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6家共享单车倒闭#凛冬将至?已有6家共享单车倒闭,你的押金退了么?

#6家共享单车倒闭#凛冬将至?已有6家共享单车倒闭,你的押金退了么?

【21财经搜索综合自新华社、央视财经、中国新闻】

11月19日,深陷倒闭和跑路传闻的酷骑单车发出一纸“酷骑单车后续使用及退押金事宜的通知”称,北京的办公室将暂停办理押金退还业务,用户退押金都要去位于成都的公司。而另一家以“体验好、管理精细”自居的小蓝单车近日也陷入崩盘危机。

记者初步梳理发现,目前公开已知的有6家共享单车企业倒闭,据芝麻信用提供的数据,粗略统计造成用户押金损失已经超过10多亿元,亟需尽快拿出应急解决方案。

企业倒闭押金难退

小蓝单车素来以“体验好、管理精细”自居。此前,先是有员工在某职场社交平台发布消息,称小蓝单车宣布解散,拖欠员工工资至2018年2月10日。随后,不时有这家公司工作人员在朋友圈转卖办公家具的消息传出。近日,公司位于北京的总部已人去楼空。

记者本月中旬曾到酷骑单车位于北京市通州区万达广场B座的总部实地探访,看到前来退押金的人络绎不绝排成长队。由于押金难退,甚至催生了代办退费的黄牛。

酷骑单车随后发布公告称,拜客科技将代替运营酷骑单车的管理和运维工作,但不包括债务。北京的办公室将暂停办理押金退还业务,用户退押金都要去位于成都的公司办理,如果不方便去成都,则需要联系公布的三个退还押金专线电话。但记者多次拨打均为占线。

记者调查发现,除了拖欠供应商巨额款项之外,问题的焦点均集中在用户押金退回上。小蓝单车一位用户说,早在10月15日他就申请了退款,但一个多月没有动静,甚至APP中的退款信息都无故消失了。

APP停止更新、服务器下线,消费者想要退回押金只有去公司总部或上网找黄牛。

面对退押金困局,不少公司甚至提出以车抵押金的办法。酷骑公司前CEO高唯伟曾表示,酷骑单车的造车成本是650元,能够覆盖298元的押金,“大不了一人一辆骑回家”。

资金第三方监管有名无实

伴随着共享单车的诞生,巨额押金问题一直备受关注。今年8月份,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了一份《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数据显示,保守估计,到目前为止,仅共享单车领域的存量押金规模近100亿元。

有知情人士表示,多数单车企业都没有采用第三方存管方式,且存在着为保持现金流而挪用押金的现象。而且大多数资料及手续均按照一般存款账户开立标准办理,银行无须履行三方监管义务。

今年9月,小鸣单车曾声称用户押金是专款专用,委托第三方华夏银行监管。但华夏银行方面表示,小鸣单车在华夏银行广州分行开立的结算账户为一般存款账户,该行无须履行第三方监管义务。

酷骑单车曾称在民生银行设置了“专门账户”。但据民生银行北京分行透露,酷骑单车在民生银行开立的只是一般存款账户,银行“并未与该公司开展任何实质业务合作”。

可以退的押金难退回一直困扰着消费者。20日,深圳就互联网租赁自行车管理立法举行听证会,押金处理等成热议话题。来自深圳市消费者委员会的统计数据显示,从2017年1月至今,已受理超过1万宗关于共享单车的投诉,99%为押金难退的问题。

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宋刚表示,尽管有诸多法律法规的限制,用户的权益却并没有得到有效的保证。现在我国第三方监管体系建立还不完全,不返还押金最多算是违反了对用户的承诺,承担违约的相应责任,而该项资金是否被监管,就目前而言,尚未有相关强制性规定。

加快建设信用机制保障行业持续发展

不少专家认为,为促进共享单车市场的健康发展,应该由政府、企业和用户三方联手,政府管理部门出台管理细则,加强监管;企业在保障用户权益的前提下,建立信用积分系统、设置信用制度来激励用户规范骑行等。对于已经出现的押金问题,要尽快拿出具体应急处理方案。

交通运输部在共享单车发展指导意见中也提出,鼓励共享单车企业提供免押金服务。

据芝麻信用总经理胡滔介绍,今年3月,芝麻信用与小蓝单车合作,有100万左右用户享受了免押金服务,免押额度2亿元左右,“这部分消费者的权益在这件事上得到了保障。”

北京大学继续教育学院院长、中国信用研究中心主任章政认为,共享经济依然大有可为,但破题的核心在于信用建设。

共享单车寒冬钱是主要原因吗?

