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产妇吻完孩子离世#第39章 点到为止的吻

“呜呜呜呜呜……”殷熙研放声大哭起来。

白昊轩两条眉毛也是紧皱在一起,很久没有看到她哭了,自己陡然间遇到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去哄。

白昊轩将她拉到自己的怀里。拍拍她的背。殷熙研哭的更凶了。

“你就会欺负我,呜呜…”哽咽两声熙研接着带着哭腔说道“之前强行拿掉孩子,现在还欺负我,让我给你吹头发,擦头发。我还给你做饭、我简直就是一个保姆。”

呜呜呜……

白昊轩猛翻白眼。“不哭了。我没那么认为,若是保姆我会给那么贵一张金卡?”边说白昊轩边拍熙研背。停下,将她往他怀里搂了搂,将头抵在她的肩膀上。

心里却在想着另外一件事。那天去医院,白昊轩特地咨询了医生。

医生就告诉她,现在的殷熙研是很脆弱的,一件小事情都可以让她看的很严重,这是很正常的,只要小心开导就没事了。

而白昊轩愁得就是怎么开导,他怕开导不好。

“妍儿,跟我去公司好不好?”温热的气息打在殷熙研的脸庞上,身上的沐浴露香气叙绕在殷熙研周围。

“为什么?唔……”殷熙研一转头就撞到白昊轩的性感薄唇上。

白昊轩自然没有放过这绝佳的好机会,点到为止。继而说“公司最近有些忙,我需要一个助手。你来吧要不?反正你以后上完学还是要过来夫唱妇随的,还不如趁早过来熟悉熟悉业务,也好早点上手啊。”白昊轩极其认真的说道,只是嘴角却有一丝玩味儿。

殷熙研摸了摸眼泪,往白昊轩身上蹭蹭了。破涕为笑的说“好哇。我最喜欢上班了。”说着还欢呼雀跃着摇起双手。“那么我去主要干什么?你的助手?总裁助手这个职位可不小啊,我能胜任吗你觉得。”

熙研顿时就将刚才的惆怅丢到脑后,也没注意到白昊轩话里形容词。脑袋一门心思的只想着上班。

“能、能、能。绝对能!到时候我教你也可以。”脸上漾着坏坏的笑容,眼神里更是宠溺。白昊轩没想过她会答应的这么痛快,稍微有些意料之外。听到殷熙研畅快的答应,他心里的石头放下了,只管吸引她的注意力,不让她胡思乱想就是不能,闯出什么祸来,他都愿意替她收拾烂摊子,就是不愿意看到她每况愈下的瘦下去,现在抱在怀里实在硌得慌。还是胖点好,有点肉,胖嘟嘟的才好呢。白昊轩脑袋里构思着殷熙研胖起来的蓝图,而殷熙研构思的是自己上班的职业蓝图。

“哎。你公司这两天主要忙什么项目,我需要提前做什么准备么?”熙研思虑周全的问道。

“你需要准备的就是……”突然挑了挑剑眉,白昊轩坏坏的顺势将熙研压在身下。

“你……坏蛋!”熙研一怒,转而嗔道。粉拳捶打着白昊轩。

“好啦,你又想歪了。身体才好。你现在要准备的就是养好身体,再胖点就更好了,现在太瘦了,抱起来实在硌得慌。还有就是伺候好本大爷就行了。其他的交给你相公。”白昊轩侃侃而谈的说道。

“谁?谁

是我相公,还夫唱妇随的乱讲。”熙研低声嘀咕道,一抹红晕爬上双颊。

坐起身来,白昊轩故意在殷熙研耳边说话“哦!那么妍儿认为夫君还另有他人咯?准备跟其他人夫唱妇随,不打算跟我双宿双飞咯?”挑着剑眉,眉下那双深邃的眼眸一抹妒意,醋意十足的说道。

听到他这么说,熙研不知道该如何辩解,只是着急的想找形容词,可是却把话组织不到一起。最后还是哇一声哭起来,治了白昊轩。其实,殷熙研并非真的哭,而是她实在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嘛~就先这样吧,以后找到其他的,在换……呵呵

熙研暗自为自己的小聪明开心着,只是聪明如他怎会不知她的小把戏呢,只是不点破而已,任由她闹下去。

或许宠一个人就是这样的感觉吧,白昊轩在心里想着。嘴角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让人不禁为之花痴。

第二天,早晨一大早。白昊轩起身到浴室,就看到已经穿戴整齐坐在餐桌前吃早饭的殷熙研。

带着睡意,白昊轩眯着眼睛问道“怎么起这么早?上班也不用这么着急吧?”

