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特朗普再强硬表态】特朗普准国安团队对华强硬表态 专家:中国不必对此感到悲观

原标题:特朗普准国安团队对华强硬表态专家:中国不必对此感到悲观

【特朗普再强硬表态】特朗普准国安团队对华强硬表态 专家:中国不必对此感到悲观

资料图:特朗普准国安团队成员:左:美国务卿提名人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中:美国防部长提名人詹姆斯·马蒂斯(James N. Mattis)右:美中情局局长提名人麦克·蓬佩奥(Mike Pompeo)。

(环球时报1月14日综合报道)“想象一场新的冷战扑面而来并不夸张。”随着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的国安团队近两天在国会听证会上亮相,英国《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不禁发出这样的感慨。继候任国务卿蒂勒森后,美国候任国防部长马蒂斯和中情局局长提名人蓬佩奥12日在出席参议院听证会时对俄中等飚狠话。

继国务卿提名人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之后,特朗普国安团队的另两名重要阁员国防部长提名人詹姆斯·马蒂斯(James N. Mattis)和中情局局长提名人麦克·蓬佩奥(Mike Pompeo)12日也出席参议院听证会等候“过关”。

路透社(Reuters)称,被提名主管五角大楼的马蒂斯表现出比特朗普明显更加强硬的对俄立场。他在面对参议院军事委员会质询时表示,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正遭到二战以来最大的挑战,”“威胁来自俄罗斯,恐怖主义组织以及中国在南海的行为”。在一贯持反俄立场的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中,有关俄罗斯的话题成为被问得最多的问题。对于特朗普要与俄搞好关系的说法,马蒂斯直言不讳地表示怀疑。“眼下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必须要认识清楚,我们所要打交道的普京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这位美军退役上将说,他认为普京在致力于“打破北约军事联盟”。

马蒂斯把“中国在南海的行动”称为对美国的“三大威胁”之一。对美国的亚太战略,他宣称,亚太仍是美国的优先考虑方向,“必须继续捍卫美国的利益,包括坚持航行和飞行自由”。不过,马蒂斯称,“我们必须设法管控中国与美国之间的竞争。有一句名言:恐惧、荣誉和利益是把一个国家变成敌人的根本原因。”这似乎暗示应避免逼迫中国成为“敌人”。

对一个中国的问题,与此前被称为“政治素人”的蒂勒森的回答相比,马蒂斯没有脱离美国官方现有的标准答案,称美国多届政府一直坚持一个中国政策。而蒂勒森前一天没提美中三个联合公报和一个中国政策,他甚至把里根当年“对台六项保证”也说错了。

【特朗普再强硬表态】特朗普准国安团队对华强硬表态 专家:中国不必对此感到悲观

资料图:2016年11月9日,在美国纽约,人们通过电视观看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胜选演讲。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11月8日举行。截至当地时间9日凌晨的初步统计结果显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击败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当选新一届美国总统。

“美国之音”(VOA)称,对于此前美国情报机构有关俄黑客介入美大选的报告,被提名为中情局局长的麦克·蓬佩奥(Mike Pompeo)在听证会上称,他“相信这份报告的可信度”,如果他成为中情局局长,将致力于防止类似的网络威胁。戏剧性的是,当参议院情报委员会议员华纳正说起俄罗斯侵入美国网络的事时,灯突然全灭了,听证会只好转移到其他会议室举行。参院情报委员会主席伯尔半开玩笑称:“有时人生就是有许多问题找不到答案”。

“如果把特朗普和他的团队发出的不同信号放在一起考虑,并据以采取行动,那么想象一场新的冷战扑面而来并不夸张”。英国《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13日称,在对华关系上,特朗普迄今向中国传递的信息像是一场外交上的正面强攻。不过,报道猜测,特朗普团队这些强硬表态,也有可能在采用“敲山震虎”的策略,意图使北京日后对美方要求的让步放软身段。

“未来美国内阁的想法可能把美国带到战争边缘”,德国《焦点(Focus)》周刊称,未来的美国国务卿、防长和中情局局长近两天来的一系列强硬表态,容易使美俄中等大国产生敌对情绪,很容易让世界陷入紧张。虽然战争目前不可能,如果美国新政府不改变现在的态度,未来就很难预测。

“建交近40年来,中美合作给两国和两国人民带来了巨大利益,我们希望维护好这个良好局面和势头”。对特朗普团队成员的强硬表态,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13日表示,可能不同的人士有不同的表态。中方对中美关系以及两国具体领域合作的立场很清楚,“作为两个大国和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美有很多共同利益,也都肩负着维护国际和平、安全和发展的重要责任。双方合作潜力巨大”。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13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不必一听到特朗普和团队成员强硬的表态就感到悲观。现在的中美关系绝不是美国单方面就能决定的,中国有越来越大的主动性来塑造中美关系。而且无论是蒂勒森还是马蒂斯,都承认中美福祉深深交织在一起,必须管控中美分歧。实际上,中美在许多方面有共同的利益,也有共同的外部威胁,如恐怖主义、核扩散问题等,在这些问题上,中美有很大合作空间。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