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男子幻想被追杀】他是霸道总裁,能满足女人对男人所有幻想,今天被人追杀了

【男子幻想被追杀】他是霸道总裁,能满足女人对男人所有幻想,今天被人追杀了

书香云集

阅见好书,心有余香

傍晚的微风轻抚过,空气中淡淡的海水咸味。于小鱼拎着从菜市场刚刚买回来的新鲜猪肉,鲫鱼,青菜萝卜,悠哉的哼着小曲,大步朝家中走去。

小渔村,甬道错落有致,鞋托敲打石板的声音清脆悦耳。于小鱼经过第三条甬道岔口的时候,听到远处传来一阵叫喊声……

“在那边,站住!”

“皇甫冀,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音落,“砰”的一声巨响。于小鱼本能的一哆嗦,瞪大双眼,一时间有些搞不清楚状况。妈妈咪呀,这是在拍戏还是玩真的?快走,没错……

刚抬脚,迎面一个颀长身影跌跌撞撞跑来。那是一个男人,二十七八岁的模样,英俊邪魅的脸上带着阴鸷的怒火,眉眼间的杀气更是让人不寒而栗。他看到于小鱼,一个箭步冲上前,手枪抵在于小鱼的额头上。

“别出声,不然打爆你的头!”男人阴狠的恐吓出声,欣长的身体靠在墙上喘着粗气。

于小鱼乖乖的不动,就差将手里的菜扔了,举手投降。男人从怀里拿出一个不大点的东西,类似手表,于小鱼正纳闷,就见男人直接将那东西用力的朝后面扔了过去。跟着“轰”一声巨响,一阵惨叫。高科技秘密武器?于小鱼正在神游,头上的手枪敲了敲她的头,“快走!”

顾不上许多,于小鱼只好前面带路,而且傻兮兮习惯性的直接把那男人带回了自己家。关门,落锁。嘈杂的叫骂声,痛苦的呻。吟。声依稀的从不远处的甬道传来。

“他们都是杀人狂,就连警察也是假的,你,要是把我推出去,立刻就会被灭口!”男人阴冷的声音低沉的响在于小鱼的耳边。

于小鱼侧目,纳尼,你小子是会读心术吧,怎么知道我正在算计着怎么把你交出去?

“呵,这位大哥你放心,我不会那么没义气的。”于小鱼讪讪一笑。

“哪里能藏人?”男人白了她一眼,手里的枪还是缓缓的放了下来。

于小鱼眨着眼睛思考,哪里藏人合适呢?“唔!”男人忽然闷哼一声,高大的身子缓缓倒在地上。手中的枪,也应声落地。于小鱼看着昏迷的男人,眸底满是复杂之色。

“喂!”你晕了,我怎么办?喊救命?那人刚刚说的话不无道理,一般警察都是劝降,哪有直接开枪打死的道理,追他的人肯定也不是好人。扔出去?万一开门将这男人扔出去,恰巧捧上追杀他的人,到时候只怕自己死的更快。

外面的脚步声越发的逼近。于小鱼一咬牙,使出吃奶的劲将昏迷的男人拖到了自家的菜窖里,为了以防万一,于小鱼将菜窖的入口用两个筐挡了挡。

客厅内,一滩明晃晃的小血池,一把精致手枪。于小鱼的小心脏猛地跳了好几下,还真是大起大落……于小鱼将手枪捡起来,放到马桶的水箱里。之后,她用卫生纸迅速的擦干地板上的血迹,丢到马桶里冲走。刚喘了两口气。

“开门,快点开门!”凶神恶煞的声音伴随着拍门板的声音。

于小鱼抓握了几次拳,调整好状态,打开房门,往院子的大门走去,“谁啊?”

“警察!快开门!”一个略微比刚刚缓和些的声音响起。

于小鱼打开门,呼啦冲进来五六个样貌凶悍的男人。于小鱼见状,惊呼不依不饶道:“哎哎哎,你们干什么呀?警察就可以私闯民宅啦!你们有证件吗?有搜查令吗?”

门口处,一个四十多岁穿着制服的男人,直接从兜里掏出一个警官证。“小姑娘,我们在追逃犯,很危险,说不定现在他已经悄悄的潜入你们家了!”

于小鱼佯装惊恐地瞪大眼睛,一副惊慌失措的表情看着门口的‘警察’。

“那怎么办啊?警察叔叔,我们家就我自己在,你们快进去检查一定要检查的仔细一点,保护我的安全。”

“你放心,这是我们的职责。”见于小鱼安静下来,‘警察’挥挥手,院子里的人,冲进了房间里,将房间一阵搜查。柜子,床下所有能藏人的地方都查了一个仔仔细细。

“警察叔叔,刚刚外面那声巨响是发生什么事了吗?吓得我都没敢出去。”于小鱼站在‘警察’的身边,叽叽喳喳的追问个不停。

‘警察’有些不耐烦,却又不得不搭理于小鱼,“就是那个逃犯,他很危险,要是发现可疑的人要及时跟我们联系,这个卡片你拿着,我的电话。”

