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独臂闪电侠送快递#深圳独臂快递小哥娶妻生子 独自撑起整个家

导语:在我们身边其实有很多小人物都不会引起大家的关注,但是他们的故事和遭遇真的可以学到很多东西,深圳一独臂快递员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在深圳娶妻生子。

#独臂闪电侠送快递#深圳独臂快递小哥娶妻生子 独自撑起整个家

文/张子怡 林炯君 图/林炯君

14岁时的涂延芳从来没想过,今后的人生要用一只手来支撑。

14岁以前,涂延芳跟他其他孩子一样,在田野里上蹿下跳,呼朋引伴,迎着朝阳等着落日,无忧无虑欢喜的度过一天又一天。直至十岁那年,母亲遭遇车祸意外离世。从那以后,父亲一蹶不振,整日以酒为伴妄图得到慰藉,父亲无心照看家里,年纪小小的涂延芳便开始担负起照顾弟弟的责任。

14岁那年,他和弟弟在院子里玩捉迷藏,无意中爬到变压器上,瞬间就昏过去。醒来之后,看到自己的左手全部被烧焦,衣服也全被烧烂,鞋底被烧穿。

#独臂闪电侠送快递#深圳独臂快递小哥娶妻生子 独自撑起整个家

完了,我这辈子都完了

“完了,我这辈子都完了。”喃喃自语完这句话,他昏了过去。

在医院醒来时看到的是父亲通红的双眼。

涂延芳的父亲曾因妻子的意外离世,深受打击,整日喝酒很少回家。对于涂延芳来说,刚出院的那段日子,是父亲形象最鲜明的时候。父亲每天回家做饭,端到涂延芳面前,摆好碗筷。问他冷不冷,热不热,需要什么。

“那段时间感觉真的挺好。”

不过,父亲没多久就故态复萌,整日不着家。即便只有一只胳膊,涂延芳还是要学得如何做饭,如何照顾弟弟。

#独臂闪电侠送快递#深圳独臂快递小哥娶妻生子 独自撑起整个家

“那个时候,我父亲受得打击太大了。你想,哪个男人能受的了家里接二连三的出事。”涂延芳替父亲解释道。

虽然没了胳膊,还是要学习正常生活。他不敢再穿短袖。穿长袖就把空荡荡的左袖子别在裤腰上,穿外套就把袖子塞在口袋里。即便如此,村里的七大姑八大姨还是远远的指着他,七嘴八舌道:“哎呀,他家里真是完蛋了...”“妈去世的早,爸爸又不怎么管,哎......”村里不懂事的孩童好奇的跟着他,趴在地上想看到他空荡荡里的袖管里藏的是什么。

难为情的他只能说:“看什么看啊,有什么可看的!”

渐渐的他也习惯了,虽然没有左手,他还是能做饭,能照顾弟弟,能读书,能游泳。一辈子太长,哪能完。

#独臂闪电侠送快递#深圳独臂快递小哥娶妻生子 独自撑起整个家

老乡说建议他来深圳乞讨 月入上万

涂延芳上到初二便辍学,不是因为残疾,而是家里实在没钱供他读书。300元的学费家里掏不出来,老师每天都会催着让他交学费。他想那就不上了吧。

中国残联 2012 年发布数据,全国残疾人总数为 8502 万人,大概占全国总人数的 6%,共涉及7000 多万个家庭。涂延芳的家庭,从此也在这偌大的数据之中。

就业是绝大多数人获取生活来源的最主要方式之一,而对于中国的残疾人来说,就业现状并不乐观。残疾人就业结构普遍单一,由于自身条件限制,受教育的水平普遍不高,掌握技术水平的能力不够,很难找到合适的岗位。涂延芳也不例外。

只有一只胳膊,学历也只有初中水平。涂延芳的老乡给他出了个主意,老乡说:“在深圳乞讨很赚钱啊,一个月能有上万的收入,你来这里做吧。”

#独臂闪电侠送快递#深圳独臂快递小哥娶妻生子 独自撑起整个家

涂延芳不愿意,“我有手有脚,干嘛做那个?正常人能做的我能做,正常人不能做的我还能做呢!”

有的正常人不会游泳,而只有一只胳膊的涂延芳游泳拿过省里的残疾人游泳比赛冠军。说起这些事,他疲惫的眼睛里是满满的光彩,这是他的小小骄傲。

十四岁刚失去胳膊那年,他不敢穿短袖,用很长的时间适应一只手的生活。成年后,他前往别的城市打工,穿起短袖的衣服。空荡荡的袖管里什么也没藏,只有对生活的向往。

#独臂闪电侠送快递#深圳独臂快递小哥娶妻生子 独自撑起整个家

一件货提成1毛钱 来来回回搬上万次

2010年3月,涂延芳揣着从家里带的五千块,忐忑不安的来到深圳松岗。

他没想到,在深圳,他会娶妻、会生子,从摆摊的小贩变成四处奔波派件的快递员。

回忆起在深圳最开心的日子,他说:“最怀念的是在公明摆摊的那两年。”

他和妻子一天会摆五个点,清晨摆早市,然后带着大包小包的衣服到公明摆摊到五点,五点以后跑到松岗摆夜市,摆到八点。然后再回公明,再摆到十点半,收摊完还要去福永工业区摆到夜里12点多,这样,一天的摊位就摆完了。

#独臂闪电侠送快递#深圳独臂快递小哥娶妻生子 独自撑起整个家

“辛不辛苦?”

