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产妇吻完孩子离世#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霸道吻上

今天发生的奇怪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就算多这一件......也正常!

想到这,董贵妃立刻转头朝蓉月姑姑看去:“你怎么看?”

“这......”这么稀奇的事情,蓉月姑姑一时之间也不好说看法了,只得找了一个听起来最合理的解释:“贵妃娘娘,您说......苏绯色会不会曾经有过孩子啊?毕竟九千岁不行,她一个妙龄少女......”

“你的意思是......苏绯色背着九千岁偷吃?”董贵妃讶异出声,脑海里却迅速闪过了一个念头。

这个所谓的宋国九千岁,她虽然没有见过,却也听说过不少关于他的事情。

可不是一个好惹的主啊。

要是让他知道苏绯色背着他偷吃,那......

恐怕不用她动手,苏绯色也别想好过了。

只是......这种事情要如何证明呢?

“是不是偷吃还很难说,毕竟九千岁又不行,没有办法证明她究竟是不是完璧之身,万一是苏绯色在嫁入九千岁府之前就......”蓉月姑姑摇着头说道,话中满是鄙夷。

没想到表面上看起来冠冕堂堂,一本正经的苏绯色,竟然还有可能会做出如此不堪的事情。

要是把这些事情公诸于众......

“贵妃娘娘,蓉月姑姑,想知道苏大人还是不是完璧,我们找个机会试一试不就可以了?”见她的话终于引起了董贵妃和蓉月姑姑的兴趣,奶娘赶紧乘胜追击。

董贵妃是她如今唯一的靠山,她可得抓紧了!

“试?”一说到试一名女子是不是完璧,董贵妃就立刻想到了之前在寒顶寺云真公主被陷害的时候,顿时怒气填胸:“要是这么好试,本宫早就试了,还需要你来提醒?难道你觉得你比本宫还聪明?”

奶娘不明白董贵妃为什么会突然生气,吓得就咽了咽口水:“不不不,不是的,民妇只是想帮贵妃娘娘和蓉月姑姑出出主意而已,毕竟......毕竟如今苏绯色有王侯爷帮忙,可谓势力大增,民妇虽说比不上王侯爷,但有句话不是说了吗,三个臭皮匠也顶得过一个诸葛亮嘛。”

三个臭皮匠也顶得过一个诸葛亮?

哪三个是臭皮匠?

蓉月姑姑听见这话,就马上反应了过来,又怕董贵妃会生气,转头便朝奶娘瞪去。

可不等她开口训斥,董贵妃若有所思的声音就已经传来了:“你说得不错,如今连王彦恒都帮她了......”

这是董贵妃最疑惑,最想不通的一件事情。

王彦恒与苏绯色就算不是敌人,也不可能是朋友啊,王彦恒为什么会......

蓉月姑姑见董贵妃并没有生气,也干脆不理会奶娘刚刚的话,接下:“贵妃娘娘,奴婢觉得今日的事情实在有些古怪,王彦恒不理世事多年,如今不仅突然出手帮苏绯色,还......”

“还什么?”蓉月姑姑看事情,总是比她看得更清楚,所以蓉月姑姑一开口,董贵妃就立马追问了。

“贵妃娘娘您没发现吗?王彦恒今天根本就不是单纯的帮苏绯色,也不是单纯的一时兴起,他那认真的模样,根本就是和您杠上了,是要和您死磕到底啊,您说,为了这么一个一点关系都没有的苏绯色,他有必要吗?”蓉月姑姑说道。

而她这话,简直就说到了董贵妃的心里。

王彦恒表现得如此明显,甚至不惜要请皇上,她又怎么会没发现呢?

只是......

就像蓉月姑姑说的,为了一个一点关系都没有的苏绯色,他有必要吗?

除非......苏绯色与他并不是没有一点关系,而是隐藏着某种不为人知的关系!

想到这,董贵妃的杏眼立刻瞪圆:“立刻命人去宋国查查苏绯色的底细,一切与她有关的,事无巨细,本宫都想知道,特别......是和齐国有关系的。”

蓉月姑姑原以为董贵妃只是想查苏绯色的底细,借此更好的对付苏绯色。

可当她听到“特别是和齐国有关系的”这一句的时候......

“贵妃娘娘该不会是怀疑苏绯色和王彦恒的关系吧?”蓉月姑姑试探的问道。

董贵妃点了点头:“不错,王彦恒护短是最出名的,他今天能这么护着苏绯色,本宫不相信,没有一点原因。”

孩子。

母爱。

王彦恒。

苏绯色啊苏绯色,看来你身上也藏着不少秘密嘛。

看本宫如何一件一件的把你挖出来,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确认完玉兰没有性命危险,苏绯色便迅速告别院判夫人和芫敏,往公主府奔。

出来一天,折腾了这么久,她想她的夫君了,她......要回去见他!

