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独臂闪电侠送快递#在深圳打拼的独臂快递小哥:一天送四百份快件,一手撑起一个家

14岁那年,涂艳芳失去了自己的左臂。18年了,这位独臂快递小哥没有垮掉,他每天送的快递比正常员工还多,最高峰时每天能送400个快件。他还在深圳娶妻生子,闯出一片天。

#独臂闪电侠送快递#在深圳打拼的独臂快递小哥:一天送四百份快件,一手撑起一个家

14岁失去左臂得过残疾人游泳比赛冠军

10岁时,母亲遭遇车祸意外离世,这件事对涂延芳打击很大。作为家中兄长的他不仅要照顾弟弟,还要边上学边干农活。母亲的离世对父亲来说也是晴天霹雳,从此以后他便借酒消愁。

祸不单行。14岁那年,他和弟弟在院子里玩捉迷藏,无意中爬到变压器上,瞬间他就昏迷过去了。醒来之后,看到自己的左手全部被烧焦,血肉模糊,弟弟则在一旁大哭。他的第一感觉是,这辈子完了。

“那年我才14岁啊,刚刚读完小学。我从小就想考上大学,当个大学生,坐火车、坐飞机,出趟院门。我当时真的很绝望。”其实,受煎熬的不只是他,之前一直消沉的父亲也终于从浑浑噩噩中苏醒过来,每天在病房中照顾他,为他做饭。他暗暗下了决心,“我绝不能让父亲再伤心了,还有年幼的弟弟需要照顾。我要像一个正常人一样活着。”

但要走出这个阴影谈何容易,每天早上起床,伤口溃烂钻心地疼痛,又过了一阵子,伤口痒起来好像有虫子在叮咬一般,周围过路人异样的目光也像锥子一样刺着他的心。每天走在村口,小孩看到他空荡荡的右臂,也会吓得直哭。3年中,他有时站在家门口半小时都迈不出一步,生怕别人议论他是一个废人。他甚至连短袖衬衫都不敢穿,每次看到左臂上空落落的,他心里就刀割般疼痛。

由于少了一只手臂,身体保持平衡很困难,起初,他走路走得稍微快一些就会摔倒。在农村,只要干起粗活来,两个手臂都要用上,比如扛重物,他需要先用断臂处将重物抵在墙角,然后用另外一只手将重物一点点移到肩上。一开始,残臂伤口处被磨得血淋淋,麻袋上都是血。时间久了,伤口上结出厚厚的老茧,他的右臂也因为经常使用,变得格外粗壮,力气也比一般人大出不少。他能单手将六七十斤重的东西从地上拿起,扛在肩上。

经过两年的摸索,他渐渐的他也习惯了,他学会了用一只手炒菜、洗碗、拖地,还能用一只手翻书、写字,甚至能游泳。“我还拿过省里的残疾人游泳比赛冠军呢。”

5000元闯深圳老乡劝他当乞丐他拒绝

上到初二时,涂延芳辍学了,因为他交不起300元学费。他只能回家帮父亲干农活、打杂。当时他萌生了出去打工的想法,但当时岁数太小,只有15岁,没有工厂愿意接收。这时,有在深圳的老乡给他出出主意说,如果拉得下面子的话,在深圳乞讨很赚钱,一个月能有上万的收入,只要愿意加入,少说也有5000元收入。

但涂延芳断然拒绝。“小时候父母就教育我,穷也要有志气,要靠自己的双手去挣钱吃饭。我就不信我养活不了自己。”

2010年3月,涂延芳揣着5000块钱本钱,来到深圳松岗。由于只有初中文化,并且没有左手,面试了几家单位都被拒绝了。开始,他和妻子一天会摆五个点,清晨摆早市,然后带着大包小包的服装到光明新区公明镇摆摊到下午6时,6时以后跑到松岗摆夜市,摆到8点。然后再到公明镇,摆摊到晚上10点半,收摊完还要去福永工业区摆到夜里12点多,有时还顺便卖些凉皮、凉粉之类的小吃,这样,一天的摊位就摆完了。因为要卖早点的话,每天凌晨5时就要起床,要在上班族上班之前把早餐准备好,而到了晚上,做完夜市回到家已经是凌晨一点多。每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虽然累点,但一年下来,可以挣四五万元。

2014年7月,涂延芳接到老家电话,说父亲重病入院,住进了重症监护室。但前后不过一个多月,父亲就病逝了。从母亲意外去世,到自己痛失左臂,再到父亲的离世,太多的挫折让他身心俱疲。

快递件太多,妻子也要帮忙才忙得过来。

父母双亡他当快递哥谋生

2014年9月,在老乡的介绍下,涂延芳做起了快递员。一开始他去应聘快递员时,对方看他空空的左臂,给他泼了一瓢冷水。“只有一只手怎么当快递员啊,能行吗?”涂延芳的态度很坚决。“能行的。”对方将信将疑,决定让他试几天。

他单手把货物扛在右肩上,将快递一件一件放在三轮车上。看到他大汗浸透全身,在烈日下被晒得脱皮,快递公司的人被打动了。“小伙子好样的。”

