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制售假减肥药案#实习医生服“猛药”月瘦17斤后中毒,警方端掉制售假减肥药窝点

“3000元一盒的强效减肥药,服用次日可瘦3斤,一月最多可瘦17斤……”实习医生小美(化名)服用此类减肥药期间,出现口渴、心慌、失眠、毫无饿感等症状,后被诊断为西布曲明中毒入院治疗。近期,北京市公安局环食药旅总队针对网售假减肥药,展开集中打击,民警三次赴杭州侦查,并于5月4日清晨,联合当地警方、食药部门到陈某住所地收网,现场起获假减肥药成品数十盒、并端掉一个家族制售窝点。在此过程中,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随警作战,目击整个办案过程。今天上午,警方召开发布会通报称,涉嫌制作售卖假药的犯罪嫌疑人陈某及家人,目前已被警方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侦破中。

全文3130字,阅读约需6分钟。

#制售假减肥药案#实习医生服“猛药”月瘦17斤后中毒,警方端掉制售假减肥药窝点

▲ 2017年5月4日,杭州某大学城附近的城中村,犯罪嫌疑人陈某家搜出的假减肥药。

实习医生网购日本“人肉”带回减肥药

24岁的湖北女孩小美是北京一家医院的实习医生,同时,业余爱好广泛的她还担任着乐队主唱,为保证在毕业晚会的演出效果,小美通过网购药物进行减肥。

2016年夏天,通过百度搜索,小美看到网友对“兜兜绒”卖的减肥药的评价,“虽然质疑声不少,但对药效一致认可。”小美说,她通过微博搜索,添加了“兜兜绒”的微信。

简单攀谈后,小美以熟客的价格拿到号称药效最猛的老版“阿丑”,一疗程60粒,不加运费总价3090元。

“兜兜绒”向小美介绍说,药品是自己从日本大坂人肉带回的。此前因同行竞争,网店被关了,目前只通过微信卖熟客。

▲2017年5月4日,杭州某大学城附近的城中村,犯罪嫌疑人陈某家。北京环食药旅总队的民警从陈某家搜出来的各式成品假减肥药。新京报记者尹亚飞 摄

一月减重17斤过量服药中毒入院治疗

“猛药”先是让小美一月暴瘦17斤,接着,口渴、失眠、心跳加快、无饿感......接踵而来,小美告诉探员,服药期间,自己每天都“晕乎乎的”。明明不近视,回校上课时,连黑板都看不清。

“‘兜兜绒’说是正常反应,药里有抑制食欲的东西。”小美说,暴瘦的成就感,让她“卸下”了对药物副作用的防备,2016年8月底,她将猛药分享给了来京的闺蜜。猛药对小美闺蜜的效果更为显著,于是,小美用“熟客”身份又订购了五盒“阿丑”。

这一次,“兜兜绒”拖了近一个月才发货,其对此的解释是,药品从日本到国内需要时间。

随着药量的增加,小美减肥的疗效开始下降,为了持续“速瘦”,小美与闺蜜开始私自加量服药。但这样下来没几天,闺蜜先开始“不正常”:“整夜不睡地走来走去,白天发呆或自言自语,在暖气充足的房间里披着厚衣服喊冷……”

2016年12月的一天午后,相约“加餐”用药后,小美看到闺蜜裹着厚毛衣喊冷,她自己也出现恶心、想吐的反应,于是小美领着闺蜜打车前往医院。

“进了医院,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后来医生说,我在门口晕倒了。”经诊断,小美与其闺蜜均有西布曲明中毒、电解质紊乱等症状。“大夫说,你们再晚来一会就完了,”小美说,随后她住院一周接受治疗。闺蜜的情况更糟糕,离开医院前出现幻觉,目前因精神不稳定仍在原籍接受治疗。

出院后,小美报了警,并将剩余“阿丑”提供给警方,经检验,“阿丑”的主要成分是酚酞和西布曲明。根据公开信息显示,西布曲明(Sibutramine)是一种减肥药,被推荐用于治疗某类肥胖症患者。2010年10月3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宣布:国内停止生产、销售和使用西布曲明制剂和原料药,撤销其批准证明文件,已上市销售的药品由生产企业负责召回销毁。

“健康没了什么都没了。”小美坦言,虽然救治及时,目前心脏还是不太好,相比暴瘦,现在的她更愿意拥有健康的身体。

#制售假减肥药案#实习医生服“猛药”月瘦17斤后中毒,警方端掉制售假减肥药窝点

▲2017年5月4日,杭州某大学城附近的城中村,犯罪嫌疑人陈某家。北京环食药旅总队的民警,拿着从陈某家搜出来的假减肥药向其讯问。新京报记者尹亚飞 摄

随警作战

警方锁定快递源头嫌疑人曾有售“毒药”前科

民警接报案后于今年3、4、5月三次到杭州对陈某开展侦查工作。今年五一前夕,侦查员在杭州,通过事主提供的快递单等证据,最终锁定减肥药的“源头”——来自滨江区大学城附近的一栋三层小楼。在对居住人员调查时,31岁的女性陈某及其家人进入警方视线。

毕业于名牌大学的陈某是杭州人,2015年6月27日,其曾因犯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被石景山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0个月并处罚金26万元。

