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新郎伴娘抱挤气球】“这辈子不会再当伴娘!”

每晚九点三十分不见不散

【新郎伴娘抱挤气球】“这辈子不会再当伴娘!”

作者:衷曲无闻

经作者授权发布

01

这个国庆长假,我没有外出游玩,而是回了一趟老家。每天睡觉、追剧、刷微博,对两件事印象深刻。

朋友雷斯林带87岁的爷爷去西塘游玩,下起了大雨,基本是人挤人。那个参加过很多战争的老兵爷爷,在挤了两小时后发出感慨:“我在解放战争的时候,也没受过这样的罪。”

国庆扎堆旅游,不是堵塞在高速,就是拥挤在景点,排队两小时,参观五分钟。能与之相提并论的,恐怕只有扎堆结婚了。

一个刚参加完闺蜜婚礼的女子发朋友圈称:“这辈子不会再当伴娘。”因为她被伴郎团扔臭鸡蛋。

当初包贝尔婚礼,柳岩被伴郎团扔下水,曾在网络上引起发热议,然而low爆了的婚闹习俗,却也没有消停,依然有很人受到伤害。

今年年初,西安一名伴娘,被两名男子控制在车内强行摸胸猥亵。他们将伴娘的手反抓在头顶,一男子跨坐在她身上,将手粗鲁地伸进胸口,不断乱摸猥亵。伴娘不断哭嚎尖叫,两名男子却发出阵阵笑声。

今年六月,广东一对年轻人结婚,接亲过程中,可能场面混乱,多人推搡,伴娘从四楼坠下抢救无效死亡。还有很多伴娘被人强行从车里拉下来,不但头发上沾满残羹,衣服还被扯掉了。

对很多人来说,尤其是男性,在婚闹这件事上基本不会站在受害者的位置上。他们想的是,既然给了红包,去吃个饭,再把伴娘搞一通,不亏。

【新郎伴娘抱挤气球】“这辈子不会再当伴娘!”

02

前段时间参加一个同事的婚礼,与我同桌的有四个人都是新郎的铁哥们儿。他们和新郎一路走来,从初中泡网吧、打街机时代就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有个戴眼镜的胖子,衬衫看起来很脏,肚皮上的肥肉撑出了两颗扣子的空隙,厚厚的嘴唇上粘着刚咽下肚的食物碎屑,从婚宴一开始就进入了某种癫狂的状态。

他声称与新郎的关系最铁,大声戏谑着新郎以往的“风流韵事”,各种黄段子、生殖器满嘴乱飞。他在座位上不停地大呼小叫,对菜品的口味和女服务员的着装发表个人评论,完全不顾及旁人的感受。

直到新郎、新娘敬酒的环节,他彻底爆发了,摁着新郎不让走,大杯大杯灌新郎,还提议把酱油、可乐和辣椒汤混在酒里逼新郎喝,因为那是婚后的味道。

新郎被逼无奈,抱着视死如归的决心,将那杯“五味杂陈”喝掉,当场干呕,好一阵才缓过来。胖哥仍然不罢休,建议再开一瓶,五个哥们儿推杯换盏,最后纷纷跑进卫生间狂吐。

几乎每一场婚宴上,都有像胖哥这样的人物。他们尽情发挥表演型人格,以喝倒他人和喝倒自己为最终目的,并在这个过程中享受某种极其畅快的放纵感。

茫茫人海之中,两人相遇并决定厮守终身,本是一件奇妙的事。但为了见证这种奇妙而举行的婚礼,因为别人的闹,便失去了那份神圣感。

【新郎伴娘抱挤气球】“这辈子不会再当伴娘!”

03

有人说,婚闹是糟粕的封建思想,然而封建社会并不背这口锅。因为那时结婚礼仪是庄严隆重的,是要告知祖先,礼拜天地的人生大事。

婚前礼有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正婚礼有亲迎、妇至成礼、合卺、餕余设袵,婚后礼有妇见舅姑、舅姑醴妇、妇馈舅姑。

有人说,伴郎、伴娘是西方引起的,要怪就怪外来文化的入侵。可是欧洲人的婚礼,是需要在教堂里交换戒指,向耶稣作出承诺;日本人结婚时,双方的父母亲朋都得穿上正统服装,在神社中举行婚礼,男女双方向天皇跪拜。

即便是被嘲讽没文化传统的美国人,《老友记》中Phoebe的户外小型婚礼,也一定要让拿过资格证的Joey客串一下牧师,否则婚礼就缺少了主持人。

归根结底,当下中国式婚礼最大的问题在于,它没有集体的信仰作为核心支撑。现代人把祖先的优秀传统丢光了,西人的文化精髓也没学来。

在没有信仰内核的中国式婚礼上,婚宴实际上就成了一场集体放纵的聚会,见证与祝福新人的初衷也只是成了变着法闹的内容。

之所以越闹越离谱,越来越朝向低俗的方向发展,与追求感官刺激的物欲时代相结合,导致无知无礼的人们,采用更为强烈的手段去追求这种刺激,以达到极致的放纵快感。

04

有一种女孩子,她可能三十岁那年出嫁,但是她从六岁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幻想自己的婚礼了。

穿着华美的镶钻礼服,王冠,水晶鞋,南瓜马车。和心爱的人像童话中的王子和公主一样,在教堂宣誓,无论贫穷疾病,一生不离不弃,从此过上美好浪漫的生活。

或者宴请八十桌,红地毯,水晶灯,高脚杯。像紫霞仙子身着凤冠霞帔,大喊一句臭猴子你赶紧掀开红盖头,拨开七彩云,见到灼日,我们就成亲啦。

然而当今国内的大部分婚礼,根本没有任何严肃神圣的意味,无论是参与者,还是当事人,都丝毫感觉不到任何所谓“幸福”。

不中不西,不洋不土,除了敛财,就是灌酒。走过场,重形式。新人像是马戏团里的猴子,被人耍来耍去,别说温馨浪漫,连起码的尊重都没有。

行文至此,我不禁感慨,结婚真的太可怕了,还好我~没~有~对~象。

人来人往,城市慷慨夜光

如同少年,不惧岁月长


相逢太短,等不及茶凉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