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播职业报告发布】主播收入真相:有人一晚挣两千万;6成人月薪不过万还有职业病

文/AI财经社实习生李章洪

编辑/周春林

85.8%的主播为女性、颜值并非最关键因素、学历越高收入越高、东北主播更卖力、男性更介意自己伴侣做主播……这是移动社交平台陌陌1月7日发布的《2017主播职业报告》透露的内容,而统计数据及结论则来自对近万名网民及主播进行的抽样问卷调查。

当网络直播已经成为了移动互联时代的一种新型大众娱乐消费方式,主播这个群体也成为人们关注的话题。谁在做主播?他们赚钱真的如传说中那么容易?周围人如何看待这个职业?这份报告,或许能让希望做主播的年轻人有一分清醒的认识。

人:近七成主播是90后东北主播最卖力

作为一个新兴的行业,直播面对的自然是年轻受众。此次《2017主播职业报告》也显示,直播行业的主播和观众都非常年轻。观看直播的用户中90后占到了60.4%,主播中90后占67.5%,15.5%为95后。

从性别比例来看,85.8%的主播为女性,男性主播占比不足15%。就全国而言,北方男孩更愿意做主播。而男女主播选择做主播的原因也略有不同:54%的男主播看重通过直播结识朋友;而女主播相对务实,35.3%的女主播更看重通过直播获得收入。

从地域上来看,东北三省(黑吉辽)的男性主播占比达63.3%,男性主播占比最高的5个省市分别为北京、上海、黑龙江、吉林、辽宁。而东北三省主播也是最能吃苦的。数据显示,全国直播时长超8小时占比最高的Top 5省市为吉林、黑龙江、陕西、辽宁、重庆,分别为:14.8%、12.8%、11.1%、10.6%、9.9%。

长期以来,不少网民认为颜值是成就主播的第一条件,因为长得好看往往意味着巨额的流量和打赏。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此次发布的报告显示,不论是主播还是直播观众,都认为“亲和力、沟通能力”才是担任主播的最重要技能。仅有不足10%的用户认为“主播只需要长得好看,有颜值就行”。

另外一个刻板印象是从事主播的大多是学历不高的年轻人,但报告却显示并非如此。以2016年我国大学(大专以上)教育人口占比约为12.4%为基线,主播里大学以上学历的占45.6%。在地域方面,高学历主播占比最高的省市分别是:上海、北京、新疆、宁夏、辽宁,高学历主播(大专以上)占比分别为82.2%、71.7%、69.7%、59.6%、59.3%。

而高学历主播对职业发展有着更清晰的规划:60%的全职主播对主播这一职业充满希望,28.6%想成为平台顶尖主播;15.8%想打造个人IP成立工作室;15.7%想成为专业歌手演员。男性主播对职业的规划性更强,51.1%的男性主播期待在这一职业有更长远的发展;而女性主播更安于现状,认为“简简单单,现在就挺好“的占比较高。

钱:35%全职主播月入8000元以上

网络主播是近两年收入最高的新兴职业之一,2017年YouTube上年收入最高的主播丹·米德尔顿,其年收入高达1650万美元(约合1.09亿元人民币)。而陌陌直播平台上2017年度全国十大女主播冠军狮大大,在决赛当晚创造的收入就达到了2147万,相当于2016年德云社一整年的收入。

报告显示,全职主播的收入普遍高于兼职主播,约35%的全职主播月收入高于8000元,兼职主播月收入高于8000元的仅5%,6.6%的全职主播月收入高于3万元。在月收入超过8000元的受访主播中,天津、北京、浙江籍主播占比最高,3个省份月收入高于8000元的主播占比分别为25%、24%、21%。国家统计局发布的全国平均年收入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城镇非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月收入约5630元,显然,主播这一职业的整体收入水平高于很多常见职业。

自2014年各方资本疯狂涌入以来,直播行业传出了一个又一个造富神话。天佑等一批草根网红主播的蹿红,似乎给主播行业的高收入贴上了撕不掉的低学历标签。然而,上述报告显示,从总体来看,主播的收入和学历基本成正比:在收入8000元以上的主播中,相比高中及以下学历的37%,大学及以上学历的主播占据绝对优势,高达63%。而男性主播中高收入占比略高于女性主播,16%的男性主播月收入高于8000元,这与主播行业男性从业人员相对较少,竞争压力小有关。

不要光看到收入,主播也是一个高投入的职业。为了保证直播内容的顺利进行,以及内容的丰富度,主播大多需要购入麦克风、声卡、电脑、服装等装备。约15%的全职主播在直播中投入超过5000元,4.5%的兼职主播投入超过5000元,2%的全职主播投入超过2万元。

事:八成主播有职业病上海接受度最低

随着网络直播的普及和主播从业人数越来越多,主播间的竞争日趋激烈。为了保证收入和粉丝数的稳定,多数主播都会在高强度状态下工作。

由于观看直播受众流量高峰集中在晚间,有51%的受访主播表示直播时段在19:00-24:00,全职主播在该时段直播的占比则高达73%;12.6%的主播直播时段在0:00-8:00。近84%的全职主播一周直播5天以上,30%的兼职主播一周直播5天以上。

除了直播,主播还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在直播内容准备、设备调试等方面,受访主播中8.4%每天用在直播上的时间(含直播及准备)大于8小时,29%的主播每天在直播上耗时4-8小时;全职主播每天直播耗时超过8小时的超过21%。男性主播直播耗时超8小时的占比高达17.4%,高于女性主播。由于长期高强度的工作,84%的受访主播表示患上了职业病,其中“颈椎腰椎不好”、“睡眠不足”、“心理压力大”和“声带受损”是困扰主播健康的主要因素。

尽管如此辛苦,网络主播的职业认同感却并不高。报告显示,52.6%的主播认为主播这一职业“表面光鲜,背后很辛酸”,20%的主播认为主播这一职业“社会认可度低于其他职业”。

对于从事主播行业的年轻人,最关注的是家人及伴侣的认同及支持。根据报告数据,44.5%的受访主播表示目前是“单身“状态,在非单身状态的主播中,76.1%的主播表示伴侣不介意或支持自己做主播,全职主播更容易获得家人及伴侣更多的支持。

从地域来看,对主播这一新兴职业接受度最高的前5个省份分别为广西、海南、山西、陕西及广东,最反对家人及伴侣做主播的前5个省市分别为上海、北京、江苏、天津及安徽,最高反对率达42.6%。男性相对女性更介意自己的伴侣做主播,36.7%的男性介意自己的伴侣做主播。

但这些不利因素依然抵挡不住互联网时代年轻群体的就业趋向。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应届高校毕业生最向往的新兴职业排行榜中,仍有54%选择了网红主播。

【更多报道请移步 AI财经社微信公众号(ID:aicjnews)和官方网站www.aicaijing.com.c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