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刚果维和营地遇袭#第226章 遇袭

唐安染有些愣。

被伤害得习惯了陡然受到了陆景陌这样的温柔对待不禁令她有些无所适从。

人总是这样,在现状突然改变的时候,总是难以适应的,所以习惯性的想要去拒绝。

“可是你做了也得不到结果的。陆景陌,我们彼此伤害那么久,你以为还有什么理由能够让我们再在一起?你又怎么能让我再次信任你。”唐安染水汪汪的眸子盯着面前的男人。

陆景陌紧抿着唇,可是眼神却是前所未有的坚定。

“我相信我可以做到,我也相信我们之间并未结束,唐安染我们纠缠这么多年,最后,你只会是我的!”

“呵呵,是吗?那拭目以待好了。”唐安染挑挑眉,摆摆手让他出去。

自己则是继续伏在桌子上打算埋头苦干。

陆景陌轻叹一声,拉了张椅子坐到她旁边。

“我来看这些,你去休息吧。”男人说着就拿起桌上的一堆文件开始翻阅。

唐安染有些愣,疑惑的看着他:“你究竟想干什么?”

“我现在是你的秘书不是吗?作为秘书好像就有替总裁办事的职责吧,这就是我的任务,否则我也对不起你现在给我开的工资是不是?”他笑着说。

唐安染心脏情不自禁的一抖。

看着眼前的笑容不禁想起了曾经上学的时候,唐安染简直就是渣中渣,很多题目不会,尤其是做到数学卷子的时候简直是要疯了。就是陆景陌拉了张凳子坐在自己旁边一点点耐心的辅导她。

一想到那时候的陆景陌还是个清冷的小男孩,自己也只是傻乎乎的坐在他旁边盯着他看。

而现在,一晃几年过去了,两人却再也不是曾经的那副模样。

“放下吧,我自己来。”唐安染叹了口气。

伸手将那些资料拿了过来。

她的前半人生中大多数都充满了这个男人的身影,但是她总得学会自己慢慢的脱离他不是吗?

陆景陌眼眸闪了闪,看着女人拿着手里的文件仔细的翻阅起来,毫无错漏的时候心里的失落显而易见。

她这是在变相的拒绝着自己!

意识到这一点,陆景陌苦笑了一声。

但是他并不打算离开。

俩人,一个在看文件,另一个就坐在她旁边,给她打着下手。

动作默契,一直到了半夜三点多才将所有的账目理清楚,将项目了解了个透彻。

唐安染伸了个懒腰,端起桌角的咖啡,抿了一口,竟然还是热的。

这才意识到陆景陌一直没有离开,一直在陪着自己。

心头不禁突了两下,但是很快又按捺下去。

揉了揉眉心,笑着说:“时间不早了,回去吧,我也要回去了。”

“你要不要我送你?这么晚回去似乎不是很方便,你一个女孩子很容易遇到危险的。”陆景陌犹豫的说道。

唐安染嗤笑一声:“怎么可能?放心吧,我自己一个人可以的,你也走吧。”

说完拿起桌上的车钥匙就乘了电梯离开。

走到地下停车场的时候,唐安染精神有些松懈,刚要进跑车中,在反光镜中忽然看见了几个人影。

一个人拿着长长的棍子对着她就挥了过来。

唐安染低身趴在车上,反应迅速的躲开了这一下,紧接着一转身对着那个偷袭的人狠狠一踹,正好踹中对方的腹部。

那人身后的几个人也一下子拥了上来。

唐安染眼看着打开车门是来不及的了,只能飞也似的朝前面狂奔着。

可惜,今天穿的刚好是裙子,压根跑步起来。

唐安染恼怒的将高跟鞋脱下来,狠狠砸向后面,被那几个人躲开了,但是也赢得了一些逃的时间。

唐安染迅速的趁着这个机会向前跑着。

眼看着身后的人就要追上来了。

刺啦一声,跑车停靠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面前忽然停了一辆跑车。

正是陆景陌的车。

陆景陌将车门打开,拉着她进来,油门一踩,迅速的开走了。

身后追着他们跑的那几个人狠狠地将手中的棒子扔在地上。

咣当一声发出巨大的响声。

跑上车的唐安染还没定下心来,看着旁边驾驶座位上的陆景陌,松了口气:“谢了。”

陆景陌却死死地皱着眉:“我早说过我送你回去你就是不听。”

“这个时候都能遇上这种事情显然是早就有预谋了,一直在等着我。”唐安染淡定的说道。

伸手将头发捋了捋。胸口因为刚刚的剧烈奔跑到现在都还没有停下来。

陆景陌的脸色同样的不好看。

“你知道是谁设计的?”

唐安染挑挑眉:“不出意外的话就是她。”

“谁?”

“秦雯静!”唐安染勾勾唇笑道。

这个时候只有秦雯静最看自己不顺眼。

她千方百计的想要让自己从陆子谦身边离开,半夜来这么一出杀人灭口也不是难事。

当初绑架自己和陆景陌可就是那人设计的。

唐安染眉毛不禁上扬。

很好,好的很,这一仇她不报她就不姓唐!

“你要怎么做?”陆景陌看着她轻声问道。

唐安染听言勾唇一笑:“秘密!”

“……”

陆景陌拧了拧眉。认真的说:“你要是想要报复陆子谦和秦雯静他们完全可以有其他的方法,没必要牺牲自己,虚与委蛇,我……不喜欢你这样……”

他后面几个字说的很小声,但是唐安染还是听见了,看向陆景陌。

顿了顿道:“我的事情不用你管,也不想依靠你,更何况你现在也没什么能让我依靠的吧。”

说完这句,她丝毫没有注意到男人抓在方向盘上的手狠狠地紧了紧。

陆景陌转头看着唐安染有些疲惫,靠着座椅就要睡着的脸蛋,情不自禁的脸上的表情也放得很松。

一向以来,他都是一个冷心冷情的人,对人相当冷酷,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是因为他将自己所有的感情都送给了眼前这个女人。

叹了一口气,陆景陌有些时候真的是后悔了。

他终于知道自己将唐安染伤害得到了什么地步。

一个女人不再想要依靠一个男人,下定决心要和他划清界限,那也就意味着这个女人不会再将这个男人放在心上了。

不过没关系,我用余生重新追回你。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