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交在读博士溺亡】大学生李文星BOSS直聘求职却蹊跷溺亡,又一起“魏则西”式悲剧!

有自媒体称,东北大学的毕业生李文星在一家名为“BOSS直聘”的招聘平台上找工作,却疑似误入传销组织,最终在天津市静海区一处水坑里发现其尸体。

李文星生前照片▲

据天津市静海区公安分局提供的“关于李文星非正常死亡警情的说明”,7月14日18时55分,静海区城关派出所接到群众报警称,在静海西外环与北外环交口沟内发现一具死尸。经查,现场位于静海北外环南侧约100米、西外环西侧,尸体头朝西,背朝上漂浮在河沟内。经消防队打捞,确认尸体为男性,衣着完整,经法医对尸表进行检查,未发现有外伤。在其口袋内发现一身份证,显示人员为李文星,男,山东省武城县郝王庄镇仁德庄村人,后尸体被运往静海区殡仪馆保存。

家属称在该水坑找到李文星尸体。

当晚,区公安分局民警联系到李文星家属,通报了相关情况,次日李文星家属对尸体进行了辨认,对其死因提出质疑。7月20日,经家属同意,对李文星尸体进行了解剖尸检。经检验,李文星符合生前溺水死亡特征。尸检结果于当日电话告知其家属。

8月2日晚10时许,记者从天津市静海区公安分局了解到,在静海西外环与北外环交口沟内发现的那具死尸,确认为李文星。公安部门根据李文星随身携带的传销笔记等物证,分析认为其极有可能误入传销组织。目前,静海区公安部门已经对其误入传销组织的情况立案调查,并承诺将对非法传销肇事构成犯罪的坚决依法处理。

李文星通过BOSS直聘入职“科蓝”

李文星求职期间在北京同居的室友陈栋告诉北京时间,死者李文星,今年23岁,出生于山东德州的一个农村家庭,去年毕业于东北大学资源勘查工程专业,但之后始终没有找到心仪的工作,“他计划在北京报个IT班学习Java,之后找个IT行业的工作”。

李文星

今年5月15日,李文星完成学习,并开始在互联网招聘平台BOSS直聘平台,向Java岗位投递简历。最终,他拿到了一家名为“北京科蓝公司”的Offer。据媒体报道,李文星在接到录用通知前,仅与北京科蓝进行过一次电话面试。而发送录用通知的邮箱则显示是昵称为“五杀乐队”的QQ邮箱。但北京科蓝向媒体表示,Boss直聘上显示的员工“人事部薛婷婷”和“人事行政部王文鹏”均不是该公司员工,而且公司发送的录用通知也都不会使用个人QQ邮箱,而是企业邮箱

入职后行为异常

早在5月18日中午,“科蓝公司”通知李文星入职后,他曾在QQ上将此事告诉了高中同学王某。“他们说(让我)在天津待一个月,怎么都感觉像是传销”,李文星告诉同学,“科蓝公司”在BOSS直聘的账号也被冻结,他有疑虑。

5月27日,王某再次联系了李文星,问他工作情况。“文星说,‘科蓝公司’的办公环境很差,工资待遇也一般,他没有入职。”李文星告诉他,已于5月21日到石家庄,石家庄有一家公司的高管是他亲戚,已入职那家公司并租房,“项目比较紧,经常加班。”

李文星死亡后,王某与家属沟通时得知,李文星在石家庄根本没有做高管的亲戚,也没有任何同学、朋友。

李文星前往天津之后态度冷淡,长时间不回复信息。5月25日,长期“失联”的李文星主动联系大学同学胡某,说要借500元,转支付宝就行。

6月8日,李文星又一次向胡某提出借款500元的请求,“他还说我之前去海南的时候欠了他1000元,但是我从没有跟他借过钱。”

当天晚上,李文星也联系了王某,称“借点钱,花呗(蚂蚁花呗)还不起了。”王某称,此前李文星从未向人借过钱,“可能两个月没工作,手头比较紧张,我就没有多想转给了他。”

6月28日早上,李文星跟母亲发短信,说手机丢了,别再跟我打电话,等我买了手机再打给你。晚上7点左右,他说忘了母亲的手机号,让她发过来。

7月8日晚上,他给家里打电话说,“谁打电话要钱,你们都不要给。”

多人通过BOSS直聘求职“被骗去天津”

根据媒体报道及网络公开信息,李文星遭遇的招聘骗局似乎并非孤例。数月前,曾有知乎用户在Boss直聘上披露遭遇冒牌“中科软科技公司”录用经历。该用户陪同女友前往天津静海区入职时,曾向中科软总部核实,结果发现与他们联系的人事部经理并非该公司员工。

该用户在当地还遇到另外一名情况类似的男生。虽然应聘公司不同,但对方的联系人缺使用同一个电话。

微博用户@Pinnsvin去年12月也曝光过在Boss直聘上应聘工作后,被骗入天津静海区的非法传销组织的经历。

有媒体将该类事件的网络曝光进行总结,发现大多是冒充知名企业招聘后对求职者进行电话面试。面试结束后,会通知前往天津入职。待应聘者到达天津后,再找理由将受害者诱导到偏僻地方等待。

对此,Boss直聘方面表示传销与诈骗是这个社会巨大的毒瘤。用户和平台都深受其害。公司将积极配合有关部门和家属,找出真相,让坏人受应有的制裁。

Boss直聘方面提供资料显示,该平台目前所有发布的职位都必须经过审核。公司已经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精力和物力,通过安全系统对虚假信息进行信息审核。此外,公司还对特殊行业和领域用户,以及用户举报信息采取更严格的人工审核机制。

但媒体记者调查显示,该平台在职位发布环节似乎没有明显的审核环节。而在发布招聘信息前,只要在系统中搜索并加入某家公司,并填写职位和邮箱后,就能发布招聘信息,期间没有审查迹象。7月26日,有媒体以科蓝公司市场主管名义发布一则招聘,发布后不到10分钟内收到了18个求职意向。

网友评论:

招聘网站造假成风,难辞其咎

大学生陷入传销组织,多年来已经成为社会顽疾。而李文星的悲剧中,除了要归责于传销,招聘网站BOSS直聘的责任也不可推卸。

李文星、BOSS直聘网站、传销组织,这个事件的关键词很容易让人想到魏则西事件。这两位年轻受害者的经历惊人的相似。他们都是2012级的大学生。他们都是在知名、正规的平台遇见的“李鬼”。魏则西通过百度搜索找到了武警北京总队第二医院,结果落入莆田系之手。李文星通过BOSS直聘找到北京科蓝公司,结果落入传销组织之手。

某大数据人力资源公司合伙人向媒体透露,造假是招聘网站公开的秘密。“网站对招聘企业的审核完全依赖营业执照,但是可以提供复印件甚至是照片,给造假者提供了很大的空间和漏洞。如果通过某种渠道去办理假的营业执照,基本也不会有平台去查你的真实性。”

此外,他还透露,虚假职位也是招聘网站造假的一种手段。“借此吸引用户注册、投简历,明明这个职位已经不招了还长年累月挂在那里。都是为了让数据好看一点。”

希望当地警方尽快调查出事情真相,依法处理传销组织和招聘网站,给李文星家人一个交代。

正如魏则西事件发生后,监管部门加强了对互联网广告的管理,百度也加强了对广告主资质的审核。李文星事件后,我们也希望有关部门加强监管,依法追责。招聘网站尽职审核招聘企业的资质,是避免让违法组织出现在招聘网站上。这一条行业底线,无论如何不能突破,逾越雷池者也理应受到法律的惩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