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男子骗保坠河溺亡#女子抱男童过河落水,男子救人害儿子溺亡,女人悲痛送出儿子报恩

#男子骗保坠河溺亡#女子抱男童过河落水,男子救人害儿子溺亡,女人悲痛送出儿子报恩

配图来源于网络,图文无关

赵国华是个老实巴交的汉子。这天,是他儿子满月的日子,他抱着儿子打算去岳父家一趟,想让二老看看外孙,让他们欢喜一番。

赵国华转了几趟车,行了几里路,来到一条小河边。由于前些天连降大雨,导致河水陡涨,河里的石墩全被淹了。他正发愁呢,一个同样怀抱婴儿的少妇走过来,用脚试了试水下的石墩,麻利地往前走去了。

赵国华迟疑片刻,也跟了上去。可没走出几步,前方的少妇突然一脚踏空,失去平衡,怀中婴儿竟不慎落水,河水湍急,转眼婴儿就被冲向下游。赵国华毫不犹豫地跳入河中,一把抓住了婴儿,可没想到一股激流袭来,反将自己抱着的儿子冲走了。

赵国华赶紧往前蹚去,小河虽然不深,但前方河道陡然变窄,河水更加汹涌,儿子很快就消失在他的视线中。赵国华只好先上岸,把少妇的孩子还给她,然后沿河一路寻找,可一直跑到了下游也没能找到。

少妇满怀愧意,劝赵国华先去她家想办法。她说她叫桂芬,丈夫叫恒贵,是个渔夫,颇熟这一带的水路。然而,恒贵动用了他所有的关系,也没能找到赵国华的儿子,哪怕是尸体,也没有发现。

赵国华终于忍不住心中的悲痛,大哭起来。恩人的眼泪,也令恒贵夫妇万箭穿心。

沉默良久后,恒贵对桂芬说:“把我们的孩子送给国华吧,他是我们家的大恩人,不能让恩人寒心啊。”

桂芬一时无法接受:“可这毕竟是我们自己的孩子啊。你要给钱给物,我绝不拦你……”

“给多少钱,给多少物,才能弥补国华的伤痛,你说吧!”恒贵有些火了,“我们只是把孩子送给国华养,孩子照样可以好好长大,只是不在我们身边而已。再说我们已经有老大了!”

桂芬听完,忍不住潸然泪下:“算了,孩子的命是他救的,就交给他去养,我只要知道我儿子是好好活在这世上的,就心满意足了。”

赵国华对恒贵夫妻的这一决定,起初还不能接受,但见恒贵夫妻情真意切,不似虚伪,便也只好答应下来。

分别时,桂芬哭着叮嘱道:“国华,从今以后,我们就不要再见面了。这孩子就是你儿子,无需让他知道我们是谁,以免让他烦心。”

赵国华也流下了眼泪:“我知道。我会用我全部心血来抚养这孩子,请你们放心。”说完,他就和恒贵夫妻俩道了别,重新踏上前往岳父家的路。

待赵国华告别二老,回到家中时,妻子菊兰因产后体弱几近失明,竟也未能察觉孩子有变。赵国华这才放下心来,松了一口气。虽然暗地里,他仍旧为儿子之死而自责难过,不过一人承受痛苦,总比全家遭罪要好吧。

就这样,日子平静地过了三个月。有一天,赵国华一家正在吃午饭,一对老夫妇找上门来,自称是恒贵的父母。

菊兰抱起孩子,好奇地问:“恒贵是谁啊?”

恒贵的父亲气呼呼地说:“恒贵是谁,你去问你丈夫吧,我是来要回自己孙子的。”

菊兰不解道:“你孙子?这儿哪有你孙子?你是不是找错人家了?”

