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西安退休局长遇害#高五幸:退休以后(小小说)

退休以后(小小说)

  西安 高五幸

  谢有德从局长位子退下来,退居二线,级别、工资、福利没变,只是称谓由局长变成了“巡视员”。和他喜开玩笑的老刘说,“今后不要叫谢局长了,应该叫谢寻事(巡视)才准确。”

  谢有德听罢微微一笑,职务只是个代号,在村里对喜欠的娃还叫猫叫狗叫猪叫牛叫马叫骡的,还有叫狼叫虎叫豹叫龙的,这都不重要,关键是自己知道自己“叫个啥?”他依然朝九到,晚五走,在被安排的新办公室读书看报,无所事事。

  正在紧张刺激的长跑时骤停下来,还有那种难以言状的失落感,谢有德真有点不适应,他是喜欢紧张和忙碌的气氛,闲得实在憋不住了,就去找接任的新人手王坤,让给安排的事干干,不能只啃槽沿子不屙粪。王局长对老领导毕恭毕敬,言语温顺,显得为难而又客气的说:“一个萝卜一个坑,你想让谁下岗?那是不现实的。”干脆你帮我给咱抓一下劳动纪律,怎么样?”

  谢有德自忖,现在局里上下班都用的是现代的玩艺儿,头像验证、手指“打卡”,且现在中央《八项规定》颁布后,干部自觉的守规矩,王局长给安排这个事情明明是脱裤子放屁――多了层手续。他没有答应是干还是不干,好在有人来谈工作,有德识趣地离开了局长办公室。

  下班后,有德在小区花园碰见兄弟局和他同样情况的老李,有德把新局长给他安排工作的事说了。老李听了戏谑道:“好么,这正符合你寻事的身份?”他怕有德听不明白,进一步说,“为啥国家制度设计有个巡视员,一方面是为新人手传帮带,有个街接;还有一个大家都心知肚明的原因,就是组织上对咱们这些刚下来同志的一种过渡或者说是安慰。"

  “既然事情交待了,就放心大胆让年青人去干,咱守在单位娃们家也放不开,闹得都别扭,象我,就给俺头儿说,有啥事随叫随到。没事了闲下心来我就重操旧业,将原来想干的没有时间干的工作心得体会写出来,给后人留点有用的东西,现在己完稿送出版社了。”老李象拉闲话似的,在以过来人的身份开导有德,“你字写得不错,可以练练书法,排解狐独不良情绪,也可以把你看到想到的东西写一写,要自已给自己找事干,反正一个原则脑子要用,手脚要动,事情要弄……人甭闲,闲下来脑子身体就会出毛病……”

  当局者迷。谢有德迷茫的眼睛一下子明亮了许多,是啊!既然退下来了,就站好最后“一班岗”,开会学习工作通知就去单位,闲下来了到下面去搞调查研究,也象老李一样,闹出点名堂……退而不休……

  此时,夕阳的晚霞铺洒在这俩位“老骥”的身上,绽放着不一样、倔强的光芒……展示着另一种生命的美!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