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举报学校被劝退】高中生举报学校被劝退丨这份愤怒,越长大越怀念

有的鸟来到世间

是为了做它该做的事

而不是专门躲枪子儿的

【举报学校被劝退】高中生举报学校被劝退丨这份愤怒,越长大越怀念

被劝退的少年

正值秋季新学期伊始,江西赣州于都实验中学的高二学生刘文展,却被通知不能去上学。

【举报学校被劝退】高中生举报学校被劝退丨这份愤怒,越长大越怀念

风波,源于一封举报信。

今年3月7日,当时还是高一的刘文展通过信访网向于都县教育局举报:学校存在违规的收费性质补课行为,希望教育局督促其改正——

学校对初三及高中全年级的在校生,实行周六上午及周日全天补课。学期末还收取每生1000元的定位费(即学费预支费),实际上就是补课费用。

【举报学校被劝退】高中生举报学校被劝退丨这份愤怒,越长大越怀念

没想到,不仅县教育局一口咬定「收费纯属捏造」;几天后,班主任更是找到了自己,暗示学校已经知道了是他举报。

刘文展既疑惑又生气,认为自己被教育局出卖了,于是再次登上信访网,写下第二封举报信:投诉教育局滥用职权,泄露举报者的个人信息。

【举报学校被劝退】高中生举报学校被劝退丨这份愤怒,越长大越怀念

结果可好,第二封举报信索性连反馈都没有了,自己收到的全都是冰冷机器人的回复;而从3月份至今时隔半年,学校依然补课,收取的费用也没有退回。

直到今年秋季开学前,那则劝退微信,发送到了他母亲的手机上。这次,刘文展意识到:比起信访网,或许自己换个地方说话。

9月8号,他去知乎发表了一封千字求助贴《我举报学校被教育局泄露信息,后反被学校威胁「不停止举报就退学」,怎么办?》。公开违规收费补课,并疑似泄露举报人信息,此事之荒谬,一下子就引起了网友的关注并渐渐发酵。

在舆论的压力下,于都县委宣传部副部长陈桂华于9月20日承认:学校组织周末补课问题「基本属实」。

涉事学校也终于做出了向学生道歉,开除班主任,解雇校长的处理办法。

【举报学校被劝退】高中生举报学校被劝退丨这份愤怒,越长大越怀念

不听大人言,吃亏在眼前

学校变相收费补课,教育管理部门的选择性眼盲和失聪,种种利益链、关系网以及补课所带来的巨大的灰色经济利益,让教育沦为利益的工具……

于都实验中学和县教育局的行为早已不是个例。导致刘文展面对的情况,因为违规而荒谬,又因为顺应潮流而变得正常。

这个正常,从事发之后,一众「成熟的大人」对刘文展的「谆谆教导」就可见一斑。

看到刘同学这个不识相的16岁少年,他们虽然感动于他的勇气,怕了两声巴掌后叫好声却戛然而止,开始干咳两身,在电脑那头沉着嗓子说道:

文展同学啊,你要明白,这个社会本来就是不公平的。

【举报学校被劝退】高中生举报学校被劝退丨这份愤怒,越长大越怀念

你看,国内的教育就是应试教育,终极目的就是上好大学,如此看来补课其实挺好的,这样你们县城的孩子才能完成阶级跃迁。

拿你们学校来说,肯定就会一刀切,至少今年不会补课了,这对其他想学习的同学不公平。就算不愿意补课,你不参加了不就完了,何必把锅都掀了。

就算你真想做好事,在未取得装X的资本之前,也得先老老实实努力攒资本。违规收费补课是不对,可火中取栗只是证明自己无脑。

更何况,就一个站出来有啥用啊,你就会网上骂一骂,难道能把全中国的不法分子都连锅端了吗?什么,你说端不动,那你为什么要去尝试端呢?