刚开始做快递员,他很兴奋,总想着一天多派几份,就可以多赚点。结果在红绿灯口和面包车追尾,赔对方300元,自己的三轮车修理花了将近200块。因为电动车禁止上路,因为骑着电动车送货,他的电动车也被没收过两回,损失也挺惨重。但每次“闯祸”回到家,妻子从未责备他。最让涂延芳感到温暖的就是,妻子从没因为自己少了左臂而看不起自己。哪怕在最低谷的时候,妻子始终不离不弃,并且支持他。

最初,由于身体有缺陷、业务不熟练,涂延芳每天配送快递数量只是普通员工的一半,花费时间却比别人长,但更多人对他身残志坚的做法竖起大拇指。下雨天,货物撒在路上,好心路人看到,都来帮着捡,这让他很感动。久而久之,涂延芳也在自己服务的区域被人熟知。“这小伙子有志气,哪怕我多走几步路也愿意把快件交给他来寄。”街坊们说。

独臂小哥送起快递比正常人还快

有一次,客户买了一件几千元的贵重物品,他送到家时,这个客户说他在外地出差,让他把东西放在楼下的士多店。但过了一个多月,客户却打电话来说,东西没收到。结果,他吃了个哑巴亏,只好按照公司规定赔偿了客户损失,这相当于他一个月的工资。这件事对他触动很大,从那以后,经过他手的每一件快递,都要把来龙去脉搞清楚。“客户不在,哪怕第二天再送都行。”

涂延芳是个爱动脑筋的人。他用了近三个月时间熟悉了快递工作每一项流程,很快他的快递配送量就由最初每天配送六七十件增加到了150件,一点也不比正常的快递员少。他还练就了一套独特的动作,即使是收寄大宗快件,也不需要别人帮忙。有一次妻子去找他,看到堆起的货物比他人还高,推都推不动,妻子看着很心疼。

长期干重活,手上也磨出不少老茧,他的右臂也经常酸痛,晚上回家需要妻子给他揉揉。但涂延芳却哈哈一笑。“男人嘛,是家里的顶梁柱,辛苦一点应该的。”他时而用嘴咬断透明胶,时而用脚按住快递单,没了一只手,他依然麻利。看到他用一只手写字,写出来的字还很工整,寄件的小伙子都很吃惊。涂延芳笑了。“我也没专门练过,就是经常写,习惯了。”下午6点多,还有几十件货物无人签收,他只好把它们重新装回车上,拉回家。

每年“双十一”后是他最忙的时候。那段时间,他差不多每天要派三四百件快递,一个人忙不过来,就让妻子就帮着他一起送。即便有妻子帮忙,也要送到晚上10点多,回到家洗洗睡,已经是深夜12点,第二天5点继续起床送快递,就像打了鸡血一般。工资最高的时候有两万元。“从早上8点忙到晚上12点,回去澡都来不及洗,倒头就睡。”

他说,快递挣得是辛苦钱,就是拼谁勤快。现在赶上好时候了,虽然累点,但钱也多一些。双十一还没兴起时,就算是过年也翻不了平日快递量的两倍。去年双十一,光是将货物打包就耗了他一个星期。由于业务逐渐熟练了,最近几年,他一直保持快递零差评零投诉的纪录。

孩子是涂延芳工作最大的动力。

一只手撑起一个家

当初失去左臂时,涂延芳一度担心这辈子自己可能要打光棍了,但后来证明,他的担心是多余的。

2015年10月13号,涂延芳的孩子出生。虽然肩上的担子更重了,但这也让他更有干劲了。之前由于整天在外面跑,他也没有按照要求带妻子去做产检,孩子早产,到了医院,医生也有些责备他,说该做的一些检查没有做。“医生说胎动没有了,血压也偏高,我当时都被吓傻了,等我交完钱上来,老婆和小孩躺在床上,总算母子平安。”仅仅过了5分钟,护士又告诉他,孩子进了新生儿ICU。他的心再度被提上嗓子眼上,在走廊里焦急地踱着步。

孩子出生时有9斤多,是巨大儿,呼吸道羊水有呼吸窘迫症,肺部有阴影没有发育完全,心脏又比正常的孩子肥大。当时涂延芳准备3万准备迎接孩子的出生,原以为这足够了,但到后来,不但不够,孩子的治疗费加上老婆的住院费,最后前后花了5万多元。没有医疗保险和生育保险,否则大部分可以报销。

涂延芳的妻子白天在家照顾孩子,晚上和涂延芳用推车推着孩子,一起出去摆地摊。一开始小家伙看到陌生人还会哭,现在,他会一个人坐在摇摇车里玩得可起劲了。因为白天在外面送快递跑了一天,晚上继续加班的话,他有些疲惫,哈欠连天。有时孩子在一旁哭闹,他就要上前抱抱。这个聪明的宝宝看到爸爸只有一只手,他的双手会下意识地紧紧抱住爸爸的脖子。如今,孩子已经会跑了。看着孩子一天天长大,涂延芳也觉得自己的生活一天天走上了正轨,上天终究对他还算不薄。

如今,涂延芳的想法是,希望能认真奋斗,靠自己的双手入户深圳,他听说,残疾人如果有社保的话,看病可以报销,每月有将近一千块的补贴。这样,将来自己的生活也更加有保障一些。

文/图:广州参考·广州日报记者 肖欢欢广州参考·广州日报编辑 程依伦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