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诺贝尔经济学奖】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希勒评新诺奖塞勒:有人对我们充满敌意

【诺贝尔经济学奖】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希勒评新诺奖塞勒:有人对我们充满敌意

【诺贝尔经济学奖】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希勒评新诺奖塞勒:有人对我们充满敌意

罗伯特·希勒

本文源自project-syndicate

作者罗伯特·希勒,当代行为金融学的主要创始人

2013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

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芝加哥大学的理查德·塞勒教授是一个有争议的人物。塞勒以长期研究行为经济学包括其分支行为金融学而闻名,行为经济学就是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研究经济行为。多年来在经济学界,有人认为心理学研究应该是经济学的一部分,甚至对心理研究产生了敌意。

这些人中并不包括我。我认为,诺奖委员会选择塞勒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事实上,此前获此殊荣的经济学家也有不少可以被归到行为经济学派,比如乔治·阿克尔洛夫(George Akerlof)、罗伯特·福格尔(Robert Fogel)、丹尼尔·卡尼曼(Daniel Kahneman)、埃莉诺·奥斯特罗姆(Elinor Ostrom)、还有我。加上塞勒,行为经济学家已经占到了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奖总人数的6%。

但是,经济学界和金融界仍有很多人认为,描绘人类行为的最佳方式是避开讨论心理因素,而是假设每个人都是独立的、唯利是图的,在预算约束限制下,将人们行为用数学模型进行最优规划。当然,并非所有的经济学家都认同这一观点,否则塞勒和我无法连续多年担任美国经济学会会长。但我们的很多同事在这方面却非常固执。

【诺贝尔经济学奖】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希勒评新诺奖塞勒:有人对我们充满敌意

理查德·塞勒

我第一次见到塞勒是在1982年,当时他是康奈尔大学的教授,我在那里做短暂的访问。我们在校园里散步时,边走边讨论,发现我俩的想法和研究目标都非常相近。1991年开始,在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的支持下,我们组织了一系列关于行为经济学的学术讲座。

然而,那么多年过去了,还是有人对我们的研究表示对抗,有些甚至是敌意的。塞勒曾经跟我提过,默顿·米勒(Merton Miller)在芝加哥大学校园里遇上他时,甚至不愿意同他有目光接触。(编者注:米勒是1990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米勒曾在《金融行为的合理性》一文中解释了他的原因(不是他的行为),此文发表于1986年,后被广泛引用。他承认有时候人会成为心理因素的受害者,但他坚持认为这些错误和金融是“几乎完全不相关的”。他的结论常常被他的仰慕者们引用:“从所有这些被用来构建模型的事例中可以看出,不是因为这些例子索然无味,而是因为它们实在太令人感兴趣,因此转移了我们本该关注市场力量的视线。”

今年3月去世的金融理论家、麻省理工学院教授斯蒂芬·罗斯(Stephen Ross)曾是诺贝尔经济学奖的有力竞争者之一,他生前也持类似的看法。2005年,他出版了《新古典金融学》一书,书中避谈心理因素,而是大谈特谈在无套利的情况下如何构建财务方法论。换句话说,我们只要观察人行道上有没有10美元,就可以理解人们的很多行为。然而,从心理学角度来说,如果有人发现人行道上有10美元,他一定会立刻捡起。

米勒和罗斯都为金融理论做出了重要贡献,但他们的研究成果并不能完全解释经济和市场的力量。塞勒在行为研究方面取得的成就已经向我们展示了这一点。

例如,1981年,塞勒和圣克拉拉大学的赫什·舍夫林(Hersh Shefrin)提出“自我控制的经济学理论”,从人们无力控制冲动出发阐述了经济现象。人们当然会很轻易地激励自己捡起人行道上的10美元钞票,这里没有自我控制的问题,但他们将难以抵挡花掉这10美元的冲动。结果是,大多数人为退休存的钱太少了。

经济学家必须理解人们不断重复的此类错误。在此后很长的学术生涯里,塞勒与包括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学者什洛莫·贝纳茨(Shlomo Benartzi)在内的很多经济学家提出了改变决策的“选择架构”机制,也是他在《助推》一书中的观点。在“选择架构”机制下,同样的人,面临同样的自我控制问题,但是能做出更好的选择。

提高人们的储蓄行为并非无关紧要之事。从某种程度讲,这是一件生死攸关的事,从更普遍的意义上来说,这将决定我们能否在生活中获得成就感和满足感。

塞勒向我们展示了如何将经济研究更明确地聚焦于重大和现实问题。他的研究既富有同情心又有理性。他为年轻学者和社会问题专家树立了一种研究方向,标志着一场切实且持久的科学革命的开端。我为他本人,也为经济学界,感到无比欣慰。

【诺贝尔经济学奖】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希勒评新诺奖塞勒:有人对我们充满敌意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