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许家印登顶首富#许家印登顶首富,房企规模越大越容易倒下吗?

这是“环环有房”的第102篇原创。

#许家印登顶首富#许家印登顶首富,房企规模越大越容易倒下吗?

9月18日,中国恒大股价继续上扬刷新历史记录,许家印一度以391亿美元的身价成为中国新首富,略高于排在第二的马化腾以及第三的马云。牛气冲天的恒大掌门人许家印终于登顶“首富”。随后,各类自媒体稿件纷纷出笼。除了翻炒此前恒大新闻通稿中的内容之外,有些还进一步深挖,将许老板的老底也再次展示出来:苦逼的童年、艰难的求学、尴尬的国企、勇敢的深漂与果断的广州创业。

然而,在瞬间首富这一事件中,恒大难以洗脱自导自演的嫌疑,理由有三:

其一,行内人士都知道,恒大在操纵股票上是老司机了。想当年,为了达到5%,大量吃进万科的正是广州市天河区黄埔大道西某证券营业部,而这一证券部马路对面就是当时的恒大总部。真是举贤不避亲,瓜田李下的嫌疑也丝毫不在意。

其二,许老板本人有着深深深深的功成名就的首富瘾。当然不能够仅仅满足于恒大内部的造神运动,况且A股不是也得上市不是?

其三,以我等小辈的揣测,玩自媒体的都是流量控,能上热搜的不得抓住不放嘛。这比娱乐明星专业价值高的多了去了。

唯一有点遗憾的是,这个首富称号没法公证,也不正式。

今年以来,中国恒大股价一飞冲天,年内涨幅接近5倍,市值达3700多亿港元,成为许家印登上中国首富的最大功臣。股价暴涨背后,是恒大表现强劲的业绩,今年上半年净利润达231亿元,远超万科、碧桂园等一线房企。不过其投资万科股票,亏损逾70亿元,否则恒大半年盈利将超过300亿元。

恒大登顶是庸众的胜利吗?不得而知。或许,财新美女记者采访大佬黄怒波的一段短视频,能够揭示其背后蕴藏的危机。

黄怒波下了一个可能让许老板极不爽结论:可能倒下的房企都是最大的。

他认为,中国的房地产已经陷入了饮鸩止渴的怪圈,万亿规模的同时背负着万亿负债,但资金周转速度的缓慢却在不断蚕食利润与利息;小的房地产企业还有可能调头,可能倒下的都是最大的。

关于房企的大与小,两种极端的企业中都可以举出成功或失败的案例,似乎谁也说服不了谁。

前些年流行小而美公司。用“全世界最小齿轮”制造商松浦元男的话说:世界上存在可以进行的竞争和不可以进行的竞争。中小企业不应该在“价格、规模、品种”上争胜负,而应重视“技术、品质、财务”。其中,技术是第一位的竞争要素。

更普遍的一种表述是:通过规模经济获得成本优势,进而掌握议价权,取得更多市场份额,最终的马太效应会让胜利者遥遥领先,这是工业时代最广泛的竞争逻辑。而现在,情况似乎是按照这样的思路在发展的。

房地产是一个国内市场上不可多得的上游资源垄断型产业。虽然集体建设用地撕开了一个口子,但只此一家别无分店的面粉供应模式,使得几乎所有的房企都得为土地这一五斗米而折腰。对于稀缺资源的获取,中小企业显然是没有多少议价能力的。也很难入地方政府的法眼。而大房企,如果时刻保持警醒,是可以从胜利走向胜利的。

恒大今年上半年有意识地进行调整,成绩显赫,融创的停止拿地也未尝不是一种自律。家族式房企尚能有这份自觉,不容易。

有一家中小房企叫福晟(在广东的时候叫云星),从小变大,从从化到福州,其本质上也是从土地储备与异地扩张开始的。这是广东潘氏兄弟逆袭的成功:小型房企,名不见经传,年销售额不足300亿元,2年并购70个项目,总货值约6500亿元,单单深圳一个城市拥有土地储备货值逾3000亿元。现在,成功了。用他们老板的话说:“没有’小而美’,太小就没了”,因此,不断扩张,义无反顾。

这可不仅仅是一个个案。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