“很辛苦。”

早上五点多起,夜里一两点睡。可是,那时涂延芳觉得多幸福啊,每年能赚一万到两万,可以给家里寄钱,可以带老婆下馆子。即便只有一只手也能自食其力,又辛苦又幸福。

#独臂闪电侠送快递#深圳独臂快递小哥娶妻生子 独自撑起整个家

我自己命运怎么那么差 一辈子都没有好过

2014年7月,还在公明摆摊的他收到老家传来的讯息,父亲重病入院。他带着刚攒下的一万块回家,看着住在ICU里瘦得虚脱的父亲,心疼的不行。

赚钱那么难,花钱却太容易。涂延芳攒的一万,几天就没了。他父亲得的是脑肿瘤,需要开刀,然而开刀的位置太危险。

从父亲重病到去世,涂延芳一滴眼泪都流不出来。

他说:“我只觉得自己命运怎么那么差,一辈子都没有好过。”

父亲去世后,涂延芳回到深圳。那是2014年9月1号,深圳禁止摆摊。无法依靠摆摊维生的涂延芳,经人介绍去做了快递员。

#独臂闪电侠送快递#深圳独臂快递小哥娶妻生子 独自撑起整个家

刚开始做快递员,他很亢奋,急急忙忙的想派完件,结果在红绿灯口和面包车追尾,赔对方三百,自己三轮车修理花了一百六。

“当时真的好难过,怪自己太快了,我发誓以后要慢慢开,小心开。”

也曾经被顾客误以为丢件,一次投诉会被扣两百,他被投诉八次。

“我当时满脑子都是投诉、投诉、投诉,过了大概二十多分钟对方打电话给我说她找到了,我眼泪都快出来了。”

做快递员的第一年,公司给他介绍一个淘宝店的活,他给人家收揽货件运到公司,一件货提成一毛钱,从四楼到一楼,他来来回回搬过上万次,那一年收入很不错。 #独臂闪电侠送快递#深圳独臂快递小哥娶妻生子 独自撑起整个家

负债2万 明年办到社保就好

2015年10月13号,涂延芳的孩子出生。

“知道老婆怀孕的事情时,当时心里舒服多了,感觉又有干劲了。”

孩子出生时还没足月,她老婆还有两次检查没做,但是到医院,医生说:胎动没有了,血压升高,要做B超,B超做完就要生了。老婆被推到10楼,他立马冲下去交钱。交完钱上来,没看到自己的老婆和小孩。

护士说:“孩子进了儿童ICU。”

“我一听头都大了,老婆还没看到呢,孩子这又......”

#独臂闪电侠送快递#深圳独臂快递小哥娶妻生子 独自撑起整个家

孩子出生九斤二两,是巨大儿,呼吸道羊水有呼吸窘迫症,肺部有阴影没有发育完全,心脏又比正常的孩子肥大。当时涂延芳准备3万准备迎接孩子的出生,照顾老婆。他以为这足够了,不但不够,孩子的治疗费加上老婆的住院费,他变成了负债2万。

“要是有社保的话,花不了这么多钱。”

涂延芳作为残疾人,在深圳乘坐公共交通不用花钱。深圳市的政策:残疾人如果有社保的话,看病可以报销,每月有将近一千的补贴。这是涂延芳了解到的信息,可是涂延芳所在的公司不负责员工的社保。

“深圳的政策已经很好了,只是我们没享受到。”

#独臂闪电侠送快递#深圳独臂快递小哥娶妻生子 独自撑起整个家

如果像涂延芳听说的那样,深圳的补贴算是全国相当高的。只是涂延芳没钱也没时间弄社保的事情,享受不到政策的福利。

孩子又该复诊了,涂延芳想带着他去市区里大一点的医院,可是自己的工作没法停工,老婆也不敢只身一人带着孩子去市区。

#独臂闪电侠送快递#深圳独臂快递小哥娶妻生子 独自撑起整个家

第17年 用一只手度过人生

涂延芳的老婆白天在家照顾孩子,晚上和涂延芳带着孩子一起出去摆地摊。地摊所得收入微薄,真正的花销还是来自于涂延芳做快递员的收入。

去年接手做的淘宝店的把订单转给别的快递公司,现在涂延芳只能收点散件,收入大不如以前,一月只有三千左右。

“我现在白天做快递员,晚上和老婆摆摊。一天做两份工,有人说做两份工把钱全赚了,我没办法啊,这个再不行,我就要再找一份工了。”说这话的时候,他刚扫完下午的快递单,还没吃晚饭,他等老婆给他带两个馒头,等收摊时回去吃中午的剩饭。

他坐在凳子上,看着来往的顾客,神情有点疲惫。不一会,老婆抱着孩子来了。

“来,给爸爸抱抱,爸爸抱抱。”

小孩立马眉开眼笑的伸出手,迫不及待的想扑进爸爸的怀中,知道爸爸只有一只手,便两只手搂住爸爸的脖子。涂延芳抱着孩子,眉眼间布满沟壑。

#独臂闪电侠送快递#深圳独臂快递小哥娶妻生子 独自撑起整个家

这个有点娃娃脸的男人已经31岁,这是他用一只手度过的第十七年,他活得很辛苦很疲惫,可是他有孩子有老婆,这一切又支撑着他,让他继续前行。

深圳有太多像他一样的人,白天做一份工作,晚上做一份工作,吃饭狼吞虎咽的敷衍完。他们有的挑着担子坐在地上,看着来往顾客,期待有人问询价钱;有人掂着炒锅,额头沁满汗珠,时不时还要回应顾客的催促;也有人刚刚加班回来,从地铁口走出,带着黑眼圈脚步匆匆赶往家中。这城市光芒万丈,而这市井之中,形形色色的人和故事太多,显他们那么的渺小。

这里是深圳,1996.85平方公里的地方,怀揣着无数人微小的梦。

2016年09月14日08:12腾讯专稿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