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答网

【闯黄灯撞逆行判赔】闯黄灯出事故该不该负全责?司机:对方逆行

原标题:闯黄灯出事故该不该负全责?司机:对方逆行

2017年12月4日讯,闯黄灯时,司机赵某与逆行电动车发生交通事故,赵某被认定负事故全部责任。但赵某认为,闯黄灯只是轻微违法行为,与闯红灯的违法性质不同,电动车则有严重交通违法行为,不应由其承担全部责任。一审法院认定赵某应负事故全部责任,赵某不服提起上诉,今天上午,本案二审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闯黄灯撞逆行判赔】闯黄灯出事故该不该负全责?司机:对方逆行

资料图李嘉作北晚新视觉网供图

闯黄灯撞上了电动车

去年6月18日,赵某在驾车通过门头沟区某路口时,与李某发生交通事故。经交管部门认定,赵某负事故全部责任,李某无责任。

事故发生后,李某住院治疗129天,被诊断为左胫骨平台开放性粉碎性骨折、左下肢皮肤坏死、左小腿皮肤挫裂伤、胃穿孔术后。

治疗完成后,李某将赵某、平安保险公司起诉至门头沟法院,索赔各项损失73万余元。

赵某表示,在事故发生时,自己驾车正常行驶,并未超速,而李某是骑电动车超速逆向行驶,交管部门的认定书中并未载明这一情况,因此其仅应承担轻微过错责任。交管部门的事故认定书不是认定民事责任的唯一依据,应该根据相关法律法规综合评定。

同时,赵某还向法院提出鉴定李某的电动车是否属于机动车的申请,但李某表示,事故造成电动车严重损坏,已经无法骑行,因此已经将车辆卖出,无法进行鉴定。

一审:闯黄灯违法应负全责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公安部在2012年第123号、124号令中明确规定机动车驾驶人“闯黄灯”行为系违反交通信号灯的行为,应处以罚200元和记6分的处罚。虽然该规定在随后实际执行过程中因争议较大暂时搁置,一般情况下对“闯黄灯”行为不予以行政处罚,但从法律规定的角度,并未改变对于“闯黄灯”行为的禁止性规定,亦未改变对该行为的否定性评价。

而根据法院查明的事实,李国立由东向西行驶被左转车流拦截,其向左前方避让可以尽快通过路口,且并不必然导致交通事故的发生。而当时交通信号灯已经变为黄灯,按照交通信号灯的指示,其前方路口内不应再有车辆越过停止线继续通行,因此无法由此判定李国立对事故负有过错。

故法院采信了《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赵某负事故全部责任,判决其赔偿李某19.8万元,平安保险公司赔偿32万元。

二审:闯黄灯是否等同闯红灯成焦点

一审宣判后,赵某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今天上午,本案二审在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赵某上诉称,一审法院对事故关键事实认定错误,请求法院重新划分事故责任。现场监控视频清楚显示,李某骑电动车占用了右转机动车道直行,又在被对向左转的车辆拦截后进入对向车道逆向通行,这才导致了事故。

赵某表示,当时李某电动车的速度非常快,对方是因逆行来不及制动才撞向了自己的车辆。虽然当时自己确实在黄灯亮起时,因惯性而越过机动车停止线,属于轻微违法行为,但赵某不负有对逆向行驶车辆的预见义务,反而是李某逆行时应当预见即使黄灯亮起,顺向车辆也会进入路口通行。李某的正确做法是进入沿人行横道通过路口,遇到车辆应该下车避让,而不应借对向车道行驶。

赵某的代理律师表示,国家在立法层面确认,闯黄灯是警示行为,而闯红灯是违法行为,因此闯黄灯的行为和后果要与闯红灯相区分。事实上,交管部门对闯黄灯也仅适用批评教育,不予处罚,而闯红灯则扣分、罚款。

