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杀妻男子逃进山里#第三百零五章逃进深山

卡车驶过狗吠不止的村庄,前方不远处出现一个关卡,两名打扮的犹如兰博一样的精壮男子朝我挥手,示意我停车。

我当然不会理睬他们分毫,一脚油门踩到底,就这么横冲直撞了过去。

轰!

一声巨响,栅栏被撞的支离破碎。

“爽!哈哈!”

被囚禁了近一个月,憋了一肚子的怒气在这一撞之下烟消云散,看着倒视镜中那两个狼狈爬起来胡乱射击的罂粟帮小弟,我的心情别提多爽了。

冲过第一道关卡以后,接下来的好长一段时间都非常安稳,我抽着卡车司机留在车上的香烟,忍不住哼起了自由飞翔。

时间过的飞快,转瞬间便是两个小时,此时已经是清晨六点多钟了,极目远眺我可以清楚的看到极富有现代化气息的云贵市。

可就在这时,一直坐在后面的黑柴突然用力拍了拍玻璃,我透过倒视镜一看,顿时惊的手脚发麻,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卡车后方,竟然多出了一个摩托车队,数量足有十几辆之多,每个人手上都挥舞着砍刀,铁棍,发出呜呜嗷嗷的怪叫。

我对黑柴大叫:“给你枪不是让你当摆设的,你倒是……”

不等我把射字说出去,黑柴就开枪了,砰的一声,为首一名戴红色安全头盔的男人被击中,身体和摩托车分离,摔到的时候撞上了后面的车队,摩托车队好像塔罗牌一样,被扫倒了五六辆之多。

“我操,你可以啊,枪神啊!”我哈哈大笑。

黑柴的这一枪堪称神来之笔,在很大程度上压制了摩托车队与卡车之间的距离,我见他们不敢追的太近就告诉黑柴别搭理他们,靠近了再打。

追逐战持续了整整半个小时,眼看着天光大亮,当我驾驶着卡车来到一处三岔路口时,意外再生,左,中两条路竟被一大群人用路障封堵了起来,而在路障后面还有数辆面包车,根本冲不过去,只有最右边那条路畅通无阻。

“这条路是通哪的?”我问黑柴。

黑柴紧张道:“这条路是通往叶盘镇,那是罂粟帮的大本营,千万不能走这条路啊!”

我大骂的拐弯,“靠,不走这走哪,车还能长翅膀飞起来不成啊?”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后面的摩托车队还在穷追不舍,眼看着就要进入罂粟帮设好的陷阱,我对后面的几个人大叫:“往山里跑,有多远跑多远!兄弟们,自求多福了啊!”

说完我就将车停在路边,一头钻进了右侧茂密的云贵森林。

跟我一起跑出来的总共有八人,逃进森林后,一开始大家还是在一起的,不过跑着跑着就有人跟不上我的步伐掉队了。当我一口气奔逃出近一个小时后,再回头看,除了黑柴,就只剩下一个精瘦的汉子了,我记得他的名字,好像叫阮二,平时不显山不露水,想不到这么能跑。

本来我在土寨就吃不饱穿不暖,身体状态不如巅峰时期的十之六七,再加上开了一整夜的车,我实在是累的不行,一屁股便坐在地上大喘气。

黑柴和阮二也都累坏了,东倒西歪的坐在我身边,我把喝剩了半瓶的矿泉水扔给黑柴。

黑柴毫不客气的接过来喝了一大口,又丢给阮二,阮二喝完矿泉水,作势要扔掉瓶子,被黑柴阻止了:“别扔,留着有用,云贵的山里有很多山泉,咱们要用它装水。”

我苦中作乐的朝黑柴咧嘴一笑,“你还挺有经验,以前进山打过猎?”

黑柴笑着点头。

我们原地休息了一会,就继续深一脚浅一脚的往深山里逃,这一逃就是整整一天,直到彻底甩开罂粟帮的追杀。

山路难走我还能够承受,让我受不了的是林子里的蚊子,不夸张的说每一只都有我手指盖大小,一路走来,我的手臂,脸上不知被蚊子叮出了多少个包,一拍就是一大滩血,直看的我心惊肉跳,后来幸亏黑柴找到山里一种特殊的药草嚼碎了帮我涂抹在伤口上,才让我不至于抓烂自己的皮肤。

夕阳西下,我正软在一块天然岩石底下昏睡,阮二忽地大叫了一声。

我被惊醒,猛地坐起来,定睛一看,却是黑柴,他拎着一条足有鸡蛋粗细的黑蛇跑了过来,满脸都是笑容。

“我靠,你从哪弄来的?”我惊喜交加。

黑柴指了指远处说:“我本来想看看有没有水果,意外发现了这家伙,咱们的晚餐有了。对了,我还采了些蘑菇。”说完他从口袋里掏出十几枚大小不一的蘑菇,强调说:“放心吧,绝对没有毒。”

我和阮二都属于野外生存能力等于零的渣渣,在这个节骨眼上自然是全听黑柴吩咐,从附近捡来一些枯树叶,开始生火。

不多时,令人食指大动的香气就从火堆上飘散开来,勾的我胃直抽搐,眼睛死死盯着烤蛇肉和烤蘑菇,再也挪不开了。

不是我没出息,而是我这近一个月里每天除了馒头就是稀饭,连半点肉星都没见着啊!

对面的阮二比我还夸张,直接感动的哭了,狠狠抹了把眼泪。

吃完这辈子最美味的晚餐,我躺在枯树叶中眺望星空,询问黑柴为什么会被带进土寨当苦力。

黑柴苦笑了声,简单的讲诉了一下自己的经历。

黑柴的父亲原本是云贵当地一个有名的富商,因为不愿意缴纳保护费,得罪了罂粟帮新上任的帮主被刺死在家中,没过多久,黑柴就被人抓到土寨当工人,一干就是两年,在这期间他不是没想过逃跑,甚至也付诸过实践,但可惜的是无一例外都以失败告终,这次可以说是他距离自由最近的一次。

黑柴问我:“哥,你又是因为什么被抓到这里来的?”

我苦笑摇头,只说是得罪了一个人,被莫名其妙当猪仔运到了云贵。

“黑柴,咱们要是真能逃出去,你干脆跟我混吧,吃香喝辣的那种套话我就不多说了,我保证你顿顿有排骨,天天有鸡鸭。”我诚心实意邀请黑柴入伙。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