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炫富女律师致歉】炫富女律师的高调幻想打了谁的脸? “盖茨比”后现代中国版!

“穿了新买的小上衣,只要6000元”,“一单业务几百万律师费还是很累的,开票最多只能开一百万一张”。2018新年伊始,一个所谓盈科女律师的炫富朋友圈和微博内容被全民疯狂转发。她宣称的“北大毕业”、“亚太第一大所合伙人”身份,更让人目瞪口呆。

张晴惊动了行业,广东省律师协会已向深圳律协发出“案件转送处理函”,称张晴律师在网络上发布的信息合伙人律师身份涉嫌虚假宣传,要求深圳律协按规定处理,并及时反馈处理情况。北京大学法学院工作人员称,张晴并非该校法学院学生,有人说是北京大学自考或函授学历,尚未证实。幸好如此,让人们对北大教育不另眼相看。

分析张晴的心理荒诞路线图,可以和“了不起的盖茨比”相勾连,寻找消费文化中虚幻想象体的生成逻辑。

一、知名律师机构门槛设置有问题?

张晴“倒下了”,问题是谁纵容她走到今天?她的可笑与荒诞在额真实工作、生活中,没有露出马脚,没有被提醒和规训过吗?

盈科是律师界知名的机构,当时是怎样考核了这样的学历有问题,思想有问题的人入职多年的?律师是个关于社会公平正义的职业,门槛设置是否有问题?

二、张晴,中国版“盖茨比”

张晴是低端的物质炫耀者,一心想进入上流人社会,但是自我资历不够,给自己编制光环。她和小说、电影《了不起的盖茨比》主人公盖茨比有相似的心理机制,一心向他人炫耀、希望得到虚荣和声望,为特征的消费文化观使个人难以成功。以盖茨比为代表的底层人物的表现消费,表面上融入了上层社会,但事实上他们难以真正成为上流人物。

盖茨比等人的表现消费是以模仿为基础的,这是由他们天生的自卑感造成的。盖茨比编造自己的过去就体现了这种自卑感,这使得他们只能在上流社会中寻找自己心理上的归属。

有网友把盖茨比历程分析为:神秘的盖茨比→貌似牛叉盖茨比→二货盖茨比→深情盖茨比→凤凰男盖茨比→逆袭盖茨比→失控盖茨比,仔细想想,这和张晴也很像。

三、炫富的底线在哪里?

炫富可以,再夸张,是个人自由,但是要讲底线,有原则。

连《人民日报》都发评论说,即使“炫富女律师”的言论在网络上遭受再多的嘲笑或谴责,如果跟她的律师身份、业务行为无关,那也只是个人言论自由;而一旦与身份职业相关联,就该拿相关规定细细加以考察对照。在这个“靠手艺吃饭”的行当里,除了用过硬的法律业务能力和为客户提供的优质法律服务来立身,其他的“剑走偏锋”早晚经不起时间的考验。

法制日报的评论非常犀利,说这位律师夸大其词、满嘴跑火车,击破了诚信的底线。一个执业不够3年的律师自称是合伙人;一个自考生自称北大学子。根据深圳有关规定,律师咨询费每小时最高不超过3000元,她敢说自己收3600元、48000元。

她真的那么可以那么骄傲吗?真实是什么?根据律师张晴的微博账号,有网友顺藤摸瓜找到她在某二手用品交易平台上的账号,在这里可以看到大量她出让或购买二手用品的记录。红星新闻截图显示,卖家发布的一条奢侈品牌项链的交易中,描述直接提到“不是正品。原价227。现价138。

张晴,一直活在自己出人头地的想象体中,她自以为这是能在时代刷存在感的行为,她的价值观是怎样形成的?她从小到大的教育,受到了怎样的影响,塑造出现在这样的荒诞物质化夸大表达。是我们更应该追问的,还有多少这样的人继续幻想着生存?

每个人都追求自我实现,向别人证明自己,新媒体时代,微信朋友圈成了个人宣传阵地,炫富女律师也把这里当做炫耀的战场,虚荣心不断膨胀,没想到给自己挖了坑,这个坑也是一面镜子,照出我们时代一些青年人扭曲的价值观,《小时代》那种消费文化给人的诱惑与迷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