“夫人,您跑慢点,万一摔着了,奴婢怎么跟九爷解释啊。”苏绯色跑得飞快,桑梓在身后一边追一边叮嘱。

心底还忍不住纳闷,苏绯色今天是怎么了?

平时她们也经常一出门就出一天啊,也不见苏绯色这么的想念玉璇玑!

今天是爱得更深了吗?

“玉璇玑。”苏绯色一路狂奔,终于在院子里看到了玉璇玑。

只见玉璇玑一身绛紫色的长袍立在树下,长发不扎不束,随着微风飘拂,听见苏绯色的声音,玉璇玑缓缓转身,如雪的肌肤宛若有光泽流动,隐隐能看见里面的透红,那颠倒众生的凤眸在日光下灼得惊人,忽而微微眯起,好似思索,又好似浅笑,而他艳如樱色的薄唇更是美得让人有一种想扑上去亲吻的冲动。

没错,就是想扑上去的冲动!

苏绯色心下一动,哪里还管什么光天化日,什么女子矜持。

一个大步就上前猛地跳起,双手环上玉璇玑的脖子,霸道吻上。

这是她的印记,他......是她的!

这辈子都别想逃了!

玉璇玑被苏绯色猝不及防的强吻,琉璃般的凤眸里立刻闪过了一抹好看的讶异,可讶异一闪而逝,取而代之的,是惑人至极的笑容和更加疯狂的掠夺。

他平时不敢轻易触碰这个小妖精,是怕自己克制不住,会毁了她的一生。

可如今......

她已经知道了他的一切,竟然还如此主动的凑上了,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等桑梓追到院子,就看到了正在树下缠绵的两个人,赶紧抬手捂住双眼,一边退,一边嘴里碎念:“你们继续,你们继续,我什么都看不到,我就是个空气......”

桑梓退出院子,还不忘贴心的把院子的门关好,随手拿了块布把耳朵堵上,双手叉腰便守在了院门外。

她虽然不知道苏绯色和玉璇玑这一次为什么会突然吵架,又为什么会突然和好,而且感情好似还比以前更好了。

但他们之间还没有过肌肤之亲......这是她很清楚的!

不仅清楚,她还在心里替他们着急死了!

如今看这架势,生米终于是要煮成熟饭了,她又怎么能不守住这扇院门,免得有人打扰呢?

一想到只要没人打扰,苏绯色和玉璇玑就会......

桑梓就忍不住乐开了花。

可她想归想,里面的人的心思却不是她可以揣测的。

一个极长的吻完毕,玉璇玑这才念念不舍的把薄唇从苏绯色的嘴上移开,低哑着声音道:“今天这是怎么了?竟然会主动对本督投怀送抱?”

什么投怀送抱?

说得她像那些轻浮的女子!

苏绯色猛地白了玉璇玑一眼,却因为心情大好,懒得跟他计较:“没什么,就是出去了一天......想你了。”

想你了?

这一刻,这三个字,对玉璇玑而言简直是世间最美妙的三个字。

他的薄唇轻勾而起:“傻瓜,本督就在这里,只要你想,就可以看到。”

“你说的?”苏绯色难得的孩子气,嘟起嘴,竟有一种要逼着玉璇玑给她承诺的架势。

玉璇玑倒也很乐意见到她这略带刁蛮,不讲理的一面,眯起眼,十分郑重的说道:“我说的。”

“那好,你给我听着,你是我的,没有我的允许,你哪都不能去,如果有一天,你敢离开我的世界,你!就!死!定!了!”苏绯色紧紧的盯着玉璇玑,每一个字都咬得极重,好似生怕这些话不能刻在玉璇玑的心板上。

如果有一天,你敢离开我的世界,你就死定了?

玉璇玑眼底快速闪过一抹笑意,说不出是觉得欣喜还是觉得有趣。

只觉得自己真幸运,竟然能在有生之年遇到这么一个有趣的女子......

虽说苏绯色给他带来的惊喜已经够多了,可那么多年过去,他却丝毫没有觉得乏味,还时不时的会有新的惊喜出现......

这一生,有她陪伴,应该会很有趣吧?

“是,如果有一天,我敢离开你,我就死定了。”玉璇玑说着,顿了顿,又接下去:“染相思而死。”

【作者题外话】:笙宁,有人今天已经开学了!/安哥拉9A9,好久不见啊!/挽罗,院判夫人的人设就是好人啊!要是我..呵呵呵!/云末离,因为你提绿翘的时候,还没轮到她出来!/权世界志爱权志龙,李熯啊,你们猜!/妖孽宁宁2jm,董贵妃还得整幺蛾子呢!/聊以卒岁,我已经陪你们度过两个暑假了!/喜欢杨洋的小抑郁,晚好!/轻鸟,瓦萨,你教官还有酒窝!/Vengin,你和我一样啊!!/奇葩主妇,我还会继续写的!你们放心!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