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闯黄灯撞逆行判赔】闯黄灯撞逆行判赔案二审 争议焦点:闯黄灯与闯红灯是否一样处罚?

原标题:闯黄灯撞逆行判赔案二审争议焦点:闯黄灯与闯红灯是否一样处罚?

赵某开车闯黄灯与骑着电动自行车进入逆行道的李某相撞,一审法院以闯黄灯与闯红灯性质一样,属于违法,认定赵某承担事故全部责任,判决赵某赔偿李某各种损失共计19.8万余元。赵某不服,提起上诉。

12月4日上午,北京一中院开庭审理此上诉案,在法庭上,赵某表示,李某骑车闯入逆行,因此至少应该与赵某承担同等责任,双方就闯黄灯是否应该与闯红灯责任一致进行了激辩。

该案未当庭宣判。

开小轿车闯黄灯与逆行电动自行车相撞

去年6月18日,赵某在驾车通过北京门头沟区某路口时,与李某发生交通事故。经交管部门认定,赵某负事故全部责任,李某无责任。

事故发生后,李某住院治疗129天,被诊断为左胫骨平台开放性粉碎性骨折、左下肢皮肤坏死、左小腿皮肤挫裂伤、胃穿孔术后。

治疗完成后,李某将赵某、平安保险公司北京分公司起诉至门头沟法院,索赔各项损失73万余元。

一审判决:赵某未遵守交通法规规定

法院查明,李某是由东向西行驶,其被由东向北左转弯的车流拦截。按照李某的行驶方向,其向左前方避让,可以尽快通过路口,且并不必然导致交通事故的发生。而当时交通信号灯已经变为黄灯,按照交通信号灯的指示,其前方路口内不应再有车辆越过停止线继续通行。从普通道路参与人应尽注意义务角度,不应要求李某需要预见到会有其他车辆越过停止线继续通行与其相撞,当然也就无法由此判定李某对事故负有过错。

赵某作为机动车驾驶人,其对相应交通法规应予以明知但并未遵守,应负有遵守规定和安全注意义务而未尽其义务,由此导致事故的发生,事故的过错应在赵某一方。

驾驶机动车系存在高度风险之行为,“闯黄灯”更是进一步加大了事故风险。对此,无论哪一方交通参与人,均应牢固树立交通规则意识,严格遵守交通法规,尤其是机动车一方,应充分意识到违反交通信号灯指示抢行可能导致的严重危害后果,尊重生命,遵守规则。

综上所述,一审法院作出判决,判决平安保险北京分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赔偿李某医疗费、精神损害抚慰金、残疾赔偿金等损失共计32万元;赵某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赔偿李某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残疾辅助器具费等各项损失共计19.8万元(刨除之前垫付的7.5万元),驳回李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上诉人:闯黄灯属于警告闯红灯才是禁行

一审判决后,赵某不服,提起上诉。

上午10点,此上诉案开庭。李某和赵某本人均未出庭,都是委托代理人出庭。

“黄灯亮起时,赵某已经到了停止线的边缘了,当时的监控录像也看得很不清楚。”赵某的代理人说。

赵某方要求撤销一审判决,重新对事故责任进行划分,并提出李某至少与赵某负同等责任。

赵某的代理人表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一审认定赵某的事故认定书存在重大错误,事故认定书中对事发监控现场录像并没有查明事实,李某属于逆行通行,撞上赵先生的车,才造成了此次事故,但是事故认定书中丝毫未提及李某的交通违法行为,存在查明事实不清。

此外,一审法院将闯黄灯与闯红灯等同,属于严重的认定事实错误。闯红灯和闯黄灯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行为,闯黄灯是警告行为,不是禁行标志,属于应该批评教育的行为,与红灯禁行不同,闯红灯为处罚,一审法院认定为事实错误,确定赵先生负全责,属于严重的认定事实错误。

因此,李某应该负事故责任,甚至应该承担主要责任。相反,赵某属于轻微违章,当时看见黄灯已经来不及刹车了。

赵某的代理人当庭再次提出要求对李某驾驶的电动自行车是否属于机动车进行鉴定,因为如果属于机动车,责任划分就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被上诉人:自己无责 保险公司认为一审判决错误

李某的代理人表示,同意一审判决,在此次事故中,李某不存在引发交通事故行为,李某当时的行为是避让的行为,赵某闯黄灯的行为属于闯红灯,因此应当维持一审判决。

而作为被上诉人的平安保险北京分公司一方则对一审判决提出了异议,“我们也不同意一审判决,本来我们提起上诉,但是赵某先于我们提出了上诉,我方认为,李某通过路口时进入了机动车道,也有责任,但是一审判决并没有对此予以认定,因此我方认为李某的行为也应当对本次事故承担相应责任,要求重新认定责任。”

法庭激辩:闯黄灯与闯红灯是否一样处罚?

上诉人赵某一方认为,闯黄灯与闯红灯行为是两种根本不同的行为,黄灯是警告、警示行为,红灯才属于禁止行驶,因此闯黄灯不应该与闯红灯一样处罚。在实际操作中,公安部已经明确,闯黄灯不予以处罚,只有闯红灯才可以扣6分,同时罚款。闯黄灯属于轻微违法,同样黄灯亮起时其他路口的车辆也不能行使,而相反李某骑行进入逆行道路里,错误明显。

对于闯黄灯行为,被上诉人李某一方则有相反的看法,“有统计数据显示,闯黄灯造成的交通事故高达90%,抢黄灯的危害大于闯红灯,闯行的行为都是加速通过,非常危险,因此一审认定的交通事故责任正确。”李某的代理人表示,

平安保险北京分公司也提出,即便赵某是黄灯亮起时通过,但同样李某也是在黄灯时通过,并进行逆行车道,也没有遵守交通规则。因此李某至少和赵某一样承担相同的责任。

该案未当庭宣判。(记者洪雪)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