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杀妻藏尸案开庭#“杀妻后通过旅游和别人开房麻痹自己”,“冰柜藏尸案”杀妻男当庭供述作案细节

“这三个月的时间里,我不敢面对杨的家人,一直在犹豫,到底是自杀还是自首。一静下来就开始不断想这些事情,只能不断地消费花钱,甚至和别人开房。”犯罪嫌疑人朱某说。

11月29日上午,上海“冰柜藏尸案”在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庭审现场,犯罪嫌疑人朱某详述杀人经过。

据朱某供述,2016年10月15日,朱某和杨丽(化名)一起去杭州游玩。当天早上一早,杨丽发现自己之前看中的宾馆已满房,无奈之下预定了西湖宾馆的房间,但此时,杨丽已经有些不悦。

朱某说,自己当天睡觉睡到中午起床,后乘坐高铁,直到下午3点多才抵达杭州,“那时她就不开心了。”

#杀妻藏尸案开庭#“杀妻后通过旅游和别人开房麻痹自己”,“冰柜藏尸案”杀妻男当庭供述作案细节

案发的楼道口,被害人父母曾在地上烧纸钱祭奠女儿。澎湃新闻记者 陈伊萍 资料图

10月16日,由于当天回上海的高铁票都已经卖完,夫妻俩乘坐普通火车回上海,“回家后她就和我吵架,说我整个行程都没有计划好。我就安抚她。”

10月17日晚上,俩人再次为杭州之行吵架。

10月18日早上7点多,夫妻俩又发生争吵。“还是因为杭州的事情,说她不开心,我不想让她再说了,就用双手掐她的脖子。掐了几分钟,放开她时,她已经没有了呼吸,小便失禁,当时我认为她已经死了。”朱某透露,案发时他俩刚起床,杨丽半靠在床上,他站在床边,左脚跨在床上掐死了杨丽。

后来,朱某从衣柜里拿出了一件红色印花被套,将杨丽的尸体装了进去,拉上拉链,并放进了阳台上的冰柜里。“尸体放在最下面,盖了一块塑料透明的薄板,上面压了一些原来冰柜里存放的东西。”

朱某说,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不敢面对自己杀人这个事实,不想被人发现,“尸体放冰柜里冷冻不会腐烂。”

朱某供述自己之后去外面转了一圈,回到家后就将案发时的乳胶床垫丢到小区内的垃圾桶并清洗了案发时睡觉的被套、床单,“因为杨丽小便失禁了”。并且,朱某在案发后还将家里养的宠物陆续送了人,包括此前养的蜥蜴、十几条宠物蛇等。

朱某说,案发当天,他就用杨丽的手机进行转账,约有3万元。并在之后的日子里,朱某用杨丽的信用卡进行消费,透支10万多元,包括去海南、南京、甚至韩国首尔旅游。

“这三个月的时间里,我不敢面对杨的家人,一直在犹豫,到底是自杀还是自首。一静下来就开始不断想这些事情,只能不断地消费花钱,甚至和别人开房。”对此,公诉人问他是否用这些消费的方式来麻痹自己,朱某回答是的。

2017年1月29日,杨丽母亲发来微信,说杨父2月1日要过生日,全家人一起吃饭。此时,朱某用杨丽的手机回复了“会去的”。但是杀人的事实即将纸包不住火,朱某当晚想要用自杀的方式来解脱自己,以失败告终。

2月1日中午,朱某把自己父母叫到家中,承认了自己杀人的事实,并指着冰柜说杨丽在里面。之后在父母陪同下,朱某去公安局进行了自首。

当公诉人指出根据相关证据,10月17日上午10点多,朱某有一笔4万元的转账记录,质问朱某这笔钱哪里来的。此时,朱某才供述称,这笔钱是从杨丽的手机转账而来,当时杨丽已经死亡。至此,朱某推翻了之前10月18日杀人的事实,而是承认真正将杨丽掐死的时间是10月17日早晨。

截至记者发稿时,法庭仍在审理中。

此前报道

澎湃新闻记者从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获悉,2016年10月18日,被告人朱某在位于虹口区的家中与被害人杨某(系被告人妻子)发生争吵,其间朱某用双手扼住被害人颈部致其机械性窒息而死亡;朱某之后将妻子的尸体进行冷藏,三个月后,即2017年2月1日投案自首。2017年8月3日,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依法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对朱某提起公诉。

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朱某杀妻后,将尸体冷藏在阳台的冰柜内长达三个月,若无其事,每天下楼遛狗。

朱某的母亲曾对媒体称,儿子无意杀人,两人因琐事争吵,慌乱中儿子失手掐死了妻子杨某。她曾表示,在出事之前儿子朱某一直很乖,胆子小,不愿多说话,并对媒体称:“我儿子会不难过吗?那是他最爱的老婆啊。”

被害人杨某的父亲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从知道女儿遇害的那一天起,就再也没有开心过。一直以来,他都要靠酒精的麻痹才能睡着,每每想起女儿,他都心如刀割。开庭前的一周,杨父还曾透露,对方家人从未道过歉,甚至未打过一个电话。

(澎湃新闻)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