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战犯受审当庭服毒#前波黑军官被判20年当庭服毒自尽 高喊“我不是罪犯”

一名前波黑军官在海牙国际刑事法庭接受审判时突然饮毒药自尽,数秒之前法官刚刚宣布判决他20年监禁。

这名前克罗地亚军官名叫普拉雅克(Slobodan Praljak),现年72岁,11月29日正在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ICTY)接受审判。

当法官宣布以战争罪行判处他20年监禁后,他愤怒地高喊:“普拉雅克不是罪犯。我不服你的判决”,随后当着摄像机将一棕色小瓶液体一饮而尽,并称,“我刚刚喝了毒药。我不是罪犯。我不接受定罪”,说完他颓然倒在了自己的椅子上。

#战犯受审当庭服毒#前波黑军官被判20年当庭服毒自尽 高喊“我不是罪犯”

法官当即宣布休庭。数分钟内,救护车即抵达法庭,将普拉雅克带到了医院。几个小时后,医生宣布普拉雅克死亡。

前南法庭在一份声明中宣布了普拉雅克死亡的消息,并称根据法庭要求,荷兰有关部门将对此事件展开独立调查。目前尚不清楚普拉雅克是如何获得这瓶毒药、又是如何躲过安检将毒药带入法庭的。

据经常出入前南法庭的塞尔维亚律师费拉(Toma Fila)称,这里很容易就能把毒药带进法庭,对律师和法庭员工的安检就和机场差不多,他们会检查金属物品,拿走手机。但药片、小剂量的液体都无须登记。

普拉雅克是前南法庭审理的六名前克罗地亚政治和军事领导人之一,他此前的罪名包括1993年11月下令破坏莫斯塔一座16世纪建造的桥梁 ,法官在一审中称,这一行为给穆斯林平民造成了非常严重的损失。这座桥梁在战后获得重建。

法官在二审判决中采纳了普拉雅克的部分上诉意见,称这座桥梁在冲突期间是合理的军事目标,因此此项罪名不成立,但同时也驳回了普拉雅克的其他定罪要求,拒绝为他减刑。普拉雅克的罪名还有迫害、屠杀和清洗穆斯林等反人类罪行,残酷监禁千名穆斯林等。

在波黑战争开始前,普拉雅克曾是一名作家和电影导演。

上诉法官表示,该案涉及的所有六名被告犯有数项非常严重的罪行。他们之前已经因阴谋除灭波黑穆斯林而被判有罪。除了普拉雅克外,其他五名被告分别被判10年至25年徒刑,并不得上诉。

前南法庭已经进入最后审理阶段,在经历了24年的案件审理后,该法庭将在下月关闭。

发生在1992年至1995年间的波黑战争导致10万人死亡,220万人流离失所。冲突主要发生在波斯尼亚穆斯林和塞族以及克罗地亚人之间。

“不是战争罪犯”

克罗地亚总理普兰科维奇(Andrej Plenkovi?)对普拉雅克的家人表示慰问,并表示很遗憾看到普拉雅克这样的举动,称这在很大程度上表明了克罗地亚民众认为六名克罗地亚被告受到了道德上不公正的对待,“我们对此表示不满,也对判决表示遗憾。”

当天的庭审受到了克罗地亚国民的高度关注,国会甚至休会让议员能够收看庭审过程。在莫斯塔,曾经作为对战双方的穆斯林和克罗地亚人生活在一起,但和平局势也显得摇摇欲坠,为了避免冲突,当地咖啡馆暂时关门谢客。

周三普拉雅克自尽后,上千克罗地亚人聚集在当地一个广场,点燃蜡烛对他表示支持。一家天主教堂还为他举行了纪念弥撒。克罗地亚老兵Darko Drmac对路透社表示,“我来到这里是为了向普拉雅克将军致敬,他忍受不了不公正,做了他最后的裁定。他是我们的骄傲和英雄。”

波黑主席团主席、克族人乔维奇(Dragan Covic)称,普拉雅克在全世界面前表明为了证明自己不是战争罪犯,他愿意付出怎样的代价。

而当地穆斯林Fikret Kurtic则表示,判决改变不了过去,但可以让这个分裂的国家看到:所有罪行都将受到惩罚。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