要帮助还是职业行乞呢?对此,张家港市城管执法大队城南中队中队长詹顺再三强调:“行善之前一定要多留心眼,多问几句,不要被一些职业行乞利用,助长不劳而获的风气。”比如,你可以假装拍对方照片或者假装要报警求助,看对方是否回避,以试探其真假;对于一些特殊情况,则要随机应变。詹顺说:“我就曾遇到过一位行乞者,声称自己腿脚残疾,当我拿起他的包裹,他就立马站起来追我,腿脚利索的很。”

张家港市城管执法大队城南中队副中队长冯新宇支招:“按照《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张家港市已成立由民政、公安、城管等部门组成的协调小组,如果遇到一些行乞者,你发现他身体确实不对劲,或者是遇到有行乞者带着未成年人,一定要拨打110求助。”如果是一般情况,首先,大家可以就近询问一些城管,因为城管队他们管辖的片区比较了解;其次,尽量不要给钱,而是给予一些必需的生命物资,如粮食、水,甚至是车票。

律师:如果事先核实确认为职业行乞,就不构成侵权

在行乞者身边举上这样的牌子是否构成侵权?冯新宇表示:“我认为这不会侵犯他的名誉权。”他解释,首先,协管员举牌子之前,已经确认其为职业行乞,也就是说,对方虚构了自身情况来欺骗群众;其次,协管员与对方保持了适当距离,也未在牌子上点名道姓,只是善意提醒街上的群众。

对此,江苏华为律师事务所律师刘璐也表示:“牌子上只写了‘诈骗请小心’,并没有标明是某人犯了诈骗罪,说诈骗是为了让群众理解,表述上偏口语,这并不构成侵犯乞讨者的名誉权。”此外,刘璐说:“如果行乞者表述的不是真实情况,或者与实际情况相差甚远,本身就是一种欺诈行为。而城管的执法权限有限,这样换一种方式提醒大家,不构成侵权。”

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发布,不代表今日头条立场。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