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女婿儿媳消失不见#第九章、莫名消失的尸体

我一愣,王建设一听这名字就比较爱国,难道还有什么不寻常之处?

那身影漂浮似乎就要消散,未了,他叹息一声:“现在你还是少知道一些为好,因为你太弱鸡了。”

身影消失不见,我:“@#¥*,什么鬼东西,我去NMLB。”

我大声的咆哮,发泄心中的情绪。

玄奘法师?舍利子?守护人?我的大脑一片混乱,站在厕所许久后,一个身影摇摇晃晃的进来,正是胖子。

胖子奇怪:“你怎么还在上厕所,都过去了十几分钟了,不是约好去看鬼的吗?”

我裂开嘴巴,带着僵硬的微笑,苦涩道:“已经见过了。”

胖子一紧,连忙看向四周,“在哪呢,在哪呢,胖爷可不怕你。”说着人一点点往我这边挤。

“走了。”

胖子虚了一声,用手抹去了额头的汗,尴尬:“咳咳,第一次见鬼总是有点怕的。”

我一乐,那我到底见了几次鬼了呢?应该好多次把……

“走吧,回家各找各妈。”我平复了心情,不管事情到底如何,总之生活还是要过的。

……

回到家的时候,单琳也回来了,她还在看电视,对进来的我只是看了一眼后,继续抹着眼睛,似乎正看得动情时。

在抽屉里拿出一本书,我缓缓的翻看。

这是我记录的日记,我拿出笔,往下写到:今天,我又碰见了一个鬼,他说我是玄奘的护法者。玄奘!西游记里的玄奘是假的,历史课本上的玄奘也是假的,就连我也是假的……

我停了停笔继续写:老李之前提醒我不要捡地上掉的东西,可是今天那烟盒的提示语却是对我有益的。那么只有可能!老李有鬼!他也许有什么事瞒着我。到底是什么事呢?

我停笔想到,不过由于明天还要去火葬场上班我只得悻悻然上床睡觉。

“单琳,太晚了,可以睡觉了。”

“好的,马上。”单琳回了一句,然后又在看她的电视。

自从那天的似鬼非鬼的身影告知了我的身世后,我的生活也开始步入平静。

老道那老家伙说好的云游竟然提前回来了,要不是我在市里一家烧烤摊上碰见他,还不知道这个消息呢!

…………

今天火葬场来了一位客人,恩,是的一位非常尊贵的客人。

我透过窗户看见老李陪在一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身边,老李很小心,他的背更坨了。

不一会儿推来了一具尸体。

看上去应该有五十多了,满脸的皱纹,脸色红润?

我叹道:“难道堂姐的化妆技术又提高了?”

老李低声说:“那是劳动局的局长,这位就是他的老父亲。”

怪不得,老李这么屈尊,原来是一位当官的。

老李亲自动手把尸体推进了焚尸炉。

下一刻火焰吞噬了尸体。

“啊——”

我灵魂一颤,这、这道惊叫声竟然是从火炉里传出来的,我不可思议的看向了老李。

老李脸色阴沉,不发一言。

我只觉得有一股热血流上了头顶,似乎随时就要暴走,已经很久都没有这种心态,也许是一年,还是两年,或是更久。

老李看着我说道:“你要干嘛?他可是局长,你可不是一个人,还有你表姐,得罪了他,我们都得遭殃。”

满身的热血瞬间冰凉,我似乎开始痛恨自己这幅随波逐流的皮囊了。

化尸炉很快就把尸体焚烧,接着老李慢慢的开始装这些碎骨头。不要以为进去化尸炉内的尸体会全部烧成灰,其实还是还有一些骨头是没烧尽的。

我默默地看着老李的动作,身子越来越僵硬。

许久后,我才默默的吐出一口浊气。不过这个时候老李突然说道:“旁边的那具尸体呢?”

老李神色惊慌,苍老的脸部有细汗流下。

对啊,旁边的尸体呢?

因为局长来了,所以老李先是接待了这具尸体,但是本该这个时段焚烧的尸体就耽搁放在一旁。可是现在那副夹板上,空无一物,白色的裹尸布落在一旁,预示着刚才的情景。

老李在火葬场工作了数十年,也不禁头皮发麻。一具尸体就在眼皮底下消失了……

我还记得那具尸体是个中年人模样,据外面的家属说一位教书先生,不过具体的死因没有透露,我猜测应该不是正常死亡的。

空旷的房子里显得可怕,在这个一眼就可以望尽的房子里,根本就藏不住人!

