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南苏丹一村庄遭袭#了不起我的国,川家妹子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兵

中国第三批赴南苏丹(朱巴)维和步兵营女兵班战士,入伍前就读于成都大学2012级广播电视学专业。2014年入伍第一年就当上班长,第二年在中部战区比武中摘金夺银,第三年代表祖国远赴非洲执行维和任务。她精通精度射击、应用射击、线头接续、攀登固定等多种军事技能,学习并掌握了英语、阿拉伯语、日语等多国语言。

今年中秋,南苏丹维和步兵营,联合国驻南苏丹特派团授予中国第三批赴南苏丹(朱巴)维和步兵营全体官兵“和平荣誉勋章”,以表彰他们过去一年在维护南苏丹和平事业中所作贡献。

这是联合国维和部队的最高荣耀。

#南苏丹一村庄遭袭#了不起我的国,川家妹子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兵

张钦作为维和女兵,张钦姿态笔直地站在授勋队伍中,她觉得长这么大,这是最骄傲的一次升国旗唱国歌,“可带劲儿了。”距离中国一万多公里以外,战乱不断的南苏丹被联合国评估为全球最危险、最动荡的国家之一。在这里,枪声中入睡、炮声中惊醒是常事。

张钦很少和家人聊到这些,这个笑起来眼睛弯成月牙的姑娘,更喜欢在每周视频时,向爸妈讲述异域奇景:这里的夜晚,星空会特别明亮,小朋友的头发常常是软软的自然卷;走进难民营,所有人都会对中国军人竖起大拇指,说着“China good ”“good China”。

“我要当兵!”张列刚第一次听见女儿说要参军时,只是笑了笑。彼时,才刚读高中的张钦,像还没有长开的小猴子,爱笑爱闹,班级活动中被起哄表演节目,她顺了顺刘海,大大方方走上讲台唱首喜欢的歌。

“觉得小孩嘛,一天一个想法,哪知道娃儿真的这么坚持。”父亲眼中的想不到,早就有迹可循。张钦的高中是在少年军校中度过,绿色军营在小姑娘心中播撒下的种子,随着年岁成长,愈发迫不及待地想要破土而出。于是,张钦一边想成为真正的军人,体验最真实的部队生活,一边作为家中独女,顺遂平静地生活。读大学前,张钦最大的挫折,就是高考后没能如愿进入军校。“还是想要折腾呀。”进入成都大学后,张钦开始报名应征入伍。

成都大学文新学院辅导员王佳政还记得,大学里的张钦很乖。“是个懂事的姑娘,在院报做记者,还是学生会干事、舞蹈队员。”翻看张钦的大一照片,顺泽中长发,简单白衬衣,对着镜头几分羞涩,干净的气息令人莞尔。就是这个乖巧的女孩,大二那年通过体检、政审等层层选拔,收到入伍通知书。

“当时电话都被打爆了。”忆及此,张钦笑道。因为之前也没有告诉太多人,所以参军的消息“炸”出一堆疑问和问候,那时,她听得最多的就是类似“军队太苦不适合女生”、“好好的书不读,跑去当兵不划算。”“划不划算,当然我自己说了算!”张钦的个性柔软却坚持,深知太多人匆忙在人生答卷上写下自己的答案,因此,能有喜欢并想要坚持的事时,她便紧紧握住。

#南苏丹一村庄遭袭#了不起我的国,川家妹子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兵

武力震慑持枪者 乖乖交出武器

对于2011年7月才从苏丹独立出来的南苏丹而言,独立曙光没有带来和平。旷日持久的内战困扰中,政府军和反政府武装之间屡屡爆发冲突。战乱频频的灾难下,联合国授权成立联合国驻南苏丹特别代表团(简称联南苏团)派驻联合国维和部队。

中国多年前便向该地区派驻联合国维和工兵分队和医疗分队。2016年7月,南苏丹正冲突不断,维和官兵所在的任务区更是饱受战火波及,李磊、杨树朋两名烈士就在当地武装冲突中为保护平民而不幸牺牲。

就在当年8月,得知单位要抽调人员组建第三批维和步兵营,赴遥远的南苏丹执行维和任务,刚刚结束比武的张钦主动找到指导员,递上申请书,报名参加维和。“这个世界有很多地方并不和平,总要有人站出来。”张钦如是劝说父母。

#南苏丹一村庄遭袭#了不起我的国,川家妹子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兵

10月4日,张钦在南苏丹被授予“和平荣誉勋章”。

祝福陌生人,也在期待自己的未来。张钦说,一期士官满期后,她可能会退伍,然后想回到学校继续完成学业。

日记本上,她用真诚的文字写道,“这段军旅路,是我人生中最别样的风景。我的梦想已经完成了一半,也是这段路使我明白,一件自己喜欢的事,亲自去经历它与把它当成梦想的感受是天差地别的。我学会了坚持,勇敢,拼搏,磨炼了自己的性格,学会独立,有担当。剩下的一半,我会不忘初心,一如既往地走完它。”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