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湖南岳阳山塘溃坝#湖南岳阳:低洼地居民的困与忧

中国气象报记者贾静淅 蒋丹 通讯员向伟

车子沿陡坡开进下王巷,就像从山坡顶俯冲而下。

这是湖南省岳阳市岳阳楼区的一个普通小巷,也是城区的“老牌”低洼地段之一。在6月23日岳阳市遭遇入汛以来最强降雨的当天,这里又被淹了。

25日下午,下王巷积水已退。在居民谢响保家中,积水在白墙上留下了超过两米的水印,清晰可辨。“在这住了20多年,内涝积水到这么高,还是头一次遇到。”他边说边往墙上指。在两米处的水印下面,还有几条颜色更深的印记,那是往年积水留下的。

特大暴雨是这场内涝的“元凶”。23日一大早,谢响保手机里的天气APP就弹出了“岳阳市气象台发布暴雨红色预警信号”的推送。这是岳阳今年的首个暴雨红色预警。当天,市区日降水量达239毫米,是当地有历史记录以来的第二高值。

除了手机APP,当天岳阳还有3万余人接到了气象局通过96121打来的外呼电话,提醒暴雨即将来临。全市所有防汛责任人、气象信息员已在前一天接到通知,将雨情广为传递。

“提前知道会下暴雨,但根本没料到家里会被淹城这样。”在地势本就低洼的下王巷,谢响保家处于相对更低的位置。从下午2点开始,雨越下越急,水开始一个劲儿地从街上往家里涌,“像一条河一样。”

#湖南岳阳山塘溃坝#湖南岳阳:低洼地居民的困与忧

谢响保家中的墙上,积水留下的水印清晰可见。图为谢响保老伴儿向记者讲述家中受灾情况。贾静淅 摄影

在岳阳,像下王巷这样的老城区域,居民建筑排水标准多为“一年一遇”。这意味着,排水系统仅能应对每小时36毫米的降水量。而当天岳阳市的最大小时降水量为76.7毫米。

刚开始,谢响保和老伴儿只是把放在地上的物件往桌子上搬,以免被淹。眼看着积水要没过膝盖,他赶紧一边打发老伴儿先去亲戚家避险,一边开始涉水搬运电视等重要物品。巷子里,一楼同样被淹的街坊邻居已乱作一锅粥,往高处搬东西的、向外跑的、相互喊着帮忙的……

67岁的老谢身体硬朗,却不会游泳。他一心想着多“抢”出些家中的贵重物品。没跑几个来回,水就从膝盖淹到了腰间。他固执地忙活着,往返于家中和巷子里地势高的地方,直到水淹到了脖子,才肯撤到二楼邻居家里。

暴雨红色预警之下,消防官兵随时处于待命状态。当他们赶到下王巷时,水位已经漫过一楼窗户,许多居民被困在二楼等待救援。橡皮艇往返50多次,直到晚上10点,才把200多名受困居民转移到安全地带,无一伤亡。

“水涨得太快,根本抢不赢。”现在想来,老谢有些后悔,更有些后怕——根本没能保住太多“值钱”的物件,幸好自己没什么闪失,“否则就真得不偿失了”。

谢响保当时不知道的是,彼时彼刻的岳阳市区已大面积“沦陷”。市中心的南湖广场一片汪洋,通往洞庭湖畔公园的车道变“河道”,市内多条主干道车如行船……那天,岳阳市有8个县市区11余万人受灾。

排水能力虽捉襟见肘、没能避免内涝,但好在,防汛部门早有准备。“我们从22日下午的气象服务专报中得知会有大暴雨,便立即开始行动。”岳阳市防汛办主任冯楚生说。疏通车、排水泵、橡皮艇等设备早早到位,市政维护处、城管、消防等部门严阵以待。23日,每隔两小时就会有雨情专报从气象台传来,成为市防办调度防汛力量的重要依据。经过3000多名干部群众的连夜抢险,到24日下午,岳阳市区积水已全部退去。

#湖南岳阳山塘溃坝#湖南岳阳:低洼地居民的困与忧

谢响保提前将柜子用砖头垫高,希望以后发生轻度内涝时免受影响。贾静淅 摄影

住在低洼地区,常年受内涝困扰,老谢一家已然“没脾气”了。“每年总要有个五六次。”他知道,汛期才刚开始,内涝可能还会再来。一家人在积水退去后开始未雨绸缪,用三层砖头将家里的柜子垫高。“但如果还是这么猛的水,肯定扛不住。”他忧心忡忡。

正因为逢雨必涝,谢响保对天气预报尤为关注,不仅每天必看电视天气预报,还让儿女给自己手机里安装了天气APP,随时留意天气变化。

但,谢响保也有困惑。“手机里的天气信息五花八门,我该听哪个哦。”他说,自己和老伴儿手机里的天气APP不一样,发来的预报提示也常常不尽一致。索性,就不那么信手机了。

(来源:中国气象报)

责任编辑:安焱

七天天气预报看这里!!!-----链接地址:http://3g.zgqxb.com.cn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