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一规范特色小镇】四部委联合下文规范特色小镇建设,防范“假小镇真地产”

中国经济周刊微信号:ChinaEconomicWeekly

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经济网 www.ceweekly.cn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徐豪|上海报道

责编:周琦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7年第49期)

在浙江2016特色小镇创建年度考核中,天台天台山和合小镇被降格。

“余姚模客小镇的创建,客观地说是一个因地制宜的好项目,很契合当地的生态经济,我们老百姓也很看好,积极参与,可后来的发展却和原来的愿景差了太多。当初政府参与度那么高,现在停工停滞成了烂尾工程,让我们很困惑。”今年3月份,浙江余姚的一位读者给《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来信说。

今年8月,浙江省举行的2016年度省级78个特色小镇创建对象考核中,6个小镇被警告,5个小镇被降格。余姚模客小镇就在5个被降格的小镇之中。

余姚模客小镇反映出的正是特色小镇建设中“成长的烦恼”。2016年7月国家提出“到2020年将培育1000个特色小镇”,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16年年底,包括三部委认定的特色小镇在内,各地宣称的特色小镇的数量已经达到了1000个,目前全国计划建设特色小镇已达五六千个。在快速发展的过程中,特色小镇也存在一定程度上的“野蛮生长”。

近日,国家发改委与国土资源部、环境保护部、住房城乡建设部联合发布《关于规范推进特色小镇和特色小城镇建设的若干意见》,为特色小镇建设规定了5条基本原则,包括坚持创新探索,防止“新瓶装旧酒”;坚持因地制宜,防止盲目发展、一哄而上,不搞政绩考核;坚持产业建镇,防止千镇一面和房地产化;坚持以人为本,防止政绩工程和形象工程等。

建设火热,部分“走样”

2016年7月,住建部、国家发改委、财政部联合发布《关于开展特色小镇培育工作的通知》,提出2020年前将培育1000个各具特色、富有活力的特色小镇。同年10月,第一批特色小镇名单由住建部公布,进入这份名单的127个小镇由三部委共同认定。

2017年8月,住建部公布第二批全国特色小镇名单及专家组对第二批全国特色小镇的评审意见,并督促检查第二批特色小镇按照专家评审意见予以整改。住建部表示,将联合财政部等有关部门对已认定特色小镇工作推进情况进行检查。

一般认为,特色小镇发轫于浙江。2015年4月,浙江省政府出台《浙江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快特色小镇规划建设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对特色小镇的创建程序、政策措施等作出规划,根据《指导意见》,浙江省将在3年内培育100个特色小镇。很快,特色小镇成为中国经济结构转型的新样本,在全国其他省份推开。

全国特色小镇建设热潮中,除了各省级政府向国家发改委等主管部委申报国家级特色小镇外,各地也在争相申报省级、市级特色小镇。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李迅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特色小镇并不是过去那种行政意义上的城镇,关键是要有特色。在以人为核心的城镇化进程中,特色小镇一定不仅仅是产业小镇,而是宜居又宜业的综合小镇。但现在很多特色小镇处于起步阶段,还有一定差距。”

在特色小镇推进过程中,也出现了特色小镇“不特”现象。有媒体总结了一些特色小镇的“三大通病”:急于求成,易流于“任务工程”“形象工程”;盲目跟风,一堆“糊涂账”;行政干预不当,阻碍市场主体发展。在这种情况下,一些小镇发展走了样。

例如前述余姚模客小镇,其负责人沈权称,2016年由于开发商的资金断裂,造成项目进展缓慢。再有,由于在小镇创建之前,与模客小镇概念进行了捆绑,造成小镇部分在谈的企业、客商暂缓到小镇投资。再有,模具行业专业化强,投资成本高,企业投资很谨慎。

警惕“房地产化”倾向

今年5月,时任国家发改委发展规划司司长徐林表示,对于当前出现的一些不当倾向,需要引起高度关注和警惕,及时加以纠偏规范引导。不能演变成为政府的任务工程,只以特色小镇的数量、投资规模等指标性要求来进行考核,产生拔苗助长的效果。不能以发展特色小镇之名,行房地产开发之实。也不能以工业园区、产业集聚区的传统思维谋划特色小镇建设,要对产业模式、运营方式、制度、改革等方面进行系统考虑。

“在一些特色小镇的开发建设中,部分房企进入,只搞房地产开发,陷入建房、卖房的套路之中。”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李迅说。

据媒体报道,一些地区还存在借特色小镇之名行房地产开发之实的现象。在珠三角,某房地产企业借助“科技小镇”概念推动产业地产,获得地方政府大量土地资源支持;在长三角,一家房地产企业打算在大城市周边打造标准化的“农业小镇”:两平方公里农业区配套一平方公里建筑区,计划承载3万人。

“要防止特色小镇成为‘房地产小镇’,防止打着特色小镇的旗号去掀起新一轮的房地产热。”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首席经济学家李铁多次呼吁。他曾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说,由于房价过高、土地财政等原因,一些大中城市房地产过度扩张的形势已经出现了危机,而特色小镇的拿地成本远远低于大中城市,给这些房地产企业提供了新空间。大中城市的房子卖不出去,就在所谓特色小镇上下功夫,寻求新的购房者。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现在不少特色小镇在“搞概念”,实际水平却跟不上,“比如很多地方在搞金融小镇,实际上哪有那个水平?不仅人才跟不上,周边也没有匹配服务的系统,其实就是换个名头卖房。”

四部委《关于规范推进特色小镇和特色小城镇建设的若干意见》指出,特色小镇和小城镇建设应厘清政府与市场边界,以企业为建设主力军,注重引入企业作为特色小镇主要投资运营商,并强调严控房地产化倾向,防范“假小镇真地产”项目。

业内人士认为,特色小镇不是一顶万能帽子,戴上便万事大吉。浙江省对特色小镇的动态监督与淘汰制,引起业内专家的关注,不少人表示这值得国家级特色小镇和各省份在特色小镇创建中借鉴。在今年8月份出炉的2016年度浙江省级特色小镇创建和培育对象考核中,龙游县的“新加坡风情小镇”就被淘汰,从“培育对象”名单中剔除。

2017年第9期(3月6日) 《特色小镇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