于小鱼一脸激动的接过卡片。

“警察叔叔放心,协助警察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发现坏人,我一定给您打电话。”

检查的人也从屋子里陆陆续续的走了出来。

“我们走了,你一个人关好门窗。”‘警察’自认为和蔼的叮嘱了一句。

“谢谢警察叔叔,警察叔叔慢走。”于小鱼笑嘻嘻的说道。将一个‘二’到家的白痴小女孩演绎的淋漓尽致,丝毫没有引起众人的怀疑。

关门的时候,于小鱼隐约听到‘警察’压低声音对手下说:“皇甫冀要害中枪,生命垂危,肯定会需要找大夫,用药,将这里所有能看枪伤的大夫控制住,所有的药店都派人守着。”

目送众人走远,于小鱼关上大门,靠在墙壁上,身后的衣衫湿成一片。尼玛,无间道真是不好玩,太考验演技了……他大爷的,菜窖那位才是真正的大爷!

于小鱼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认命的进了房间,从后门到了菜窖,将里面半死不活的男人,拖了出来。天已经黑透了。关上后门,一回身。正对上男人警惕防备的目光,于小鱼愣了一下,“你醒啦,不早说,知不知道你很重唉!”

男人看了看于小鱼,眉头紧锁,声音低沉的问道:“那些人……走了?”

于小鱼眨眨眼,这男人,还真是……努努嘴儿,于小鱼点了点头,纠结着要不要上去扶他一把。男人粗重隐忍痛意的喘息声响起,“呼……呼……呼……”

于小鱼想起‘警察’走的时候说过的话……‘皇甫冀要害中枪,生命垂危……’于小鱼得出两个结论:一、这男人叫皇甫冀;二、这男人要害中枪!

皇甫冀!皇甫冀!好耳熟的名字,似乎是听谁说起过的样子……啊!于小鱼脑海中灵光一现。皇甫冀,皇甫集团的二公子,现任的执行总裁,J市女人的梦中情人,多金,英俊,冷漠,邪魅,据说,他能满足所有女人对男人的幻想……咳咳,当然是他看得上的女人。等等,他为什么被人追杀?难不成是太有钱,太帅了,所以被人羡慕嫉妒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想要杀人灭口,为民除害?

于小鱼几乎要崇拜自己丰富的想象力了……等等……这些貌似和自己都没什么关系。当务之急,自然是,劝他离开,离自己远远的。

于是,她开口直白的说:“那个……皇甫先生,那些人说,你要害中枪,去医院和药店守着了,你是不是……”

“我会离开!”皇甫冀打断于小鱼的话儿,声音略颤。于小鱼险些拍手叫好,快走吧您那。皇甫冀试图站起身,却发现自己全身无力。

“扶我!”皇甫冀无奈的叹了一声,想不到自己也有弱到让女人搀扶的时候!##p#于小鱼‘哦’了声,麻利的上前,弯了身子,想要搀扶起皇甫冀。

她白皙的柔软,因为她弯下身子的动作,在领口处清晰可见。皇甫冀下意识瞄了眼,眸光一紧,喘息声也越发明显。你妹!色狼!于小鱼一把推开皇甫冀,跳到离他一米远的地方。“你,你,无耻流氓败类,我好歹也是你的救命恩人,你怎么能,怎么能占人家便宜呢!”小手叉腰,气鼓鼓的控诉。

微红的小脸,略卷的睫毛,嘟起的嘴唇,此刻于皇甫冀而言,都是强烈的诱惑。他用力压下涌起的欲望,不过一天的时间,他竟然成了流氓败类?Dave,希望你不会为设计了我而感到后悔!眸光瞬间诡异而阴森,令于小鱼脊背发寒!

“你,你,你……”底气不足的口齿模糊起来。

“我被人下了药,带我去浴室!”皇甫冀艰难的开口说道。

就是嘛!于小鱼多想拍一拍自己的脑袋,皇甫冀唉,身边美女如云,怎么可能看上自己这样的小豆芽菜呢!不对,干嘛这么妄自菲薄,自己也不是一点料都没有吧……

咳咳……

“啊,嗯!”于小鱼神游回来,傻歪歪的朝皇甫冀伸出的手走过去,扶着他往浴室走去。

“准备去拿刀,消毒药水,纱布,打火机,针!”皇甫冀每走一步都拉扯着伤口,撕心的疼痛将涌上来的欲望压了下去。

“哦。”于小鱼立刻跳出去。

不一会,拎着医药箱进来,放在地砖上,看着皇甫冀。

“你,过来,帮我取子弹!”皇甫冀说的那叫一个自然而然,好像取子弹就像煮鸡蛋那么简单。

“咳咳,皇甫先生,取子弹这个技术活,我不会的……”于小鱼讪讪的一笑,拒绝道。

节选自《大婚晚辰,天价小妻子》

作者:云中月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