“没找错,你怀里的孩子就是我孙子!虽然我儿子擅自做主,把孩子送给你们了,但他没有经过我们同意,不算数!”恒贵的父亲一边说,一边就要进门来抱孩子。

赵国华好说歹说,才把他们拦住了:“你们先不要进来,我妻子还不知道这件事,容我把事情跟她讲清楚,你们再进来要人也不迟。”二老窃窃私语了一番,答应先不进来,但是孩子非要回不可,不然就住在他家,不走了。

赵国华无奈,只好失魂落魄地走进屋去,向菊兰交代前后之事。不久,屋里便传来阵阵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恒贵的父母踮起脚尖往里张望,脸上也颇有些难过。但很快,这种难过便被一丝喜悦所代替了,因为,他们看见赵国华抱着孩子出来了。

“这是你们的孙子,抱回去吧!”说完,赵国华便重重地关上了门。

恒贵的父母抱着孩子,赶紧离开了。一路上,二老商议着今后的去向。他们来赵家抱孩子的事,恒贵和桂芬都不知情,他们也是好不容易才打听到赵国华这个人,以及他的住址的。

如果现在就这样抱着孩子回去,恒贵一定不容。想来想去,他们决定离开故乡,南下打工,亲自抚养这个孙子。等孙子长到五六岁,与他们有了感情,再与恒贵说破此事。

南下后,他们将孩子重新取名,唤作宝栋,从此带在身边,悉心照料。六年后,宝栋已长得十分伶俐可爱,二老见时机成熟,便趁那年过年返乡之际,将孩子带回故乡。

恒贵与桂芬不知孩子来历,问是何人,父母这才将往事一一说了。恒贵一怒之下,想当下就把孩子送回到赵家,不料孩子已与祖父母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哭叫之凄惨,挣扎之剧烈,令恒贵不知所措。

而这一切,当然早在恒贵父母的意料之中。恒贵自知木已成舟,无可挽回,便也只好接受现实,把宝栋留下了。

时光匆匆,转眼二十年过去了,恒贵夫妻由于经商有方,竟然白手起家,成了当地富豪。所办企业,在市里首屈一指。

那一年,宝栋二十六岁,开始跟着父亲执掌企业的运营。

一天,恒貴把宝栋叫到办公室,推心置腹地对他说:“你的命,是一个叫赵国华的人,用他孩子的命换来的。这些事你从小知道,我就不多说了。自你爷爷把你从他身边带走后,他又生了个女儿,名叫赵丽婷。

一个月前,我打听到丽婷今年大学毕业,现在正是找工作的时候,你这就去她的大学招工,务必把丽婷招到我们公司来。”

宝栋听了非常高兴,很快就将事情办妥了。恒贵让丽婷做了自己的助理,又妥善安排了她的吃住,并给予她极为优厚的待遇。

当天晚上,恒贵又将宝栋叫到自己的卧室,对他说:“我见过丽婷了,这孩子不错,你以后与她多接触,我希望将来她能做你的妻子。当然,如果你实在觉得不合适,我也不勉强。”

宝栋明白父亲的良苦用心,有那么一刹那,他想告诉父亲,自己对丽婷一见钟情,但他还不清楚丽婷的心意,也就没对父亲坦白,随意应付了几句,便从屋里退出来了。

而经过一段日子的接触,丽婷也喜欢上了宝栋。她觉得宝栋尽管是个富二代,但本性朴实敦厚。很快,两人便谈起了恋爱。恒贵与桂芬知道后,高兴得热泪盈眶。

恒贵叹了一口气说:“宝栋终究还是当了国华的儿子啊。”

桂芬擦了擦眼泪说:“现在,可以将这层窗户纸捅破了,两家人约个时间见上一面,谈谈儿女的婚事。”

此时,饱经风霜的赵国华已经两鬓斑白。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以亲家的身份,在二十六年后,与恒贵夫妇重逢。

在订婚宴上,恒贵动情地说:“二十年前,当宝栋回到我身边后,我就一直感到心痛和不安。孩子已经长大,回不去了,我该怎么报答国华的恩情呢?想来想去就只有靠物质来弥补了。

可当时我们也穷,所以我和桂芬一合计,就卖了房子,出去闯荡,二十年来,我们始终怀着感恩之心,奋力拼搏,到今天终于可以与你们分享成果了。”

赵国华听到这里,已激动得说不出话来,这个见义勇为的英雄再次流下了眼泪。相信这一次,他的泪水是温暖的。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