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庭前砍死老婆】江歌案开庭:刘鑫和陈世峰,谁应该承担更大的责任?

//爱自己是终生浪漫的开始 //

q i e T i n g q i e S h u o

ID:collegedaily

12月11日 ,江歌案开庭。

江歌妈妈带着452万人签名的请愿书上了日本法庭。

刘鑫说了谎,她是那个在听到江歌呼救,却紧紧反锁上门见死不救的“闺蜜”;

陈世峰依旧自顾自脱罪,在“杀人未遂”和“故意杀人”之间诡辩,他是那个砍死江歌的杀人凶手。

江歌妈妈不会原谅,没有人甘愿原谅。

因为人的善良应该是有前提的,它不应该给那些不值得的人。

“我的生命381天以前,

就随着我女儿去了”

“不是这个地方,越走越迷糊了。”

江歌案开庭前一个月,江歌母亲就已经来到了东京。

11月18日,这位无助的母亲想去看看自己枉死的女儿,她捧着束花,附上了一张手写的卡片,上面写着:

“妈妈的宝贝,无论你在哪里,无论妈妈在哪里,我们永远在一起。”

在陌生的东京街头徘徊,江歌母亲走过江歌曾经带她走过的路,来到了江歌生前所居住的公寓祭拜。时隔一年,公寓里已经有了新的租客,女儿在日本存在过的痕迹,彻底不见了。

这位痛失爱女的母亲,在公寓楼下,仰头望着江歌生前的住处,无声的哭泣,磕头跪拜。

她跪坐在无人的街头,手机里还存着江歌生前最喜欢的歌,她一遍遍的问,“为什么要杀害她?”

江歌母亲来到东京,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在这次庭审中判处陈世峰死刑”。

11月18、19日,江歌母亲在日本发起请求法院判处陈世鞥死刑的请愿活动,那是阴雨绵绵的几天,百余人打着雨伞自愿参与活动,基本上都是在日华人。

江歌母亲在活动中说,“判死刑或不判死刑,那是法院的事,我只是做我该做的事,我不是这么容易被打倒的,因为我的生命381天以前就随着我女儿去了。”

很多人来到请愿签名现场,只是想为了这个悲痛欲绝的母亲一个拥抱。

一位年轻的留学生抱着江歌母亲,哭道,“我就觉得是我自己被杀了我妈妈在东京一样。”

“您千万不许有任何闪失,每年都发微博好吗?”

江歌母亲就望着江歌一样,对这个年轻的女孩说,“替妈妈保护好自己,好吗?”

这一句,她是对这个年轻的女孩说,也是在对江歌说。

江歌案庭审一小时

揭露真相

刘鑫对全世界撒了三个谎!

1、她从头到尾没说过一句,刀是她递的!

于是,本不该死的江歌,死了。

2、都递刀了,居然跟全部人说不知道门外是谁!

陈世峰的律师说:江歌按了门铃,刘鑫没有开。

3、无论是江歌妈妈还是媒体来问,刘鑫都咬死说自己没锁门。

可是,她锁门了,就是她——断了江歌的活路!

庭审第一个小时的要点显示:

1、陈世峰承认恐吓刘鑫,但不承认故意杀害江歌。

2、刘鑫递刀给江歌后,的确锁了门。

庭审透露的案件详情如下:

关于陈世峰——

陈世峰被控两项罪名,一项是恐吓罪,一项是杀人罪。

事发前刘和陈一直有联系,陈曾恐吓刘鑫要将她的裸照发给刘的父母和网上,这个罪名获得陈世峰承认。

陈世峰在庭上面无表情,辩方主张陈世峰杀人未遂,而不是故意杀人。

陈世峰强调当晚是要去找刘鑫复合,并没有带刀前往。

《日本新华侨报》总编辑@蒋丰发文:陈世峰的律师称,当天陈世峰是带着一瓶酒前往江歌住所的,是想和江歌一起聊聊有关刘鑫的事情。

是刘鑫开门将水果刀给江歌防身。

结果,被陈世峰夺走。

陈世峰称与江歌在搏斗中不小心将刀刺到了江歌脖子的动脉上,应该定性于误伤

陈世峰方称因为怕赔不起医药费,才连刺多刀将江歌杀死。

尸检结果显示,江歌死因正是第一刀,因颈部动脉流血过多死亡。

关于刘鑫——

刘鑫在案发当时报警,根据警方录音,报警的第一句话录音是:我把门锁了,你不要再骂了。

啪啪打脸!

因为在之前,无论谁来问,刘鑫都坚持——自己没有锁门!

接受局面采访时她声泪俱下,称自己真的没有锁门。

和江歌妈妈见面时,刘鑫也坚定称自己真的没有锁门。

江妈妈:

陈世峰,我要他死

此前的记者会上,江妈妈表示没有想过判决以后的打算,但她表示,在日本的刑事案件结束后会对陈世峰提起民事诉讼。

从目前已知的各种案情反转来看,刘鑫的嘴里到底还有几句实话我们不得而知,陈世峰承认了部分罪行但并没有承认全部罪行。

虽然结果还未宣判,但我们的期盼和江妈妈一样——

希望杀人凶手能判死刑,也希望在害死江歌这件事上责任变得更大的刘鑫能得到应有的惩罚。

就像江歌妈妈说的那样“杀人凶手,只有当他的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他才能明白生命的意义”。

无论如何,江歌都不会回来了,

但我们希望正义能还她的冤魂一个公道。

如果陈世峰没能被判死刑怎么办?江歌母亲没想过。

“我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我所做的这一切努力,就是为了判他死刑。杀人犯,如果不判处他的死刑,他不知道生命珍贵在哪里。只有他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他才能真正懂得生命的意义在哪里。”

在等待准备了这么多天之后,终于迎来了开庭的日子。江歌母亲坦言对待庭审结果“很期待,很复杂”

当澎湃新闻的记者问到,如果可以和女儿说一句话的话她会说什么时,这个为了女儿在他乡独自鸣冤的坚毅母亲,在一切即将要画上句号时,她对自己珍爱的女儿说:“放心,一切有妈妈,妈妈什么都可以为你去做。”

长按关注 |且听且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