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老人逼小孩让座】老人逼生病的小孩让座:道德流氓化的一次演进

【老人逼小孩让座】老人逼生病的小孩让座:道德流氓化的一次演进

一位老人上地铁发现没有座位,看到一个孩子坐在“爱心专座”上,竟将其一把拎起,自己坐了下去。孩子母亲称,小孩生病了。老人却表示,生病拿证明,没证明就得让座位。对于这种蛮横的行为而言,如果仅仅是一种偶然行为,大抵就不必计较了。可是,在现实的生活中,这样的奇葩事情并不少,时不时的就会发作,大抵也就说明,这是一种社会顽疾,是该去抄检一下了。

我们不得不承认,人与人的德育差距是客观存在的,而这并不会随着年龄的增加而改变什么。有的人可能年轻的时候道德水平很差,但会随着年龄的增加,生活经验的增多而有所改观。不过,有的人却一辈子毫无长进,却凭借年龄与社会的关系,硬深深的掘取人们的尊重。

让人感到惊诧的是,明明满嘴的“仁义礼智信”,却恰恰作出让人难堪的举动。总以为自己是长者,就应该得到什么似的。就如让座这种事情,既然突出一个“让”的行为,大抵不让也不会怎样。实际上,就以目前年轻人的素质,多数时候真还会让出座位给长者的。

不过,作为让座的人而言,在身体不舒服,身体疲倦时,不让也是可以的。一个真正文明的社会里,是应该考虑彼此的感受的。否则,就以某一方享受为前提而运行的道德机制,大抵就是一种道德流氓化。

这些年,新生代的道德素质是提高不少。与之相反的长者们,反倒是各种拉后腿。某种层面上,长者们似乎被年龄换来的道德优越感惯坏,成为不折不扣的“道德流氓”。这个世界,不怕小人耍流氓,就怕君子耍流氓。可惜,伪君子的人设,总是很容易就崩塌。比如,这个不合时宜的强逼让座行为,老大爷的人设就瞬间坍塌,年龄再高也难以掩盖不道德的嘴脸,真是件痛的领悟。

我相信,老大爷在强逼生病小孩让座的时候,是认定自己是君子的。要不然,他怎么会不顾老脸的强词夺理。说到底,他也是在乎面子的。只是当错误来不及止损时,他选择了诡辩,从而彻底进入“流氓主义”的漩涡。于此也就露出虚伪的一面,向流氓主义迈进了一步。

我总觉得,被“特殊时代”扭曲的那一代人,内心缺乏温和的对话意识。在他们的意识投射里,总是存在骗与被骗,那种长久形成的对立逻辑,时时刻刻的都在让他们焦灼。他们总觉得,这个世界永远处于一种你死我活的境地。于是,开始用逆天的逻辑行走,逐步向流氓化演进。

实际上,他们自己所认为的理所当然,在真正的道德天平上,是极其恶劣的一种流氓行为。人世间的可悲之处,大抵就是不知道自己是个有病之人,说到底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明白,活的还有什么意义。

可惜,这样的人却很多,尤其在年龄较为长一些的群体中,很是集中。有的长者,自己腐朽不堪,但不会让别人跟着腐朽,还算比较正常的。有的长者就不消停,自己本来腐朽愚蠢,却还要驾驭周遭向前迈进,到最后只能被晒在太阳底下,成为众人口诛笔伐的对象,真是莫大的悲哀。

一个正常的社会里,道德的标准的极限也是不会伤人的。不管是逼人让座的老人,还是讨伐老人的大众言辞,总觉得都没有站在适度的区域里进行。我常常在想,如果没有人让座的情况下,老人又特别需要就座,大概是可以主动提出来的,相信周围人也会谦和的让出座位。可要是强行的去进行,大抵就会陷入是非的不堪境地。

至于,大众对于老一辈的评价言辞,也应该有一个历史观的考量,要不然总将特殊年代的不堪,追加到他们头上,着实也是一种“流氓式的话语逻辑”。说到底,要想活在真正道德的社会里,每一个都应该有考虑他人的意识,要不然“道德”就是流氓的工具。

到头来,我们也只能不断的向“流氓化”逐次的演进,总有一天,新生代也会老,但还是不被未来的人类欢迎,这样的“恶性死循环”真的好吗?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