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世峰不再上诉】陈世峰尿裤子:你还要不要脸了

回复约吗送你一个特别推送

HUGO将持续关注江歌案的进展

今天是江歌案的庭审第五天。

在过去四天里,我们看到了一个人疯狂自保时,会撒出怎样的谎,篡改怎样的事实,设置怎样的阴谋。

第一天

陈世峰一方称,刀是刘鑫递给江歌的,刘鑫递刀后,把江歌往外推,并锁上了门的防盗锁链条。江歌多次按门铃,无人理会。

江歌和陈世峰发生争执,开始和她夺刀,夺刀过程中,误伤到了她的脖子。后来怕医药费负担不起,就补刀杀了她。

陈方结论:承认恐吓罪,但不承认故意杀人罪,只是杀人未遂。(当第一刀是过失杀人时,不适用于日本法律对于故意杀人罪的定义,而是适用于日本刑法第203条,即杀人未遂罪。)

但是,日本检方不是吃素的。

法医:尸检证明,江歌颈部共有11-12处伤。其中5-6次刺入后,才是伤及颈动脉的致命伤。这一刀会致对方血流如瀑,瞬间失去意识。并且,陈在这一位置刺了2刀。

法医从尸检结果出发,驳斥了陈世峰的误伤说,以及第一刀致命说。

江歌受伤示意图。图/澎湃新闻

对犯罪嫌疑人定刑,往往从这几方面入手:

杀人的手法是否恶劣;是否有强烈杀人意愿;是否有计划性;事件造成的结果(包括被害者家属的感情情绪、案件的社会影响);杀人动机以及事件经过……

因此,这几天的庭审,都会通过多方证据,还原事实,继而进行定罪。

这个案子注定是一场罗生门。

陈世峰为保命,刘鑫为脱责,江歌一方为求陈世峰死刑,都会千方百计地找对方破绽,同时抛出有利于己方的证据。

尤其是陈世峰,为了不被判死刑,他很可能会说谎。

那么,事实到底如何?陈世峰到底有没有故意杀人?刘鑫到底有没有锁门?刀到底是不是刘鑫所递?还有什么不明的真相?

一切都有待接下来的庭审结果。

第二天

这一天,江歌母亲说,江歌从来不会用刀子防身,也没在她的寓所见过这款刀;陈世峰的教授高桥教授表示,他一把放在研究室的刀子不见了;陈世峰同学说,陈世峰曾经问他回家时间,怀疑是想趁同学回家去拿研究室架子上的刀。

警方出示物证,在研究室茶具架上发现的刀具包装盒,里面的刀子不见了。且警方证实,陈世峰当天上午,借过该研究室的钥匙。

另外,警方还出具案发时两份刘鑫的报警记录。一份录音中,警方问:“你锁门了吗?”刘鑫答:“はい(是的)。”在另一份报警录音中,刘鑫称:请叫救护车来。

局面的视频中,刘鑫反复称,门没有反锁

这与她之前接受采访时,声称对门外所发生的一切全然不知情相悖。

当天,接近20份证据出示。有人证,也有物证。

其中,有邻居听到声音说,你们快来,姐姐不行了(这句话还需要在等确认,疑似刘鑫的声音)。猜测有人报了警,于是没有再报。

在日本媒体随后对附近邻居的采访里,

该名中年女子声称在案发当天,

看到过一名陌生男子在附近出没。

目击者称:

倒在地上的江歌身边站着一位可疑的男子

另外,根据监控与目击证人的证词,案发当晚,陈世峰在到达江歌家的公寓后,在三楼埋伏了一段时间。(江歌住二楼)此时,江歌和刘鑫还在路上,没有回家。

总之,我们有理由怀疑:

陈世峰当日取研究室钥匙,是为了拿走刀子;

陈世峰当天特地穿了红色鞋子,而非以往的白色鞋子,是怕沾上血迹太明显;

陈世峰当天没有戴眼镜,是为了隐匿行踪。

携带衣服,是为了杀人后换掉血衣逃跑;

携带威士忌并饮酒,目的是为了杀人壮胆;

出发前搜索干洗店,是为了作案后对抗谋杀指控;

