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举报学校遭劝退】高中生举报学校违规补课遭班主任“劝退”,校方道歉

“学校通知下学期不接受刘文展的报名,请换一个学校。”这是新学期开学前夕,张春华收到的一条微信消息。发送者是儿子刘文展的班主任。

16岁的刘文展曾数次通过网络,向于都县教育局举报于都实验中学违规补课及收费情形。按照刘文展的说法,举报材料发出后,自己遭班主任“劝退”,20多天没有踏进校门。

于都县教育局向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确认,涉事学校违规补课属实,但“不存在违规收费”。目前,于都县教育局及于都实验中学均称,信息系班主任个人发送,已对其进行批评教育,并愿意接受刘文展入学。此外,于都县教育局否认泄露举报者信息。

全文2298字,阅读约需4分钟。

【举报学校遭劝退】高中生举报学校违规补课遭班主任“劝退”,校方道歉

▲刘文展母亲收到班主任的“劝退”微信。 手机截图

高中生举报违规补课遭“劝退”

高中生刘文展被“劝退”风波,因一封网上举报信开始。

2017年3月7日,江西省于都县于都实验中学高一在校生刘文展,通过网络,向于都县教育局举报于都实验中学存在违规补课、收费情形,“希望教育局督促其改正”。

刘文展说,于都实验中学对初三及高中全年级的在校生,实行周六上午及周日全天补课,并在学期末收取每生1000元的“定位费”(即学费预收费),”实际就是补课费用。”

按照刘文展的说法,举报几天后,自己所在的高一(10)班班主任赖晏斌将其单独叫至办公室称,“学校最近接到举报”,并问“你知道吧?”。

刘文展说,自己很快意识到,原本发送给于都县教育局的举报材料,其中的个人信息,已经被班主任及校方掌握。随后,赖晏斌口头劝其“改正”,并要求“不做与学习无关的事”。之后,刘文展就举报信息泄露一事,向于都县教育局上级单位赣州市教育局,再次发出举报。

举报事件之后,刘文展与班主任及校方关系紧张。直到今年秋季开学前,一则“劝退”短信发送到母亲张春华手机上。

9月20日,于都县实验中学确认,“劝退”信息由班主任本人发送。探员尝试联系赖晏斌,电话一直未能接通。

于都县教育局一名工作人员称,于都实验中学是一所六年制完全中学,也是当地实力最强的一所民办学校。每年,该校会从中考成绩较好的学生中,选择一批“免费生”,签订协议免除高中三年学杂费用。而刘文展,即是2016年入校的免费生。

【举报学校遭劝退】高中生举报学校违规补课遭班主任“劝退”,校方道歉

▲教育局关于违规补课举报的答复书。

教育局:有补课情形但未违规收费

刘文展这次的举报很快收到回复。3月16日,于都县教育局出具《关于反映实验中学违规补课及收费等信访事项的答复意见书》(下称《意见书》)。探员看到,《意见书》确认于都实验中学存在违规补课情形,但不存在违规收费。

《意见书》中称,经查,于都实验中学于2016- -2017学年第一学期开始至今,组织了全校各年级学生周六上午上课。高中各年级还安排了周日上课,其中初一、初二年级周六主要安排的是阅读、写作等兴趣小组活动课,周日无安排;高一、高二年级周六、周日主要安排一周一练。同时,上学期末向学生预收了1000元定位费(开学后直接抵新学期学费),未另外收取补课费。

于都县教育局认为,刘文展反映于都实验中学“组织周末补课问题基本属实,反映该校收取补课费与事实不符”。此外,教育局对于都实验中学作出全县通报批评的出分。

刘文展告诉探员,对于“收取补课费与事实不符”的说法,他并不认同。其表示,学校收取的1000元定位费(即学费预收费)中,有400元为周六周末的补课费。”举报事件发生后,学校从9月新学期起,将非免费生学费从4300元上调为4900元,之前的定位费并没有直接抵学费。”

探员注意到,今年2月9日,于都县教育局曾通过其官网发布《关于实验中学等四所学校寒假补课查处情况的通报》,其中称,“于都实验中学高二年级5个班级于今年2月4日至2月10日上课,收取补课费80元/生”,于都县教育局因此作出“责成于都实验中学进一步加强政策学习和管理、清退违规收取的费用,取消有关评优资格”的处理决定。

【举报学校遭劝退】高中生举报学校违规补课遭班主任“劝退”,校方道歉

▲教育局关于举报者信息泄露的答复书。

校方道歉称是班主任个人行为

9月20日,于都县教育局及于都实验中学均称,发送劝退短信,是“班主任自己的行为”。于都县教育局信访办一名肖姓负责人称,经查”班主任当时比较气,发送了信息,没有跟学校沟通过。”事发后,于都县教育局责成学校对涉事班主任进行了批评教育。目前,赖晏斌本人仍在正常教学。

9月19日,于都县教育局及实验中学派人到刘文展家中,校方代表向其道歉。于都县教育局则称,刘文展可以重回校园,“不要因此对上学有仇视心理。”

关于刘文展举报后,信息被泄露的调查结果,探员获悉,今年4月28日,于都县教育局就就刘文展自称举报信息被泄露一事,出具答复意见书称,于都县教育局在调查中“严格遵守《信访举报保密制度》,对你的姓名、电话、家庭住址等有关情况进行了严格保密,在调查你反映的问题的过程中未向校方泄露你个人的任何信息。”

于都县教育局信访办上述肖姓负责人称,今年3月,在收到刘文展的举报后,教育局曾派两个人去校内调查。“没有找举报者本人,而是在还没有联系校长的情况下,先走访了几个学生,确认存在违规补课这一事实。”其表示,随后的调查走访中,”没有走访到他(刘文展),也“不会跟举报人接触”。

“打算转学,希望以后成为老师”

由于收到班主任“劝退”信息,9月1日开学后,刘文展已经在家呆了20多天。他说,自己每日只是看书、睡觉。刘文展的母亲曾在于都实验中学食堂工作,她无法理解儿子的做法,也不愿意就此发表意见。

对于举报引起的风波,刘文展表示“不后悔”,并反复强调,自己作为一名免费生,补课收费与否本身于己无关,之所以进行举报,完全出于“应该这么做”。

刘文展说,经过这场风波后,自己打算转学,未来希望能够成为一名教师。其表示,此前校方曾透露,如果不停止举报,就“追回所免学费并且责令我强制休学”,但自己始终坚持。

“如果所有人都选择将就,那这个世界就永远只能是凑合。”刘文展说。

新京报记者王煜

编辑王巍

校对王心

本文为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原创内容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