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英国家庭囚18人#第18章 诱魔入瓮 18

第18章 诱魔入瓮 18

“什么!我一个姑娘家,你竟然信口开河说我有了孩子,你.毁我清誉,你给我说清楚!”

女病患一巴拍在桌上,手指颤抖地对着焰陨。

焰陨反倒像个没事儿人般,悠闲地拿起茶水,喝一口,面无表情地道。

“你本是个不安分的女人,见着面容俊秀的男子就想撩拨,如今肚里怀了骨肉,怪谁?劝你还是赶紧找到孩子的父亲,把自己嫁掉吧!”

恶毒无比的话,云汐儿听地满头冷汗,就怕女病患不服气和焰陨打起来。

“你你没有医德!”

女病患差点哭出来。

医馆里发生争执,立即引起邻里的关注,不少人已经凑过来围观。

“咦,那不是张屠夫的女儿吗?她.貌似还没嫁人吧,怎地怀孕了?”

一人好奇地喃喃。

“唉,世风日下,再说张屠夫那人,你还不知道,上梁不正下梁歪啊!”

“滚开!都给我滚开!”

女病患掩着脸,猛冲出去。

“都是你!”

云汐儿不满地睇焰陨一眼。女人未婚先孕的事情,怎么可以当众说出来呢,万一女病患回去想不开,可怎么好?

“我怎么了,我说的都是实话。”

焰陨不置可否地继续喝茶。

云汐儿没辙,只能陪着笑脸驱散围观的人。

“各位邻里,得饶人处且饶人,毕竟是姑娘家,以后就不要议论了。”

“小姑娘是才来医馆帮忙的吧!咱们这一带的事情你不知道,也不怪你。那张屠夫平日里最不是人,卖肉短斤少两是常有的事,更可恨的是,他凭着一身蛮力,把其他的屠夫全都赶走,弄地这一带就剩他一家卖肉的,大家没法儿,要么就只能将就着在他那里买,要不就得走上一个时辰,去别的市集买。如今,他女儿这样,大家正好看笑话。”

一位大嫂笑呵呵地替云汐儿解惑。

嘎?还有这样的内情。

“可她老爹是老爹,她是她,还是不能混为一谈。”

她可不想因为焰陨的一句话闹出人命。

“他女儿也不是个好东西,公子大夫说的对,那个女的,见着稍微俊俏的男子就想撩拨,邻里哪个不知道,怀孕是早晚的事,只可怜从小跟她家有婚约的李家小哥,这次恐怕要吃大亏了。”

三姑六婆嘀嘀咕咕地叹息着。

云汐儿暗自一惊,张屠夫的女儿莫非要把这件事赖到自己未婚夫婿身上?

“这回可算有好戏看了。”

邻里满眼兴奋地离开。

这天晚上,云汐儿怎么都睡不着,翻来覆去一会儿担心张屠夫的女儿会不会因此闹自杀,一会儿有担心李家的小哥会不会被强婚。

“云汐儿,你给本尊出来。”

门外突然传来焰煜气急败坏地低唤。

“做什么?”

她爬起来,打开木门,看一眼天上的月色,忍不住奇怪,那么晚,他怎么还没睡?

“你大晚上不睡,翻来覆去地想什么呢!”

该死的同命人,以前还只是身体的疼痛,如今连心情都受她影响,焰珩觉的好窝火。

“我想什么与你何干?”

云汐儿一脸莫名。

“本尊命令你马上去睡,再不准想些乱遭的,否则本尊就一拳将你打晕。”

焰陨恐吓地扬扬拳头。

“打晕我,你会不会一块儿晕?”

自从知道什么是同命人,他对她来说就是一只纸老虎,她才不怕。

“你很好!”

焰陨怒哼一声,一把推开她,登堂入室地挤进她的小房间。

“你进来干什么?”

她扯住他的袖子。

“本尊帮你运动一下,好早些入睡。”

他邪魅地勾起唇角,好似一只大灰狼要扑向小白兔。

“不要!”

大晚上,做什么运动,他脑子有病啊!

瞧他一脸邪恶,多半想要滚床单,她才不要!

云汐儿反身跳出去,站院子里,小声警告。

“你别撒疯,咱们可是在别人家,要是被人撞见,你还要不要脸。”

“本尊才不会在乎那些人的看法。”

他是魔,早已习惯人类的有色目光,岂会在乎多加一条。

“你不在乎,我在乎。”

她是人,可是会被三姑六婆的口水淹死,尤其在见识到那些喜欢八卦的邻里后。

“你的在乎,不在本尊的考虑范围。”

魔只考虑自己,不管别人的情绪为何。

“别忘了我可是你的同命人,我死了,你也活不成。”

她若是被口水淹死,他会不会被想到他一代魔神死在众人的口水里,她就忍不住笑喷。

“你笑什么?”

他不满地蹙眉,看她的神情,多半脑子里想的不是什么好事。

“我没笑啊,你肯定看错了。”

打死她也不要说出实话。

“你到底进不进来?”

他只想知道结果。

“我不!”

明知他打算干坏事,她还蹭上去,除非脑子坏掉。

“再说一句。”

他的眼神变地凶恶。

“我不!”

纸老虎,谁怕谁啊!

云汐儿嚣张地晃着脑袋。现下,他已经没办法威胁她了。

“好,本尊不逼你,本尊去找老郎中。”

他迈步而出,转身就往老郎中的房间而去。

“你要干什么!”

她赶紧扯住他的袍袖。

该死的魔头,被他戳中弱点了。因为是同命人,她根本不担心他会对她怎样,却不得不顾忌身边的人的安危,尤其是好心收留他们的老郎中。

“你说本尊要干什么?”

他意味深长地睇着她。

“咱们还要在这里栖身呢,你可不能乱来。”

“人死后,把医馆关了,同样可以栖身。”

这些年,魔同人之间的战争,不知死过多少人,再加一个,他眼都不会眨一下。

“不行,我住不了鬼屋。还有,不许你动好心的老郎中分毫,否则我就跟你急。”

她亮出自己的底线。

“跟本尊急?你有那个本事吗?”

他不屑地睥睨着她。

“你你把我逼急了,我自残!”

云汐儿比划一个用刀割手臂的动作。

“自残!”

焰陨沉声低咆,该死的女人,尽敢这样威胁他!

“对!”

就不信他不怕这个,她丝毫不让地梗着脖子。

“看来,本尊唯有把你的手脚全绑起来,你才能消停。”

焰陨一把搂住她的小腰,飕地将其抱起来,大步跨进小木屋,扯掉她身上的腰带,不容分说就要捆她的手脚……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