判决书显示,陈某在2014年间,在其居住的杭州市滨江区的住所内通过网络向杨某、李某等多人销售非正规渠道购进并自行灌装、加工的减肥产品,累计销售金额12万余元。服用药品后,部分消费者出现不同程度不良反应,经检测血液和尿液中含国家禁止在保健用品中添加的西布曲明成分。2014年9月22日,陈某在住所被民警查获。现场查获的一种减肥药被查处含西布曲明成分。

2016年,刑满释放的陈某回到杭州老家,重新做起了制售假减肥药的买卖。

▲2017年5月4日,杭州某大学城附近的城中村,犯罪嫌疑人陈某家。陈某正往现场笔录上按手印。 新京报记者尹亚飞 摄

现场查获减肥药成品及制药材料

2017年5月4日清晨5点,天蒙蒙亮,空气发闷。北京市公安局环食药旅总队、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侦查员兵分两路,一路前往多次“踩点”的陈某家老宅蹲点,摸清现场情况;另一路前往杭州市公安局滨江分局浦沿派出所,与当地警方、工商等部门组成联合执法队伍,共同制定执法方案后,于5点10分“汇合”。

重案组探员跟随第一分队提前到达现场看到,陈某家老宅地处大学城附近的城中村内,楼间距离狭窄,晨早的楼群内一片寂静。执法人员从正门进院,在三楼的卧室前,敲开了陈某的房门。

面对站在门口的多名“便衣”和“制服”,陈某先要求下楼见父母,被侦查员要求先回答问题后,她情绪激动,边跑入衣帽间失声痛哭,边念叨着“这次完了!”

待陈某情绪稍稳定后,侦查员对其突审,同时依法对陈某及其弟弟、父母的卧室进行搜查。

“我没做坏事,上次(被判刑)之后就没再卖了。”面对侦查员,陈某先坚称家中无任何减肥药产品,其也未再对外出售,原来开的网店不再经营。面对存放在卧室内的大量玉器、化妆品及多类小商品,陈某改口说,在网上对熟客提供小商品销售服务,双方交易通过网络下单,物流运送。

陈某称,服刑结束回家一直没有工作,只能想办法靠卖玉器及小商品赚点小钱。陈某自称不久前刚刚做了手术,因患有癫痫,手术时一度性命垂危,如今身体状态及精神状态依然不好。

经搜查,执法人员在陈某卧室的衣帽间、储物柜及化妆台等地找到部分名为“瘦脸丸子”的减肥药产品及用于制作胶囊的粉末状物体,在陈某父母的房间发现空胶囊数万颗及成箱的产品包装盒及快递单。此外,在陈某弟弟卧室里,执法人员发现一个装了多瓶减肥药成品的购物袋。

装在方形盒子里的数千张快递底单上,寄件人姓名统一印制为“DD’S CARE”,内件名显示疗程数及产品标号,收件人信息中,包括北京、上海、广州、长沙、深圳、辽宁、黑龙江等数十个省份地区,快件被发往多地高校、写字楼、银行、公寓甚至幼儿园和医院。

陈某此时依然否认继续制作、出售减肥药,声称上述物品均为两年多以前被查获时遗留下来的物品,因念旧、不知道如何处理才存放至今。

随后,警方将陈某及其丈夫、父母带至派出所询问,随后,警方将陈某等人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侦破中。

▲2017年4月21日,在警方集中打击假减肥药的行动中,执法人员在房山区琉璃河镇依澜阳光小区一单元房内,将藏匿在屋内各处的假药搜出来后清点记录。 新京报记者尹亚飞 摄

今日发布

北京警方“净网”行动查假药 3月刑拘169人

今天上午,北京警方召开发布会通报称,为净化首都食品药品市场,2017年3月至5月,市公安局环食药旅总队和市食药监局稽查总队在全市范围内开展针对利用网络平台销售假劣食品药品违法犯罪的打击整治“净网”专项行动。

据通报,“净网”专项行动以来,环食药旅总队和市食药监局稽查总队在市公安局法制总队、网安总队等部门的大力配合下,共破获各类食品药品案件155起,刑事拘留169人,查获假劣食品药品百余种,有效净化了首都食品药品市场。

从办案民警处,探员了解到有关陈某一案的最新进展,目前,陈某因涉嫌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被朝阳检方批捕,陈某父母被取保候审。

重案提示

避免盲目追逐海外食品药品

警方提示大家,不要轻信宣称有治疗效果的保健食品,大量宣称具有“减肥、降压、降脂、降糖、增强免疫力、改善睡眠”等功能功效的保健食品,有可能被不法分子在加工过程中,“非法添加”国家明令禁止的非食用物质成分,食用后会对人体健康带来危害。

因非法药品来源大多是从小区、医院周边居民手里以低廉的价格“收”来的,警方提示市民,不要将家中剩余药品卖给不法人员,更不要以赢取小利为目的,用医保卡去医院开药,变卖牟利,这些行为已经涉嫌违法。

此外,近年来,流行的海外代购五花八门,一些消费者存在海外药品疗效好的误区,警方提示,市民应避免盲目追求海外食品药品。根据我国法律规定,海外药品在中国境内销售必须经过严格的审批程序,未经审批而销售的,涉嫌《刑法》第141条生产销售假药犯罪。

新京报记者 李禹潼

编辑 王巍

校对 郭利琴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