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掘洞7年挖出水井】从打回原籍到登基为帝,他只用了四步,就把一个王朝玩死了

公元前7年,成帝死,哀帝立。

哀帝很不喜欢王氏外戚,把王莽免了职,还要赶他离开京城,回到自己在南阳新野的封地去。

但是,哀帝最大的悲哀在于,虽然成为一哥,却没有当一哥的起码的政治素养。

史载哀帝自幼受过良好的儒家教育,擅长文辞和律法。同时,他生活十分简朴,不好女色和享乐,但生性缺乏阳刚之气,无节制地宠信大草包董贤,还跟董搞同性恋。

更使大家难以接受的是,哀帝不光跟小董玩酷,还把国家大政交给小董玩,甚至打算把大位让给他。

公元元年,王莽返京一年多,在位仅6年的哀帝去世了,才26岁。

王政君亲自来到未央宫收取皇帝的印玺,接着又立即派人召王莽入宫,让他控制住朝政。

王莽也不甘落后,迅速收取董贤的印信,安排人赶紧找理由治他的罪。

哀帝无子,王政君姑侄俩儿又紧急商议,从刘氏子孙中挑个年龄小、好欺负的抱上大位,以便自己随意把玩,称为平帝。

王政君以太皇太后的身份临朝听政,朝廷的日常工作由王莽处理。

王莽这次重掌国柄,决心大干一票,以最高级别伪君子兼帝国CEO的身份实现自己的梦想。

这其实是一种专家型高级政治流氓的身份。

由于成帝、哀帝都没有儿子,近亲中有条件当一哥候选人的成年男丁反而更多,选择余地更大。而王莽姑侄之所以选择年仅9岁的刘衍做皇帝,完全因为他年龄小、好欺负,有利于当傀儡,他妈卫氏又是个偏房,控制起来方便。

王莽想到,要是皇室再出来个哀帝那样的一上来就拿自己开刀,不光窝心,还误事儿啊。

由于毕竟是专家型政治流氓,与其他人相比,他的政治野心更加膨胀,整人手段更加凶残,玩权方法更加阴险。

他独揽大权,为所欲为,玩弄平帝于股掌之上,不断向太皇太后索要更尊贵的名号。

他一方面慷国家之慨广施恩惠,到处做沽名钓誉的事情;另一方面又结党营私,排斥异己,把亲信爪牙全部安排在重要岗位上,层层控制政权。

王莽觉得自己在虚伪专业上、在个人政治进步上都已经达到了常人难以企及的高度,还必须以自己的风格向更高的目标前进。

王莽的个人风格,除了大阴谋家都会的“规定动作”,更有独创的“自选动作”,那就是在大搞“附顺者拔擢、忤恨者诛灭”等勾当时,眼泪汪汪地装出一副迫不得已而为之的样子。

这样,王莽只走了几步,仅用几年,就把前汉帝国玩死了。

第一步是排除异己,杀人不避亲。

王莽整人的手法变化多端,因不同的对象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

草包董贤吓得自杀了。王莽指使人罗列其罪状,开棺暴尸,没收全部家产。

董贤的财产被变卖,竟然价值43亿钱!

王莽的大儿子王宇一向对老爸的做法不满,王莽亲自安排把王宇铐进监狱,责令他饮毒酒自杀。这时王宇的妻子正身怀六甲,王莽不顾多人哀求,也把她打入死牢,安排待她分娩之后立即处死。

第二步骗来荣誉,晋位“安汉公”。

王莽党同伐异,大量提拔使用那些愿意效忠的人。

与其他阴谋家不同的是,每当他要做什么事,总要摆出一副一心为汉室、一心为公的样子。他有私人要求,就让党羽上奏王政君,自己则叩头流泪,一再推让,蒙蔽太皇太后,也欺骗广大干部群众。

公元元年,王莽指使心腹上奏王政君,说他治国理政的功绩比得上周公,至少应该得到像萧何、霍光那样的封赏,应该尊他为“安汉公”。

王政君就采取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一方面尊重王莽的意见不加封他土地,另一方面让群臣商议筹办“九锡”的礼典,看可不可以在适当时候把这个古代传说中最高的国家奖授给他。