正所谓不听大人言、吃亏在眼前,你吃过的米还没我们尝过的盐多。听哥哥姐姐们一句劝:成年人一个重要的原则,就是学会不要不自量力。

不然以后进入社会你就知道了,补课这玩意儿和加班是一个道理。人人都知道加班不给钱是违法的,可又有几个公司发加班费呢?你要是敢质疑老板一句,改天就让你走人。

虽然不对,可我一个普通人又能怎么样呢,所以还是老老实实干吧。

【举报学校被劝退】高中生举报学校被劝退丨这份愤怒,越长大越怀念

「孩子有心理问题」

在成年人只能妥协的大环境下,16岁的刘文展显得十分不识相。可笑的是,在向舆论求助之前,他曾经无比信任成年人的世界。

根据教育部2015年印发的《严禁中小学校和在职中小学教师有偿补课的规定》中的明确规定:收费补课是违反规定的。

「如果被明令禁止的东西都不叫错,那还有什么是错的?」于是,刘文展自信满满地递交了举报信,期盼着迟来的正义。

根据北青报的采访,刘文章表示自己举报之前,仔细阅读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信访条例》,称「如有半点捏造,愿意承担法律责任」。因为学校违规补课和收费情况,学生和家长有目共睹。

高中政治课本也告诉他:信访部门有为举报人保密身份信息的义务。就算得知自己信息被曝光,依然选择递交了第二份举报信,他不相信教育部门会一边教孩子诚实勇敢遵守法律,一边出卖和打击孩子。

他更不相信,自己做了正确的事遭打击时候,所有人都在告诉他:不识时务者,是活该。

这不是刘文展第一次举报了。在这之前,他看到街上小吃夜宵店把垃圾倒在小河里污染的时候,就曾写信举报,「就算没有结果,可做得不对的我就会说」

这种飞蛾扑火的朴素正义感,也早就被视为眼中钉。

因为酷爱举报,事发之后于都县教育局、于都实验中学均口头强调「刘文展疑似存在心理问题」,但均未拿出证据(@北青报)。

于都县教育局官方微信公众号也曾在9月19日的情况说明中,公开宣称「刘文展处于青春叛逆期,无心学习」

【举报学校被劝退】高中生举报学校被劝退丨这份愤怒,越长大越怀念

于都县教育局官方微信公众号文章截图

或许如果不是因为那封求助信,如果没有舆论的介入,这个在他们眼中有着心理问题的少年,就算因为没人理会而堕落,也是自食其果。

出头鸟的丛林法则

经历了这么多次失败,刘文展不是不知道自己的势单力薄。可用他的话说:自己依然愿意做一只出头鸟。

枪打出头鸟,是成人世界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森林中,鸟儿们有着共同的自由梦想但装备落后,而猎人拿着枪企图杀一儆百。虽然也有极少数成功逃离的出头鸟,被誉为鸟中英雄;可绝大部分出头鸟还是会逃离失败,被猎人一枪爆头。

【举报学校被劝退】高中生举报学校被劝退丨这份愤怒,越长大越怀念

一旦枪响,出头鸟的尸首,便会被猎人挂在最高的那棵树上恐吓鸟群;恐慌的情绪让整个鸟群变得懦弱,甚至不少出头鸟在出头前就会被同伴发现,并贴上误导群鸟的标签。

就比如,凡是身边出现了任何一种不同的意见,别管有没有道理,都是「我愿意听你讲一讲」的声音越来越少,反之抨击「你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样子很惹人厌」的声音越来越多。

再比如刘文展年少无畏、充满热血,可很多人被现实打败、膝盖在地上生了根的成年人都觉得他是神经病,一句「幼稚」就给孩子打上了标签、说着风凉话,把孩子的勇敢当做笑料和展现自己成熟的机会。

在他们眼里16岁的刘文展「还没认清社会」,却忘了这个社会本不应该是这样,成人的法则更不应该罔顾法律。

结果是现实中,越来越少的鸟愿意出头,然后坐吃等死,等着被侵占自己家园的猎人一锅端。

【举报学校被劝退】高中生举报学校被劝退丨这份愤怒,越长大越怀念

刘文展在面对记者「你怎么看待网友觉得你幼稚」的问题是,反问道——难道视而不见才不算幼稚吗?

或许,罗永浩的这段话可以给他一个答案:

希望那些喜欢用枪打出头鸟这样的道理教训年轻人,并且因此觉得自己很成熟的中国人有一天能明白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有的鸟来到世间,是为了做它该做的事,而不是专门躲枪子儿的。

就算没有刘文展的一次又一次飞蛾扑火的勇气,也愿见过太多世故的你,还记得青春。

本文授权转载自 Vista看天下(ID:vistaweek)

【举报学校被劝退】高中生举报学校被劝退丨这份愤怒,越长大越怀念

【举报学校被劝退】高中生举报学校被劝退丨这份愤怒,越长大越怀念

【举报学校被劝退】高中生举报学校被劝退丨这份愤怒,越长大越怀念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