老李不信邪的在屋子了翻了好几遍,都没有找到一丝痕迹,似乎那具尸体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老李面色白的吓人,说:“这事不要对外喧张,等会就从剩下的骨灰里装些在盒子里,也好应付外面的家属。”

我应了一句,不过心里似乎有点幸灾乐祸。总之害怕的情绪少了一些。

这一次的尸体消失事件就这么草草的结束了,我以为这会是在我生活中的一次邂逅,虽然并不美丽。

但是接着是三天后的那个清晨……

我匆忙从家里赶到火葬场,穿上工作服,戴上手套,今天老李没有来,所以我的工作量应该会比较大。

一个大妈级别的人推着车子进来,然后迅速出去,之后又推了一辆车子。

这大妈是火葬场的老人,比堂姐干的时间可久多了。

平时她成默寡言,很少说话,不过今日她老是叹息。

“哎…”

“哎…”

我在这段时间内,总算是摸清楚了火葬场的门道。一个人工作,千万要少说话,就是不要自言自语,这很容易招到不干净的东西。所以没了老李在一旁,我就闭口,机械性的翻开了盖在尸体上的白布。

这一刻我想起了布知老道士,白布和布知,这倒是有些有趣,也不知两者有什么关联。

焚尸炉旁静悄悄的,只有我一个人专心的在工作。

白布翻开,露出一双脚!

这双脚不大,还穿着帆布鞋,我推测应该是为比较的年轻的人吧。

我心里叹息,可惜了。

不过下一刻,我心里一突,总觉得忘记了什么。

把白布打开后,我见到了尸身的全貌。

女,十七八岁,脸蛋微胖,嘴唇略紫。皮肤僵硬,但是没有出现尸斑!要知道尸体会在家中过头七,一般情况下,尸体在死后30分钟-2小时内就会硬化,9小时-12小时完全僵硬,30小时后软化,70小时后恢复原样。但如果在土中或水中,或在低温干燥情况下则会延缓,高温多湿条件下会加快。

面部及四肢发凉、尸斑、尸僵开始出现,其死后经过时间为1~2小时。尸斑呈片状分布,尸僵大部分出现,其死亡时间经过3~4小时。

这太奇怪了,我专门为此上网查了一些资料,我敢保证,我没有出错!

我打开第二辆车子上的白布,这又是一个小女孩,年龄也在十七八岁,不过她面部已经出现了尸斑。嗯,还有脚上穿的也是一双帆布鞋。

帆布鞋!

我似乎想到了什么。

余妈怎么会犯这么低端的错误,把推车的方向弄反,以至于让第一具尸体由脚朝向了焚尸炉,这是火葬场的大忌讳。

我看到了第一具尸体时,就感到了不对劲,原来在此。还有她脸部没有尸斑,这太不正常了!!

我此刻的位置介于第一辆推车和第二辆推车之间,我想转过头去看看有没有遗落什么线索。

一股凉意在后背升起,隔着厚厚的衣服我心惊胆战,那股凉意深入骨髓,脊椎瞬间发凉,我此刻终于体会到头皮发麻的感觉了。

不知过了多久,那股凉意终于消失了,我这才艰苦的转过身子。

果然,那具尸体也不见了!

裹尸布已经被翻开,白布盖子掉落在地上,一具尸体就真的这么跑了!

死人复活?还是诈尸?或者又像是电影中所说的丧尸?我无法形容此刻心中的心情,只感觉我的生活将不复平静,越来越向另一个未知的世界靠近。

第二天,我把这个事对老李说了。

老李沉思,过了许久后,才对我说:“这几天我去调查此事了,之前我们遇到的尸体消失事件和现在女孩尸身消失事件其实有着莫大的关联。”

老李说出了一个让我震惊的消息。

童耀中学在最近的半个月内已经连续死了五个人!最早的一个是一位男同学,最迟的一位还在过头七。

而在火葬场第一次消失事件的主角名叫王国栋,是一位语文老师,年龄四十五岁。而昨天送过来的两人都是这个学校的学生。

如今童耀中学已经停课,据老李打探的消息说是——闹鬼!

听到闹鬼两字我心中反而舒了一口气,鬼?我家中还有一只漂亮的女鬼呢。

回到家中,我和单琳一说这事,她就兴高采烈的说:“我们去看看好不,你别怕,我会保护你的。”

我看着单琳说:“我们就这样不知情的去,要是是个陷阱怎么办?你姐背后的那个人手段多的很,指不定是他弄出的障眼法。”

不过我心里还是有很强的好奇心,再说此事又让我遇上,总得奉献一丝我微薄的力量。不过我没有这么毛躁的就跑去童耀中学,而是先去了一趟布知道观。

江云山上江云观,江云观上江云山。

江云山是一处名胜古地,有着近八百年的历史,江云观更是香火不断,前来拜访者络绎不绝。而在江云观下又有一个破败的道观——布知观。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