所谓“九锡”又称“九锡之命”,相传是古代朝廷赏赐给大臣九种物品或待遇,是国家对个人的最高奖赏。《周礼》等文献对这九种物品或待遇的记载各不相同,也未见关于这项奖赏付诸实施的纪录。

很搞笑,也很不幸,由于王莽品质太自私凶残,为人太虚伪奸诈,手段太卑鄙无耻,从此以后,“加九锡”这本属褒义的礼典被认为是历代权臣阴谋篡位的前奏,对一哥岗位真正有想法的权臣避之犹恐不及。

这样,好端端一个国家礼典,一个高雅的国家大奖,被王莽活生生糟蹋了。

公元3年,王莽变着花样儿把自己年仅十多岁的女儿嫁给平帝当媳妇,立为孝平皇后,自己又摇身成为国丈。

第三步是代理皇上,毒死汉平帝。

公元5年,平帝已经14岁了。

王莽利用腊月“上椒酒”祝寿的机会,在酒里下了毒,平帝喝了,一命呜呼。

他从宣帝的玄孙辈中挑选年仅两岁的刘婴为帝,理由是这孩子面相好。

正在这时,武功县(今属陕西)县长孟通在清理水井时挖出一块上圆下方的白色石头,上面写着一行红字:“告安汉公莽为皇帝。”

王莽安排心腹立即把这一重大发现报告太皇太后。

王政君本不同意,奈何王莽羽翼已成,无奈地下令王莽“居摄”。

王莽摄政,即“摄行皇帝之事”,便毫不客气地代表汉朝天子临朝听政,改年号为“居摄”,把刘婴立为皇太子,号孺子。臣民称他“摄皇帝”,史称“假皇帝”。

第四步是弄假成真,建立新莽朝。

公元8年,很多地方出现了王莽应该当真皇帝的符命,一个名叫哀章的投机者出现了。

哀章是广汉郡梓潼县(今属四川)人,眼下正在京城游学。他仔细揣摩透了王莽决心篡汉的心态之后,精心伪造了一个铜柜,里面放上一份金书简。书简的正面是“天帝行玺金匮图”,反面是“赤帝行玺某传予黄帝金策书”,刻有汉高祖遗命:“王莽为真天子。”还附有一份大臣名单,其中有8位在任大臣、哀章本人和他随便捏造的王兴、王盛,共11人。

一天黄昏,哀章穿着黄色衣服,抱着铜柜来到汉高祖刘邦的祀庙,把它交给那里的负责人,说是不知什么时候上天赐予的东西。

该负责人立即报告王莽。

王莽如获至宝,次日清晨就来到高庙,拜受这铜柜金书。

然后,他迫不及待地拜见太皇太后,说自己将承天命代汉为帝,逼她交出传国玉玺。

王政君恼怒而又无奈地对受王莽指派来要玉玺的王舜说:“我这个汉家老寡妇就要死了,想把这个玉玺带到坟墓里去,难道就不可以吗?”

她说着把玉玺扔在地上,玉玺摔破了一个角儿。

王莽很快就举办登基大典了,场地设在未央宫前殿,十分隆重。

他宣布大赦天下;太皇太后王政君为“新室文母太皇太后”,太后(王莽的女儿)为“黄皇室主”,以表示与刘汉绝婚,均除去汉朝的封号;立妻子王氏为皇后,第四个儿子王临为皇太子;孺子刘婴为安定公,以平原(今山东平原西南)等五个县百里之地、万户之民为封邑。

至此,王莽实现了梦想。

但是,他付出的代价太昂贵。

至少,他为此已经牺牲了自己的家庭。

王莽有四个儿子,从大到小依次是:王宇、王获、王安、王临。其中,老大和老二被逼自杀了,王安吓疯了,只有立老四王临为太子(现在还不是让他死的时候)。

亲生骨肉如此,王莽的妻子王氏早就哭瞎了双眼,现在成了瞎眼皇后。

在登基大典上,工作人员宣读完策文之后,王莽发表重要讲话。

他亲自拉着年仅5岁的刘婴的手,痛哭不止,泪流满面,哽咽着说:“当年周公辅政,成王长大后便还政了。我本来也想效法周公,无奈天命难违,不登皇帝大位不行啊!”

至此,王莽像变魔术一样,走完了篡汉的四步,把天下玩到了自己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