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湖南发现新玉种】那些年转瞬即逝的“新玉种”

在玉石市场上,各种层出不穷的“新玉种”正先后成为藏家所追捧的目标。那么,这些不断涌现的新品种到底如何?它们是否值得收藏?最终能够得到业内的认可吗?

任何玉种的形成都是经过上千年乃至上万年、上亿年的自然淬炼而沉淀下来的精髓,我们所说的“新玉种”不过是被人们发现其美的时间较翡翠、和田玉等较晚而已。下面咱就来看看那些新玉种都有什么。

黄龙玉【湖南发现新玉种】那些年转瞬即逝的“新玉种”黄龙玉最初被称为黄蜡石,前几年的价格步步攀高,主要产自保山龙陵县的小黑山自然保护区以及周边的苏帕河流域,但是它的色彩比较丰富,因此很多人被它的颜色而吸引。

其实黄龙玉材质只是一种石英岩玉,曾经只叫黄蜡石,近几年,黄龙玉行情出现大幅下滑,一些黄龙玉商家对此表示黄龙玉作为一种新的品种被发现以后会有一个被大家接受、认可的过程,黄龙玉观赏性还是有的。

鸡血梅花玉【湖南发现新玉种】那些年转瞬即逝的“新玉种”几年前,收藏市场上出现了一种名为鸡血梅花玉的新玉石,仅产出于湖北神农架,因其玉化程度高,表面鸡血鲜红、呈大朵的团块状,如一丛丛盛开的梅花,又被称为鸡血梅花玉,一时间被某些藏友争相收藏。

事实上,鸡血梅花玉是“板仓红”的矿石,从材质上看,“板仓红”与玉石没有任何关系。除此之外,近年来这种以“鸡血”命名的新玉种不在少数,除了神农鸡血玉之外,还有陕西旬阳的秦巴鸡血玉、甘肃的黄河鸡血石、广西桂林的七彩鸡血玉等等众多品种!但其实都是大同小异。

金丝玉【湖南发现新玉种】那些年转瞬即逝的“新玉种”金丝玉的颜色是那种金黄色,而且内部带萝卜纹,主要分布在新疆克拉玛依附近“魔鬼城”一带的戈壁滩上。前几年,金丝玉的价格飞涨,那些通透纯净的金丝玉竟然叫价8万、10万。

如今,金丝玉的价格已经有所下降,金丝玉卖家数量也已经大不如从前。因为现在的金丝玉不是很抢手,与翡翠和田玉在认知度上也有很大差距,而它几年前价格的暴涨不排除炒作的嫌疑。如今的金丝玉正在慢慢归于平静。

青铜玉【湖南发现新玉种】那些年转瞬即逝的“新玉种”青铜玉是近几年发现的一新玉种,它磨制抛光后所呈现的特征与我国古代青铜器外观极为相似,利用这种石料雕刻的古代青铜器件,无论从作品的纹饰,还是从外形来看,都可以说是“不是真品,近似真品”。

通过各种科学仪器测试和研究,青铜玉的主要成分为富铁的蛇纹石。自清代就有人寻找仿雕青铜器件的玉料,但未能成功。如今这一玉种的发现会不会在玉石市场掀起一阵热潮呢?

珊瑚玉【湖南发现新玉种】那些年转瞬即逝的“新玉种”珊瑚玉因其表面常常布满菊花,又被称为菊花玉,也有人叫它发财石,是最近玉石界一个比较火热的新玉种。它是大海中的珊瑚在海底火山和地壳运动的作用下,逐渐钙化,然后再经过和火山灰的亿万年接触及地壳变化后,一部分钙化珊瑚石才有机会玉化成珊瑚玉。

其实珊瑚玉的形成时间远长于琥珀,而且形成过程也更为复杂。琥珀如此受欢迎,不知几年后的珊瑚玉会变成什么样...

敦煌玉【湖南发现新玉种】那些年转瞬即逝的“新玉种”敦煌玉也不得不提。这种玉洁白通透,硬度能达到7以上,密度2.6,而且料子也比较细腻,常常被用来冒充透闪石玉。这种产于甘肃当地的敦煌玉曾经也是市场上的热门品种,号称是“仅次于和田玉、昆仑玉的一种高品质白玉”,也被大规模开采,但如今已经再难听到它的什么消息了。

金沙玉【湖南发现新玉种】那些年转瞬即逝的“新玉种”金沙玉又名黄色翡翠,定性为石英岩玉,与云南黄龙玉同属一玉种。在近几年举办的广西奇石交易会上,金沙玉器一枝独秀,不似翡翠胜似翡翠,被台商以280万元高价收购。

这种玉石有着艳丽的色泽,作为原石摆件或者雕刻制成玉雕工艺品都能满足一些玉石爱好者的审美需求。然而在业内人士看来,将金沙玉称之为玉有点哄抬身价了,叫做美石则更为恰当。

石林彩玉【湖南发现新玉种】那些年转瞬即逝的“新玉种”石林彩玉是云南一个新的玉石品种,它是碧玉为主的隐晶质石英类玉石,多以红、橙、黄暖色为基调,每种颜色又有多层次的不同变化。

它曾在泛亚石博会上的出现如一匹“黑马”横空出世“搅乱”了藏石界池水。有业内人士断言,石林彩玉将成珠宝玉石界的市场“新宠”,但也有人说它充其量只能算是观赏石类。如今,石林彩玉已经慢慢淡出人们的视线。【湖南发现新玉种】那些年转瞬即逝的“新玉种”新玉种比起传统玉石(翡翠、和田玉)来,不论在市场接受度还是在文化传承上都有很大的差距。只是当前支撑市场的传统玉石资源近年来都日趋枯竭,导致市场价格不断攀升,高端品更是正在脱离普通收藏者的范围,新玉种的出现不得不说只是时间问题。【湖南发现新玉种】那些年转瞬即逝的“新玉种”不过很多新玉种,因为参与的雕刻的名家不多,精品不够,有昙花一现之感。或者受限于地方性,急功近利、价格虚高以及在“走出去”等方式都是值得思考的。

面对玉石收藏,无论是新玉种崛起,还是传统玉种的“高傲”姿态,想要走得久远,必须以长远目光去对待每一个玉种,如此,才能寻找到它真正的价值。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