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头颅移植手术成功】头颅移植手术成功,不必过早把伦理问题当回事儿

人可以换脑袋?这种神话故事,只有孙悟空大闹天宫的时候表演过;而现在,神话即将从天宫降临人间成为科学技术。

尽管这是一个突破传统认知的爆炸性新闻,更被关注的却是医学技术带来的另一个社会学问题——换头后人的归属、伦理、法律等等。医学教授这样回答了记者关于伦理的问题:伦理最基本的要素是生命、生存,没有生命和生存无法谈伦理。医学伦理学是为了治病救人。一个新生事物出现,人们大可以去规范它,讨论它,但是不能阻碍它,历史证明没有什么力量可以阻碍。

从遗体实验到临床活体应用还有多长的路要走?还需要攻克多少难关?尽管对这些高度专业的知识一无所知,还是抑制不住的兴奋了老长时间;不久前,得知AI技术不久的将来可以像人一样工作时,也是这么兴奋;也许是振奋、激动!

成就属于是医学家、科学家个人,享用成就却属于全人类。

【头颅移植手术成功】头颅移植手术成功,不必过早把伦理问题当回事儿

对这项医学新成就的质疑声看起来似乎有理,其实是荒谬的小儿科问题。

医学技术的难关都能挺过来,还用担心人文思想的适应?九十九座大山都翻过来了,还怕一条小河沟吗?这两个问题何其相似。几十年前,曾经有人批判试管婴儿,交配怀孕是人的本能,用技术取代交配环节是泯灭人性的行为;现在听起来很愚昧、很荒唐。

人脑是决定人行为的主体,古人曾经认为人的心脏是思想器官,心脏决定人的一切行为;如果真是如此,换头术确实是大麻烦,因为“看脸”和思维主题分离了;好在脸和思维载体是不分家的,这就已经决定了换头人的归属问题。

草率的把换头术定性为“合并人”是欠妥的。器官移植技术已经广泛运用多年,即便一个外行都知道,身体、器官的使用有很多苛刻条件的限制,包括器官来源。头和肢体主次非常分明,谈不上合并。“合并人”是小朋友玩机器人游戏。

不管头颅移植技术未来能不能做到临床,不断去突破技术难关总是大大的让人类受益!至于伦理、法律问题,有的是时间研究,总比头颅移植手术容易的多得多。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