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日拟扩网络防卫队#外参|担忧打网络战一触即溃,日本发起“网络扩军”

#日拟扩网络防卫队#外参|担忧打网络战一触即溃,日本发起“网络扩军”

日本政府相关人士16日透露,防卫省拟大幅加强“网络防卫队”的规模和能力,根据构想,网络防卫队将从目前的约110人增加至约千人,并新设自行开展网络攻击研究的负责部门。由于网络战的特殊性,“网络防卫队”本次改革将不可避免地破坏日本自卫队原先“专守防卫”的属性,甚至有违反和平宪法的嫌疑。

#日拟扩网络防卫队#外参|担忧打网络战一触即溃,日本发起“网络扩军”

人数由百增至千

日本政府相关人士16日透露,防卫省拟大幅加强负责该省与自卫队内部的网络监视以及在受到网络攻击时进行应对的“网络防卫队”的规模和能力,并已就此展开讨论。日本共同社7月17日报道称,根据构想,将从目前的约110人增加至约千人,并新设自行开展网络攻击研究的负责部门。日本防卫省认为,通过研究网络攻击的方法,有助于构筑防御能力。

报道称,为迎接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日本政府把加强应对网络攻击的能力当作课题,上述举措为其中一部分。由于研究攻击方法有可能被视为让自卫队拥有网络攻击能力,日本自卫队今后还可能讨论完善相关法律。

据日本政府相关人士称,一系列的强化方针将写入规定2019年度起5年防卫装备数量和经费的《中期防卫力整备计划》,力争在该期间将网络防卫队扩充至千人规模。日本自卫队首先将在2018年度预算中计入数十人的必要经费,以便增加全国部队的“通信”职务的份额。为了弥补相关专业人才的不足,还有方案提出从民间录用人员。此外,自卫队目前尚未决定到底设立多大规模的网络攻击部门。

攻击行动或违宪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网络防卫队”所从事的网络战的特殊性,该部队若展开行动,会遇到现实中不曾出现的不少难题。

日本共同社在此前的报道中曾引述日本自卫队内部人士的话说:“在网络空间中作战,想要做到单纯的‘专守防卫’几乎不可能,因为这就等于静等着对方黑客破坏你的防火墙——如果不进行反击,他们迟早会成功。”“我们不应该眼看着自己被人打。”

针对网络战的这种特殊情况,日本政府目前对“网络防卫队”的要求是:当受到来自敌国的作为武力攻击一部分的网络攻击时,“可以发动自卫权加以应对”。尽管设想自卫队的防空和武器系统等或成为攻击对象,但具体在何种情况下将网络攻击认定为武力攻击的一部分,政府仅称“有必要进行个别具体的判断”。

另一方面,有观点指出,自卫队进行摧毁敌国军事系统等网络攻击有可能违背“专守防卫”的理念以及《宪法》规定的不得侵犯通信秘密,日本政府内对自卫队可否进行主动攻击尚无定论。因此,新设的攻击部门仅限于防卫省与自卫队的网络内,在模拟演习时负责展开攻击,用于构筑防卫能力。然而,此举仍有可能被认为是在打法律的擦边球。日本政府相关人士宣称,“研究攻击方法对构筑恰当的防御体系而言不可或缺。自卫队本身并不是为了进行网络攻击。”

日本将在网络战中“一触即溃”?

日本自卫队的“网络防卫队”是2014年3月成立的防卫相直辖部队,由日本统合幕僚长(相当于联合参谋部参谋长)进行指挥监督。“网络防卫队”负责24小时监视防卫省系统与外网连接的部分以及与陆海空三个自卫队网络共同使用的部分,在发生网络攻击时加以应对,结合了以往陆海空自卫队专门部队负责的网络空间研究和情报收集功能,还有向陆海空自卫队传达分析结果的任务。

虽然“网络防卫队”自成立以来受到日本自卫队的重点扶持,但在日本国内,该部队的成长速度一直倍受诟病。今年5月,在勒索病毒“想哭”肆虐全球计算机网络时,《日刊工业新闻》杂志曾报道称:相比于美国和中国技术手段完善、高度专业性的网络战部队,日本的“网络防卫队”几乎是一支“抽不出刀”的部队,其成员甚至大多由日本各大IT企业的职员组成,对海外的黑客攻击几乎束手无策。这种“业余”的水平,与日本目前高度依赖网络的经济现状很不相符,一旦他国利用类似“想哭”的病毒对日本发动网络攻击,日本将处于“一触即溃”的险境中。该杂志大声疾呼,加快网络战专业人员的培养和“修订相关法律”是日本目前的当务之急。

事实上,受“想哭”病毒等事件的刺激,目前日本自卫队也确实在重点加强其网络战能力。《日本经济新闻》网站5月曾报道称,日本政府和以色列政府将在网络防御和技术革新领域加强合作,通过网络战演习等方式学习以色列的网络战经验。报道称,以色列由于长期面临与阿拉伯国家的战斗和反恐任务,在网络相关技术方面走在世界前列,日以两国将签署网络防御方面的备忘录,以色列有培训高级网络防御知识的民间训练设施,将接收日本的进修生。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王昱 编译

相关推荐

    无相关信息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