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一规范特色小镇】跳出旧路子 纠偏与规范是2018年特色小镇关键词

中房报记者梁笑梅北京报道

2018年特色小镇发展的关键词,北京田园诗画旅游规划设计院院长、中国乡村绿色发展创新联盟委员田丹将其总结为“纠偏”和“规范”,其依据在于:“目前国家已经开始纠偏,将审批权限移交给国家发改委。”

自2016年10月住建部公布首批127个特色小镇名单后,全国掀起了建立特色小镇热潮,同时也浮现出很多问题。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12月4日,国家发改委、国土资源部、环境保护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联合印发《关于规范推进特色小镇和特色小城镇建设的若干意见》,旨在规范推进各地区特色小镇和小城镇建设。自此,住建部将中国特色小镇的申报审批权限移交国家发改委,国家各部委评选的特色小镇也将适时纳入中国特色小镇的考量范围。

针对特色小镇建设中存在的问题与2018年的发展趋势,中国房地产报记者约访了田丹、全国市长研修学院(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干部学院)城市发展研究所所长、副研究员余池明,以及中国知名旅游规划专家、绿维文旅集团总策划师马牧青。

中国房地产报:全国掀起特色小镇热潮后,逐渐暴露出了哪些问题?

田丹:目前来看,特色小镇在发展过程中的主要问题包括,一是偏向房地产开发化,二是纯旅游产业类特色小镇偏多。

余池明:前一阶段,特色小镇发展主要存在以下几个问题:一是概念风行,定位不清。尤其是房地产企业、旅游企业从各自角度提出不同的理解和概念,但未必符合主管部门推广浙江经验的初衷。二是急于求成、盲目发展,过多过滥。省、地、市县各级政府都推出自己的特色小镇试点示范。特色小镇主要是适应产业转型升级需要而产生的创新创业平台和空间,因此基层政府没有必要遍地开花地搞特色小镇。三是产城脱节,一方面地方政府打造小镇,但缺乏产业落地,过度超前的设施投资可能导致出现空镇;另一方面,有的产业园区其实只是加上了一块特色小镇的牌子。四是缺乏特色,主要是历史和人文特色挖掘不够,盲目求大、求新、求洋。

马牧青:对特色小镇的理解,不能简单地理解为一次政策机遇,为方便争取上级资金政策支持就盲目挂上特色小镇的牌子。

目前,很多企业在发展特色小镇时,走偏了。我认为中国特色小镇建设的主流方向,不应该是旅游小镇,而应该是产业小镇,并且是高端产业小镇。旅游小镇充其量是特色小镇的一个子项,旅游也只是特色小镇的产业、社区、文化等众多功能和生态、生产、生活、生命等多元诉求之一。

中国房地产报:2018年特色小镇的发展趋势是什么?

田丹:我认为2018年特色小镇的发展趋势可用两个关键词概括:“纠偏”和“规范”。我们所接触到的很多房地产开发公司,做特色小镇的思维方式仍然是房地产开发的那一套思路,就是拿地、盖房子、买房子。当他们去和地方政府谈判拿地做特色小镇时,当地政府一般先让他们找一家专业机构做策划案,而不是直接要求他们做概念性规划。大多情况下,开发商找到能够为他们提供市场调研的咨询公司后,最后拿出来的策划案还是基于房地产开发那一套思路。这样一来,当地政府就会否决这样的策划案,迫使开发商再找旅游类或其他专业机构进行特色小镇的策划。

住建部规定特色小镇要具备一定的旅游接待能力,一般小镇达到3A级景区标准,旅游类特色小镇要达到5A级景区标准,因此旅游业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各种旅游小镇策划案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事实上,只有旅游规划机构知道A级景区怎么做。

国家发展特色小镇的本意,是由某一特色产业,尤其是新兴产业作为小镇的主导产业,解决就业增量,吸引人口定居,从而多点多引擎引领产业结构调整升级,带动经济全面复苏,顺便疏解特大城市压力,解决大城市病问题。如果误解了国家发展特色小镇的本意,就容易出现诸如房地产化和过分旅游化的问题,这就跑偏了,因此需要纠偏。

纠偏过后就需要进一步规范,日前浙江率先正式发布了全国首个《特色小镇评定规范》地方标准,也就是说,浙江已经开始率先规范特色小镇的发展了,相信不久的将来,国家级特色小镇评定规划也会出台。

余池明:2018年特色小镇发展两个关键词:提高和规范。一是落实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提高特色小镇的规划定位、产业定位和特色定位,把特色小镇作为新兴产业发展的新空间,为供给侧改革服务,为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服务。二是加强管理和规范,实行宽进严定、动态淘汰的创建达标制度,厘清政府和企业在特色小镇建设中的职责边界,预防政府债务风险;突出产业建镇,设定商业住宅比例,严格控制房地产倾向。只有规划和产业定位明确,真正发展的产业的特色小镇才有前途。

马牧青:总体而言,未来特色小镇有四“势”。一是大势,发展特色小镇乃大势所趋;二是常势,特色小镇的差异化、特色化、精致化乃其经常性态势;三是趋势,文旅类特色小镇的生活化乃发展趋势;四是定势,新经济、促进产业转型升级的特色小镇,产业化乃发展定势。

中国特色小镇建设的主流方向,不应该是旅游小镇,而应该是产业小镇,且是高端产业小镇。旅游小镇充其量是特色小镇的一个子项,旅游也只是特色小镇的产业、社区、文化等众多功能和生态、生产、生活、生命等多元诉求之一。中国特色小镇的产业发展,一定要去占领产业链的高端环节,不能按照城镇体系的分工,只给中心城市做配套,承接中心城区淘汰出来的落后产能。如果这样做,特色小镇建设就失去了意义。

明确旅游产业的内核。旅游的核心是消费,尽可能地吸引有“财”的人来流动消费,花完钱就走人;产业发展的核心是生产,尽可能地吸引有“才”的人来创业就业,长期定居。二者发展路径截然不同,所需要的区位条件、基础设施、配套服务、营利模式也有差异。旅游小镇按照5A级景区建设当然没有问题,但产业小镇按照3A级景区建设恐怕要有所区分选择。此外,特色小镇不能是再搞出一座园林化、公园化、标准化的新城来。

最后,特色小镇先要有产业或业态,后有业户和社区,继而沉淀出一种文化,并凝聚为一种精神或特质,最后形成一种旅游空间,引来旅游者。原则上,特色小镇特色产业的聚集形成有一个过程,旅游小镇的过程则更漫长,不可能一蹴而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