屈指算来,成立于2016年10月份的小蓝单车,从成立到倒闭只存在了一年多一点时间,这多少让人感叹:潮水来得快,去得也真快。就在今年1月,它还宣布完成了4亿元的A轮融资,估值达 10 亿元。

小蓝单车为什么会倒闭?从公开资料看,主要分析是因为今年6月一次错误的营销行为导致了后续的融资不顺,最终在这场烧钱大战中没能熬过寒冬。

钱是主要原因吗?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在我看来,这个行业的真正问题是,到目前为止尚没有找到盈利模式。

作为一种交通出行工具,最常见的做法是“使用者付费”,即用车人向共享单车公司付费,此前所有的交通工具都是通过这种模式获得营收。共享单车刚刚铺开时,好像也是一个不错的生意。比如投资ofo的金沙江创投朱啸虎就算过:一辆自行车成本200元钱,在校园里每骑一次五毛钱,每天骑十次,就收了五块钱,200元钱可能40天就能赚回来,加上维护成本、偷窃、损坏,可能3个月就能赚回成本了。3个月能赚回成本的商业模式,确实是非常好的商业模式。

这样的商业模式太过于明白,以至于大家都想从中赚一笔,于是短时间内吸引了众多玩家加入,一时间还有好事者为共享单车玩家该如何选择颜色而犯愁。但玩家的增加,使游戏规则发生了变化,先是行业领先者摩拜和ofo时不时发起免费骑行,而后又有了月卡活动。免费给你用,会拒绝吗?显然不会。于是,大量用户倒向行业领先者,那些没有巨额资金支持的中小玩家,日子开始不好过。

事实上,早在今年6月,共享单车公司已经开始倒闭,此后也时不时传来用户押金难退等问题。行业领先者的策略就是通过免费等手段把其他玩家挤出市场。正因为如此,金沙江创投的朱啸虎开始在多个场合说起,ofo和摩拜只有合并才有可能盈利。

尽管有这么多玩家,但是这个行业的成长空间到底在哪里?小蓝单车创始人李刚曾算过一笔账:共享单车一天大概能带来 1 亿到 1.5 亿的出行频次,就算每出行一次收入是1元,一天是就是1亿到1.5亿元的量级,“这是整个行业的天花板”。也就是说,如果仅是一块五毛地挣,一年下来整个行业的收入也不到600亿元,而这样的市场规模是无法容纳多个市值过百亿的公司的。

多家共享单车公司因此不断想办法增加营收。小蓝单车曾号称要打造一个平台,在新车上增加一个智能中控,通过这个智能中控,用户可以导航,可以搜索当地的吃喝玩乐,在使用时还可以通过线上广告变现。不久前,摩拜的客户端也突然出现了“顺风车”,显示出其在增加营收方面也在寻找新的方向。摩拜单车有腾讯这样的巨无霸作为股东,尚在寻找骑行以外的盈利模式,其他同行共享单车公司的境况更可想而知。

不少人仍将共享单车的竞争称为“烧钱模式”之争。是的,到目前为止,不少资本投入了这个领域,估计绝大多数会血本无归。这其实是市场经济的一个常态,并非共享单车独有。当年团购网站的“百团大战”,最后也只留下了美团网,但为什么只有共享单车的竞争被指责?一个主要原因是,自行车在马路上太醒目了,每一个在城市里生活的人都能看到。而对那些更为惨烈的竞争,则不太可能被每个市民所知晓。就像“百团大战”,又有多少人详细了解呢?

共享单车所开创的新的出行模式,毫无疑问是方便了市民出行的。但在号称业界第三的小蓝倒下之后,有多少家公司能够熬过眼下这个寒冬?我们仍无法预测。

【21财经搜索综合自新华社、央视财经、中国新闻】

返回21财搜首页>>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