站起身,放下面包。“快快快,早起的鸟儿有虫吃。”说着就把站在门口的白昊轩推进浴室。

“赶快洗漱,吃完早餐我们去上班了。”咬了一口面包,含糊其辞的提醒道。

翻下白眼,浴室里的白昊轩看表现在才是不到七点,他是想上厕所结果被熙研推进浴室,为了惩小女人罚,白昊轩决定故意磨蹭时间,把洗漱改为洗澡,而且慢慢悠悠的洗。他心想

我去晚了谁敢记我迟到?想早点回家的就直说。更何况小女人也不可能开门直接进来拽自己出去吧?这样一想,白昊轩坏笑着。

在餐桌微微等待的有些不耐烦。“喂,白昊轩你到底是闹那样啊?大早上的洗什么澡啊?”撇撇嘴,殷熙研不满的抱怨道。

“上班如果迟到了就都怪你。你把全勤奖补给我。切~”说着,还冲浴室的白昊轩哼了一声,瞪了一眼才满足了。

差不多快八点了,白昊轩才出来。不缓不慢的擦头发,换衣服……

准备吃早餐,殷熙研说“别吃了,那么晚出来还吃早餐,带着路上吃。”在桌上拿了两个煮鸡蛋和两片面包塞在白昊轩手里,转身走人。

看着恢复生机的白昊轩顿时心情一片大好,即使被管着,他也乐意。有钱难买他愿意。

大总裁哼着歌,走向车库。

来到公司,满面春光的白昊轩冲楼下登记和前台的人都是点头加微笑的。所有人皆是一愣,悻悻的走卡。以为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寂静,还是别惹火上身的好,所以就都跑开了。

电梯里,刚才眼神留意到四散而逃的人,殷熙研觉得很诡异。皱着柳叶眉,低头在思索着什么。

“在想什么?”白昊轩转头,一把搂住殷熙研,将头埋在她的肩膀上,温热的气息柔柔的打在殷熙研的脸上。

“啊,你别这样!这是在公司。唔……”殷熙研还没有说完的话都被白昊轩堵住。

吻完白昊轩像没事人一样,双手插着裤兜走出电梯。

而电梯里,殷熙研还因为刚才突如其来的吻被搞的气息混乱,双颊绯红。

突然间想到这是白昊轩的恶作剧,殷熙研疾步跑出去。“白昊轩,你个大混蛋。”

顷刻间,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转移到语出惊人的殷熙研身上。纷纷猜测这个清纯女是什么身份?

莫不是总裁的另一位女郎?单据听说总裁不好这口儿啊,有人说总裁喜欢波霸身材火辣,怎么变口味了?胸前抱着文件的雌性动物,纷纷疑惑的小声议论道。

“柳江,进来一下。”白昊轩按着内线电话说道。

白昊轩将脱下的外套放到衣架上,就看到柳江已经进来了。

额首。“boss,你找我什么事情?”柳江询问道。

“去通知一下人事部,她在这里上班了,只是工作由我直接分配。只需要他们走一下程序而已。”点仰一下头,白昊轩专注的看着颤颤巍巍低着头站在门口的小女人。

“你不进来是站在门口看风景么?”白昊轩目光浅淡的斜睨她一眼,微微眯下眼睛的说道。

殷熙研迈着小碎步,踏在红白相间的地毯上。“呃。总裁”。认识到自己刚才的错误,殷熙研想在公司还是叫白昊轩总裁比较妥当。所以出口还是谨慎些,毕竟职场如战场啊,流言蜚语神马滴能避免就避免吧。

办公桌下,白昊轩暗暗攥紧了自己的拳头,就因为殷熙研的这一声

总裁。

柳江看到白昊轩慢慢变黑的表情,识相的退出办公室。

一股骇人的冷气瞬间将殷熙研包围了。殷熙研下意识的缩缩脖子。

绕过办公桌,白昊轩迈着大长腿走到殷熙研面前,手牵制她的下巴,陡然间下巴的刺痛将殷熙研飘忽的思绪拉回。

“你干什么?痛啊……”殷熙研不明所以的明眸怒瞪着白昊轩。

嘴角一抹冷笑。“呵,刚来公司就想要着急和我撇清关系了?”手上仿佛劲儿更加大了些。

殷熙研也倔强的不再喊痛,头瞥向一边,不再理会奇怪的白昊轩。

强制扳过她的头,让她看着自己。“是不是在家憋了这么久,只看到我审美疲劳了,这么着急的和我撇清关系,不就是迫不及待的想接触其他的男人么。”一双深不见底的眸子迸发着骇人的冷光,继而被一抹狠戾所替代。

恍然大悟的殷熙研突然笑起来。“嗤,呵呵……”无奈的摇摇头。“你都在说什么跟什么啊这是?”殷熙研突然双手抚摸着白昊轩极其英俊帅气的脸庞。“你这是在吃醋么?大

裁”。说完,还把玩着白昊轩的刘海。

温怒的打开她的手。“我没有”“你知不知道女人的第一个孩子就是自己的男朋友。我现在算是彻底理解这句话的真谛了。说的真没错,你现在就像个小孩子。要我哄你么?”朝他扬起细眉,她狡黠的问。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