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一公请辞副校长】一公十年: 施一公教授请辞清华大学副校长!

知社学术圈综合消息,多家主流媒体昨晚报道,著名结构生物学家施一公教授近日已经请求辞去清华大学副校长职务,距离他2008年海归清华,恰好十年!根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此消息已经得到施一公教授本人证实。据称,施一公将保留清华大学教授职位,全力投入西湖大学的筹建工作。

这是一年之内发生在清华的第二位结构生物学家的人事变动。去年五月,在风传一段时间后,施一公的学生与合作者、著名结构生物学家颜宁教授证实将离开清华,归海普林斯顿,引起轰动和讨论。日前,颜宁教授已经回到普林斯顿任教,距离其海归清华,也是十年,知社曾有深度报道,文末扩展阅读可见。

施一公教授1989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生物系,1995年在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获得博士学位,1998年至2008年在普林斯顿大学任教十年,回国前是普林斯顿大学的Warner-Lambert/Parke-Davis讲席教授。他2008年全职回到清华担任生命科学学院院长,2015年出任清华大学副校长。

施一公教授初期的海归生涯并不顺利。2010年,他联名在Science杂志发表题为《中国科研文化》的社论,如上图所示,对科研体制,尤其是经费分配,提出批评,指出这些问题阻碍了中国的创新步伐。一年后,施一公落选中国科学院院士评选,引发争议。两年之后的2013年,他先后当选美国科学院外籍院士和中国科学院院士,此后一帆风顺,荣获一系列荣誉和奖励,包括何梁何利科学与技术成就奖,求是杰出科学家奖,以及中国民间的未来科学奖。

施一公教授在国内的科研屡有突破,近期主要聚焦剪接体。2015年,Science杂志背靠背发表他两篇重要论文,报道高分辨率的剪接体三维结构和剪接体对前体信使RNA执行剪接的工作机理,引起广泛关注。施一公在接受采访时介绍称:

我此前以通讯作者身份在《科学》、《自然》和《细胞》上发表的文章总共接近50篇,但我觉得这次的意义特别重大!

施一公与颜宁的加入,的确大幅度提升了中国生物学界和清华大学在Science, Nature和Cell三大刊的论文发表数目。Web of Science检索显示,回国后,施一公已发表9篇Science, 13篇Nature,和6篇Cell,而颜宁则各有5,11,和4篇。谷歌学术显示,施一公论文总引用将近4万次,H因子接近100。

施一公在生命学院推动的人事改革和长聘教授制度,也大幅度提升了清华生命科学的实力和水平。此后,清华启动了全校范围的人事制度改动和长聘教授制度,并被部分高校效仿。

作为具有广泛影响力的学界公众人物,施一公教授对许多社会问题也直言不讳。他的博文《可怕的空气污染》,直面雾霾问题,单在知社有几十万人阅读,文末扩展阅读可见。

但施一公也常为盛名所累。一篇无中生有的所谓《施一公: 中国大学及研究所科研是为西方免费劳动》,不断改头换面在网络流传,虽然经施一公本人以及颜宁、知社等多次辟谣,也不管用。

近来,著名学术评论家方舟子先生发布博文,批评“施一公现在一边当着公立大学的副校长,一边当着私立学校的院长”。施一公则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如果继续担任清华大学副校长,既是对母校的不负责任,也不利于他为西湖大学的教职团队做出榜样,“脚踏两只船”不符合他一贯的做事风格。

据了解,浙江西湖高等研究院由施一公、陈十一、潘建伟、钱颖一等著名一线学者发起创立,被视为西湖大学前身,旨在试点创建新型民办研究性大学。去年12月,施一公在《浙商》年会上发言称,西湖大学将于2018年正式成立,立足小而精、高起点和研究型、并聚焦科学技术。

西湖大学无疑是南方科技大学之后对于中国高等教育体制外发展的又一尝试。南方科大已经向体制靠拢,西湖大学未来走势如何,值得关注。

比尔盖茨有一句名言,一个人往往高估自己一年之内能做的事情,而低估自己十年能达到的高度。十年普林斯顿和十年清华之后,施一公教授如今选择离开中国的官学体制,瞄准世界一流的新型民办研究性大学。我们祝福他未来十年更加美好。

扩展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