深夜在江歌家三楼蹲守,绝非要求复合那么简单。

当然,以上只是猜测,具体如何,还是看接下来的庭审结果。

第三天

第三天,陈世峰证人未出庭。上午休庭。

下午刘鑫作证,她也未到场,采用视频的方式作证。

刘鑫的证词,与陈世峰全然不同。

她一直在说,我没递刀,我没锁门,我没听见声音,我也没看见任何人。

因为刘鑫是关键证人,她的证词至关重要,直接关系到陈世峰罪行的认定。

因此,陈世峰律师在当天庭审上,一直采用连环发问的方式,试图让刘鑫出现前后矛盾的现象,以造成证人作伪、证词不被采纳的结果。

第一场中,刘鑫称:自己听到叫声后去开门,结果门没有推开,因为通过猫眼只能看到走廊上的光,所以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这套证词,与之前她在局面中接受采访的言论一样。

检方出示报警录音。报警录音中,刘鑫说:把门锁了,你不要骂了……拜托了,我的姐姐很危险……录音中还能听见惨叫声。通过录音中刘鑫和警方的对话,可以看出,她听到了门铃声。

但现在,她在庭审时,全面推翻:没听见,太混乱,不记得,我很慌乱,没注意,想不起来了……

仿佛报警时与做笔录时,是另一个人。

她的证词与陈世峰太多出入。

到底谁是真,谁是假,我们只有期待日本检方通过种种证据、和双方辩驳,来还原真相。

对了,当天庭审上,有三个细节要提一提:

一是陈世峰父母一直未露面,但写了一封道歉信。

律师在法庭上朗读了道歉信的部分概要,信中称陈世峰平时是非常认真的孩子,认真学习、生活态度良好。

二是刘鑫说:江歌打工的地方是酒吧,不是普通居酒屋。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样篡改事实。

因为,江歌打工的地方确实是居酒屋,而非酒吧。酒吧是女人陪男人玩乐的、带有性交易色彩的场所。居酒屋则是普通餐厅。

枉顾事实,诋毁江歌,这种方式再度令江歌妈妈泪流满面。

三是,检方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被告人陈世峰说平成28年10月份你怀孕了,是真的么?

刘鑫迅速回答:他骗人!

检方:就算你没怀孕,你有没有跟别人讲过你怀孕了?

刘鑫:没有。

怀孕到底怎么回事?

我猜测存在两种可能。

1、刘鑫想让陈世峰死心,谎称打工店的林先生是自己男朋友,并且已经怀孕。也许正是这一举动,导致陈世峰因嫉妒而疯狂,引发杀人动机。

2、刘鑫声称怀了陈世峰的孩子,想让陈世峰有内疚感。

具体怎么回事,继续看第四天的庭审。

第四天

第四天,庭审是陈世峰专场。他将接受控辩双方的盘问。

陈世峰依然坚持:自己当天是去求复合,刀是刘鑫递的,同时,是江歌先杀人。说江歌先刺了他,眼睛和下巴,他只是在自保,并一直在用双手夺刀。

江歌妈妈当场怒斥:撒谎!

江歌倒下之后,刀还插在脖子上。他拔出刀,血沫喷涌。他曾用袖子按住伤口,试图止血,但1-2秒之后决定继续捅刀。捅的时候,江歌没有发出声音。刺了几下,刀刃断了。

刀刃都杀断了,可以想见江歌的惨状,以及陈世峰的凶残。

在昨天的专场上,陈世峰表现极其诡异。早上冷静无比,下午痛哭流涕。

他在庭上忏悔。“江歌一定不想死,一定还想见妈妈,一定希望有人救她。而江妈养育了江歌24年,肯定恨死我了……”

说这些话时,陈世峰和他的律师同时落泪。

江歌妈妈闭上眼睛,摇头!对他所谓的道歉,根本无法接受。

而在怀孕一事上,今天牵扯出了另一真相。陈世峰说,江歌10月14日左右去学校找他,告诉他刘鑫怀孕了。他回家取了10万日元,给江歌作刘鑫的堕胎费。

检方问:是否和刘鑫确认?

