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杜特尔特唱情歌】杜特尔特唱情歌后,美菲能否“生情”

【杜特尔特唱情歌】杜特尔特唱情歌后,美菲能否“生情”

12日,特朗普的亚洲行进入最后一站——菲律宾。他出席东盟峰会和东亚峰会,并同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举行了双边会谈。外界注意到,就在12日东盟50周年庆祝晚宴上,杜特尔特应特朗普要求,演唱了一首菲律宾情歌。这一被外媒形容为“温暖而亲切”的互动,能否让一度“触礁”的美菲关系擦出火花?

“菲版特朗普”示好特朗普

由于美国前总统奥巴马以“人权”为名,批评杜特尔特国内反毒行动,美菲关系陷入一段低潮期。就在特朗普抵达马尼拉的当天,当地还发生多场示威活动,抗议美国的“帝国主义行径”。更令菲律宾感到五味杂陈的是,与特朗普前几日对日韩中越的国事访问不同,他对菲律宾的访问属于“顺便访问”,似乎冷落了这个东南亚长期盟友。

上海社科院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李开盛表示,由于杜特尔特上任以来改变了前任阿基诺对美国一边倒的政策,美菲关系出现一些不顺畅。此访作为特朗普对菲首访,能否让两国关系回归正常是一个看点。

自上台以来,特朗普已经几次向杜特尔特递出橄榄枝。4月,他曾邀请杜特尔特访美,并对其打击毒品的行为表示理解和赞赏。美国还介入菲律宾南部马拉维的反恐战事,为其提供无人机和情报等援助,得到了杜特尔特感谢。

杜特尔特也对美方示好有所反馈。今年5月,尽管他曾扬言停止两国军事合作,美菲2017年度“肩并肩”联合军演仍如期举行。8月8日,杜特尔特在马尼拉与赴菲出席东盟区域安全会议的美国国务卿蒂勒森会面时表示,“我们是朋友,也是盟友。”而在特朗普访菲前夕的11月7日,杜特尔特在庆祝菲律宾海军陆战队成立67周年活动上演讲时,再次称:“我们仍是美国最好的朋友。”

李开盛认为,首先,特朗普与杜特尔特个性相投,言语风格也比较类似,杜特尔特在竞选前就被称为“菲版特朗普”。此次双方直接会谈有利于转圜两国关系,起码会比奥巴马任期内有所改观。其次,不应把美菲关系趋冷看得过于严重。“杜特尔特的反美言辞本有夸大之处,决策也受到国内军队和精英阶层的制约。此访是否会促成杜特尔特在不久的将来访美,值得拭目以待。”

与此同时,尽管特朗普访菲期间,杜特尔特倾注了热情,为两国关系回暖带来可能性,但不会从根本上动摇菲律宾政府独立自主的大国平衡外交政策。“杜特尔特对特朗普秀温情,但注意力放在中国。”《纽约时报》如是评论。

“三笔交易”不合东盟胃口?

除了致力于美菲双边关系回暖,特朗普还要在美国—东盟、美国—东亚这些多边合作方面交出答卷。

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许利平表示,虽然特朗普的亚太战略尚未成形,但其在亚太事务上的诸多政策表现正逐渐显示出清晰的诉求,即在“美国优先”思路的主导下,重双边合作,轻多边合作。具体而言,在经济领域,全力消除美国与亚太国家的贸易逆差,增加亚太国家对美制造业投资,增加美国本土就业;在安全领域,以朝核等问题为抓手,稳固同盟体系,密切伙伴关系,同时加大在亚太的军事存在,满足国内军工集团利益。

在上述理念的驱动下,特朗普可能与东盟做三笔“交易”——谈朝鲜半岛问题、传统军事合作问题、贸易逆顺差问题。而这三件事,恐怕并不完全契合东盟国家的兴趣点。

李开盛指出,特朗普把亚洲行的重头戏放在东北亚,东南亚本就不是重点。从政治上讲,他来东南亚的主要目的是说服各方组成对朝鲜的统一战线。其次,出于美国国防部和国务院的关切,所谓“南海航行自由”“反对南海军事化”问题,特朗普也会予以强调。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对于特朗普在越南提出“准备好在越南与中国等声索国之间调停南海问题”的说法,菲律宾外交部称,要“看各方反应”,“这类问题,必须有来自每一方的反应”。再加上杜特尔特12日就说过,涉及中国和包括菲律宾在内的其他声索方的南海争端“最好不要碰”。凡此种种,都表明菲方尊重中国“反对域外国家干涉南海争端,主张通过当事方解决”的立场。这一定程度也反映出,在南海形势整体趋于缓和的当下,东盟国家和中国一样,都有通过对话协商妥善处理分歧、维护南海和平稳定的共同愿望。

至于经贸领域,美国与东盟貌似更缺“共同话语”,因为特朗普对多边经济合作没兴趣。正因为此,日本才意欲在APEC会议期间“复活”TPP,提出搞一个替代版的《全面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这显示出“小伙伴们”对美国的失望。有外媒认为,特朗普要实现“美国再次强大”,进入亚洲是一条必由之路。眼下,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与东盟战略对接有声有色地进行,而美方依旧“策略模糊”。

许利平表示,总的来说,特朗普顺访菲律宾,是为了加强美菲同盟关系,确保美国在菲律宾的既有利益。在对东盟战略方面,他不可能像奥巴马那样过多关注东南亚,也不会像小布什那样忽视东南亚。今后,特朗普会不会在亚洲更多地倾斜于印度洋沿岸国家,如印尼、印度,值得观察。

盟友关系逐步回暖,但不会动摇菲律宾政府的大国平衡外交政策
杜特尔特唱情歌后,美菲能否“生情”

■记者张全来源:解放日报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