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仗剑老人身份确认#仗剑执枪、身背巨款,白发老人在找谁?

#仗剑老人身份确认#仗剑执枪、身背巨款,白发老人在找谁?

黄元彪的故事

黄元彪被人发现的时候,他正在湖北仙桃汉江路上暴走。他随身带一柄长剑、一杆1米长的黄铜大烟枪、两大捆烟叶,还有一个双肩包。

路人问满头白发的他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要干什么,他都说不清楚,于是他被送到了武汉的救助站。救助站工作人员例行安检时大吃一惊:双肩包里装满了一捆一捆的百元大钞。后经银行清点,一共34.77万元。

没人知道,这个身份证显示姓名为黄元彪的94岁老人,是怎么带着一柄剑、一杆烟枪和几十万元现金,突如其来地出现在仙桃街头的。由于他的身份证显示户籍在石家庄无极县,于是通知了河北的救助站前来武汉接人。

在救助站,黄元彪似乎清醒了许多。他向周围的人叙述了大体情况:他和战友王仁才一起住在成都市成华区八里桥,70多岁的王仁才不久前去世,获得了国家的33万元抚恤金。他想把这笔钱交给王仁才的儿子,但除了知道王仁才原籍的通信地址是仙桃市通海口天兴一队之外,其他如姓名和详细地址都一无所知。

他还说自己是13岁当兵,但原来是哪个部队、在哪里服役、是否参加过什么战斗,都已经记不得了。他给人的印象是时而清醒时而糊涂,问他是不是来自成都,他坚定地回答是的;问他自己有没有亲属,他坚定地回答没有。

户籍信息显示,1924年出生的黄元彪,是2009年从成都迁往河北无极的,也没有当兵的记录。另外有人声称,黄元彪在成都有个六十多岁没领证的老伴,还有个十几岁的亲生女儿。还有人透露,这些钱其实不是抚恤金,就是黄元彪自己的积蓄。

各路信息不知谁是谁非的同时,黄元彪携带巨款寻找战友后代的信息被媒体披露了,很快全国有十几个电话打来,都声称是他的妻子。

王仁才的故事

仙桃郭河镇年近六十的王文清,离家出走的父亲也叫王仁才。但这个王仁才从没当过兵,他是个泥水匠。

#仗剑老人身份确认#仗剑执枪、身背巨款,白发老人在找谁?

警方给王文清采集DNA信息

王仁才出生于1938年,幼年丧母,一直有做泥瓦工和开草药行医的手艺。年轻的时候常年在仙桃境内的工地上打零工,右手无名指因为做瓦工时被削掉了一截,但也因此给家里盖起了四间瓦房。

1983年的时候他的三儿子服农药去世,他曾回家料理后事。后来1993年的时候,王仁才想出外做草药生意,因此与母亲刘培英发生争执。一怒之下王仁才离家出走,至今已24年。刘培英去世的时候,也不见他回来。

这么多年来,卖菜为生的王文清和3个弟妹一直想找到他,但也不知他是否尚在人世。有时过年过节,也会给他烧点纸。

王爱萍是王仁才的女儿,她说父亲最喜欢的就是她。1992年她结识了现在的丈夫,想要结婚时,王仁才不同意。王仁才觉得17岁的王爱萍年纪还太小,而且男方家庭条件不好。但王爱萍坚持要嫁,王仁才留下了一句话:“如果你嫁过去了,你以后就见不到我了。”结果后来这句话变成了事实。

#仗剑老人身份确认#仗剑执枪、身背巨款,白发老人在找谁?

王爱萍

王爱萍看到了黄元彪在仙桃寻找王仁才的新闻报道,她告诉了哥哥王文清。然后兄妹向媒体表示:黄元彪找的战友王仁才,并不是他们的父亲王仁才,他们的父亲王仁才,就是黄元彪本人。他们长得一模一样。

消息一出,他们立刻招来了不少嘲笑:没有照片、没有证明、没有DNA鉴定结果,就凭一张嘴想要三十万元?太天真了吧。

但王文清和王爱萍得到了整个仙桃郭河镇铁泥村村民的支持。他们说,王仁才走的时候,头发已经白了,就是黄元彪现在的模样。

媒体联系上了已经回到成都的黄元彪跟王文清视频相见,也给他看了王爱萍的照片,但黄元彪一口否认:他认错人了,我没有儿子。

“我不是王仁才,王仁才已经死了。”

一个人的故事

成都八里桥的一个老式小区,居民们这些天来发现,那个叫老黄的江湖郎中最近不见了。

老住户都知道,他来这里已经住了很久了。2003年时一交房,他就已经住进来了。他的房子大概70多平米,而当时的小区房价是1750元。

夏天的时候,他穿一身白的太极服健身;冬天的时候,他穿一身绿军装。每天上午八九点,他会带着自己的茶杯出门,穿过一条街,再到一处茶馆坐下,要一杯茶坐一上午,不多说话,也不打牌。中午,就在外面随便吃点。

他曾经有一个老伴和女儿。但大半年前,姓杨的老伴和女儿搬走了,据说是因为老黄太邋遢、不收拾屋子,还把本来就脏乱差的屋子弄得全是叶子烟味。

在旁人的眼里,他的生活基本独来独往。有时与人闲谈,似乎说他有好几亿和曾经上过黄埔军校,但因为他的口音很少有人能听懂,所以也没有人相信。

他在这里住了十几年,然后有一天突然消失了。直到新闻报道出炉,小区的居民才知道:原来老黄叫黄元彪,而且这么有钱。

黄元彪本来一直不承认自己是王仁才,后来听到“刘培英”三个字的时候,慢慢直起腰来,说:“她是我的老婆,病死了。”

王爱萍在视频里与黄元彪见面的时候,黄元彪认出了他的女儿。当王爱萍从千里之外赶来相见时,父女抱头痛哭。黄元彪说,名字是来了四川之后改的,为什么要改已经记不得了。但他从此以后,就叫黄元彪,不再改回王仁才了。

#仗剑老人身份确认#仗剑执枪、身背巨款,白发老人在找谁?

如今真相大白,黄元彪就是他要找的王仁才,他跟自己的儿女们团聚了。那些钱,本来就是要给王仁才的儿女的。但他是怎么从王仁才变成黄元彪的?他又是怎么突发奇想踏上前往仙桃的旅途的?没人说得清楚,只知道他改了一次身份证。

从王仁才到黄元彪,这个白发老人这些年来可能越活越糊涂——也越活越清晰:他穿军装,是因为他的战友王仁才也穿军装;王仁才跟他说过,他的家乡在仙桃;王仁才七十多岁就死了,他黄元彪虽然已经年过九十,却还思维清晰、行走无碍。

这样的思绪在他的心中徘徊了千百遍。终于有一天黄元彪豁然开朗,于是仗剑执枪、身背巨款,踏上了寻找自己的征途。

E N D

文:马可

图:来源于网络

请作者联系以奉稿酬

编辑:棐溪

漫成都小编客服微信:mcdxb2016


以上内容为漫成都原创

拒绝一切形式转载,本号不授权,侵权必究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