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世峰不再上诉】陈世峰不再上诉:20年后他还是一壶烈酒吗?

文/马进彪

“江歌案”被告陈世峰不再上诉。2017年12月20日判决后,陈世峰于22日上诉,29日陈世峰撤诉,上诉期限是1月4日,东京地方法院1月5号正式公布陈世峰撤诉消息。此案就此结束,陈世峰被执行20年刑期。(新浪新闻1月5日)

“江歌案”从法律程序上已经尘埃落定,划上了句号,但对于陈世峰来说,服刑的日子才刚刚开始。陈世峰的犯罪,起源于情感枝蔓的复杂衍生,在这个过程中,牵涉到了许多人。虽然在法庭审理过程中,人们认识到了他犯罪之前的一些行为,并梳理出他的情感人际关系网,可以说那是一种比较复杂具有多重因果关系的网,因此他的一切都显得很“传奇”,基本上都处于剪不断理还乱的错落状态,人们由此也断定他就是那样一种人,即网上所说的“人渣”,对于这样的标签,即使他服刑期满,也难以撕下。

但在陈世峰成长的过中,也有着另外一面,甚至也可以称作“有为青年”:2009年,陈世峰入读华侨大学华文学院,2013年毕业,随后前往泰国担任汉语志愿者。曾在泰国农业大学孔子学院担任老师,并多次公开出席学校各种活动。2013年,泰国农业大学孔子学院成功举办第五届书法比赛,陈世峰作为专家组成员出席。2014年,泰国农业大学孔子学院举办第二届贺卡设计大赛作品展及颁奖仪式,陈世峰是该活动主持人。2014年,泰国龙仔厝三才公学在泰国农业大学孔子学院的协助下举办“泰国西部华文民校联谊会暨第一届中文学术大赛”,陈世峰是评委团成员。

由此可以看出,陈世峰的人生轨迹并不是一开始就那样糟糕,相反,对于他这样一个出身于普遍家庭的孩子来说,已经将自己的志向推到了一个不俗的层面。而如果按着这种轨迹走下去,可以想象,他不会落到今天这般地步。但是,命运就是捉弄人,你想在既定路上走下去,然而路上的小站却很多,有的人在小站下车了,有的人在小站转车了,也有的人在小站上车了,而对于陈世峰来说,就是在一个没有想到过的小站上了车,但那是一条怎样的轨道,又能通向何方?当时似乎他也说不清。

但今天看清了,那就是一条情感的隧道,在这条隧道里,他经历了很多美好的往事,并有着人生更高志向的目标。可是,情感这东西对于陈世峰却很难把握,因为他自认为自己是最优秀的男人;但其实,在他那个她的心目中,世界上没有最优秀的男人,只有更优秀的男人;并且,男人对于女人来说,只有片刻的温柔才是最有价值的温柔,而一旦满腔热情,反倒成为别人的累赘,但陈世峰无法明白这一切,因为这一切的开花结果或是瞬时凋零,其实都只能是时间轴上的过去时,知道了,也就没有了回头的机会。

而对于陈世峰的内心来说,男人是一壶酒,而且还应是一壶纯粹的烈酒,它的度数很高,足以烧毁自己的一切。度数高,是因为它很纯;足以烧毁自己,是因为它本就是热情的燃烧品,它存在的全部意义就在于两个字,燃烧。但对于女人却不同,因为女人天生就喜欢鸡尾酒,鸡尾酒层层叠叠犹如不同颜色的血,并且,在层层叠叠的鸡尾酒中,再纯的烈酒也都只能是整杯鸡尾酒的一个夹层,在这样的夹层中,烈酒已然没有了它应有的味道,而此时,纯粹的烈酒只能屈尊为一个小小的夹层。

陈世峰开始服刑了,意味着他开始正式品尝自己酿成的酒,但是,在这个世界上依然存在着那杯鸡尾酒,不幸的是,陈世峰连想做其中的一个夹层,都没有了机会。20年的时光,不会一梦而过,他的梦会很多,并且,梦中还可能有着穿越的意念,然而,那只能是他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驰骋而已,世界还是这个世界,那杯鸡尾酒依然色彩斑斓,但色彩斑斓是一种怎样的酒?当然是:喝下它,伤身,不喝它,伤心。

亚布力滑雪场:走好振兴经济大棋,在于对契约精神的坚守

贾跃亭不回国:要人还是要钱?这不是一道简单的题

北航桃色事件:女生的软肋正是评定机制的短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