陈世峰称:江歌说刘鑫在家一直哭,不想见你。他觉得如果江歌撒谎,刘鑫会站在江歌一边,把钱分了。所以没当面和刘鑫确认,想另找方法确认。

这一陈述,成功将江歌拉下水。

第五天

今天是庭审的第五天。

在庭审现场,陈世峰说杀完江歌,他“当时尿了一裤子”。

后来,他写过三封道歉信,“第一次在去年12月,还是今年1月写的,然后5月写了一次,8月写了一次,11月写了一次”,但由于当时自己被禁止接见,也没机会给。想让爸妈先替自己表达谢罪的心情,但是当时自己的信息泄露到全网皆知,爸妈也不敢露面了。最终知道开庭前,都不曾向江歌妈妈表达歉意。

陈世峰在现场,还说自己愿意做任何事补偿江妈妈。他说:“自己犯这么大罪,说实话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去赔一条命。如果可以,我想尽自己全部力量去谢罪。”

而江妈妈当场情绪极为激动,仰头靠墙痛哭,以手抚胸,又靠在陪护人员手上。检察官过去安慰,她控制不住哭泣,似乎一度晕倒。

现在,陈世峰和刘鑫之间,出现了太多的不同:

1、刀。

陈世峰坚持刀是刘鑫递的,刘鑫坚持从未递刀,家里也没有这样的刀子。

2、锁门。

陈世峰坚持刘鑫把江歌推出门,递了刀之后,关门并锁门。刘鑫坚持没锁门。

3、怀孕。

陈世峰称,江歌曾对他说刘鑫怀孕,他给了江歌10万日元现金。(注意,他说的是现金,而非转账,这是非常有效的规避查证的方式)

刘鑫坚持自己没怀孕,也没对任何人说过怀孕。

到底谁是谁非,现在无法判断。还有6天,结果才会出来。

今天结束庭审后,许多人都在说,陈世峰和他的律师都太狠了。

在过去三天里,陈世峰冷静得像一条蛇,陈世峰律师则精准得像一只豹。

看庭审记录,你会发现,陈方每一个发问,都落在点上;每一个有利于他们的点,都在利用和强化。

不得不说,想要攻破他们的证词,不是一件易事。

一年多时间过去,陈世峰早已不是一个法盲,更不是一个少不经事的学生。

他为了活命,变得又清晰,又油滑,又冷静,又阴狠,又歹毒。只要能脱罪,他会不惜一切代价,任何谎都能撒,任何事都敢做。

只是现在,他和刘鑫二人,一个疯狂脱罪,一个拼命说谎。苦了江歌,和江歌妈妈。

今天庭审公开江歌的伤口图片。

每放一个,每陈述一个伤口的情况,江歌妈妈就痛哭一次。

一个孤母,幼年丧父,中年离婚,和女儿相依为命,不曾想,白发人送黑发人,还以这种惨烈的方式离开,其悲苦可想而知。

徐静波曾说:

江歌妈妈到日本的第二天,拿了一包东西来我办公室,她跟我说,这是日本警方给她的有关江歌被害的照片,她没有勇气看,但是又很想知道女儿最后是怎样死的。

我按住她的手,对她说:“一辈子都不要打开,你只要记住女儿的美丽就行。”

她哭了。

其实,我已经在检察院提供的案卷中都看了,十几刀,很惨很惨!为了不让江歌妈妈看到,我把那一部分案卷预先抽走了。看了之后,连我杀陈世峰的念头都有!

而江歌妈妈会疯的!

可是,一年后的今天,江歌妈妈还是看到了,她会经受怎样的痛苦,我们无法感同身受。

我们绝望的是,陈世峰死刑,几乎是不可能了。

刘鑫的证词,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水分。

大家还在这种罗生门中撞来撞去,不知真相在何方。

正义会来吗?善良会得到应有的报答吗?江歌妈妈的苦楚,会被告慰吗?

我不知道。

只有等待。等待20号的宣判。等待恶被惩罚、阴谋被揭穿、谎言被戳破的那一天。

希望江歌的善意能不被辜负。

作者: 周冲,一个不可救药的文字痴迷者,写最美的文字,传达理性的观念,2015年离开体制,放弃公职,从事自由写作,出版《我更喜欢努力的自己》等多部畅销书,来自周冲的影像声色,这是一个文艺而理性的公众号,以文艺的笔调,以理性的思维,剖析人间事与人间情。(id:zhouchong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