平安保险公司也表示,李某进入机动车道属于交通违法,且该行为与事故存在因果关系。

但法官当庭询问赵某代理人得知,事发路口安装有红绿灯倒计时,而赵某通过路口时速度超过每小时30千米。

李某的代理人表示,根据现行法律法规,闯黄灯即视为闯红灯,赵某存在严重交通违法行为,应当承担全部责任。而李某是合理避让前方车辆尽快通过路口,不存在引发交通事故的行为,故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如果闯黄灯与闯红灯的法律效果等同,为何还要设置黄灯?”赵某代理人表示,李某的多种严重交通违法行为同样应当被认定,对事故的发生,双方至少应负同等责任。截至记者发稿时,庭审仍在进行中。

“追死”交通肇事逃逸者唐山男子被索赔60万

【闯黄灯撞逆行判赔】闯黄灯出事故该不该负全责?司机:对方逆行

朱振彪据梨视频截图

唐山男子朱振彪本想追逐交通肇事逃逸者,没想到对方竟然跑上铁轨,最终被撞身亡,其家属将朱振彪告上法院,并索赔60余万。12月1日,朱振彪收到了滦南县人民法院的《应诉通知书》,要求其在15日内提交答辩状。“有人问我后不后悔,我说不后悔。”朱振彪告诉红星新闻,自己当过两年兵,这次是见义勇为,应该这么做,不应该赔偿。

家属:是追击行为导致死亡,索赔60余万

10月30日,死者的家属向滦南县人民法院递交了起诉状。起诉状上显示,2017年1月9日,被告朱振彪驾驶奥迪小轿车追赶骑摩托车的原告张殿凯之父、原告张庆福之子张永焕。后来,张永焕弃车继续奔跑,被告也下车在后面追赶,最终导致张永焕在迁曹县90公里495米处(滦南路段)撞上火车身亡。

张永焕的家属认为,被告的追击行为导致了张永焕的死亡,应该赔偿丧葬费、死亡赔偿金、抚养费等共计609803.5元。

被告:自己是见义勇为,不同意赔偿

【闯黄灯撞逆行判赔】闯黄灯出事故该不该负全责?司机:对方逆行

据梨视频截图

11月24日,滦南县人民法院对朱振彪进行了诉前调解。诉前调解笔录显示,2017年1月9日,朱振彪在滦南县柳赞镇一处道路上开车正常行驶时,看到前面一个骑红色摩托车的人将另外一个骑摩托车的人撞到,肇事人扶起自己的摩托车就跑,朱振彪在后面按喇叭同时报警。中途朱振彪也有录像,劝肇事人回去自首。期间,肇事人丢弃摩托车,跑入一户人家抢了一把菜刀,继续逃跑。

根据笔录,肇事人跑到滦海公路,故意向来往车辆上撞……后来又翻过铁路的栅栏,在铁路边的路上走。朱振彪和路政人员劝肇事人自首。朱振彪称,自己一直距离肇事人有200米到300米的距离,最后火车来了,肇事人跑到铁路上,火车鸣笛,肇事人还是在铁路中央站着。因为害怕,朱振彪闭上眼睛没敢看,肇事人最终被撞身亡。

【闯黄灯撞逆行判赔】闯黄灯出事故该不该负全责?司机:对方逆行

据梨视频截图

朱振彪认为自己是见义勇为,不同意赔偿。红星新闻联系上了当时被撞倒的另一名骑摩托车男子的儿子,他表示,父亲鼻子被撞骨折,左眼旁边也被磨掉了一块皮。

律师:如被认定为见义勇为,则不负法律责任

河北杰大律师事务所律师贾培培告诉红星新闻,从法律上来说,如果朱振彪的追逐行为被有关部门认定为见义勇为,或者是为了让公安机关能够找到肇事者协助破案,那么朱振彪不用负法律责任,法院在审理时应该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如果支持,是违背公序良俗的。

贾培培表示,需要认定肇事者是否还有其他的逃跑路径,从目前情况来看,肇事者是自己主动翻越护栏进入铁轨的,这是一种明显的自杀行为。不过她也表示,虽然见义勇为的行为不用负法律责任,但是法院有可能会依据损失补偿原则,让朱振彪承担10%到20%的补偿责任。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