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庭前砍死老婆】李文星事件之外:29个被传销毁掉的家庭

自求职大学生李文星之死后,“传销”一事再度被推至舆论的风口浪尖。据中国裁判文书网统计,2015年1月至2017年3月,单是发生在天津静海、与蝶贝蕾相关的传销刑事案件就有17件。

事实上,在传销行为中,受害的不仅是被“洗脑”的当事人,其身边的亲朋好友同样苦不堪言。

编辑:黄志鹏王婕茹

▲2010年8月19日,陕西西安,刘斌等七人传销案在中级人民法院开审,刘斌的母亲张立平在开庭前泣不成声。2009年12月,刘斌将张立平和刘福全骗入传销虎穴。当时张以身体不好为由,在刘斌陪同下回山西老家。而留在传销窝点的刘全福因拒绝参与传销活动,强烈要求离开传销窝点,导致被殴致死。(本栏目由华夏银行特约)图:视觉中国韩涛/摄

▲2002年11月14日,沈阳市皇姑区一举端掉当地一传销窝点,近60名传销者被当场解散。该传销窝点在一居民住宅中,10平米的屋内坐着50多个青年男女。墙两侧贴着“自信便为冲动,舍此便为地狱门”等话语。图为一名来自山东的男子训斥陷入传销的14岁侄女媛媛。夫子/摄

▲2004年10月31日,在郑州江海大酒店门前,从传销中醒悟过来的小敏对着朋友哭泣。她的朋友一直无法清醒意识到传销的本质。有传销人员站出指责执法人员和小敏:“你们别骗我了,我学的是法律。今年刚大学毕业,我们在研究着怎么挣钱,你们不要耽误我们的时间。不然一块上去打死你。”最终,组织4名头目被控制,传销人员在遣散离去之时纷纷与“领导”握手言别。小晓/摄

▲2008年3月24日晚,河南许昌警方将一名身陷传销黑窝的四川大学生周某成功解救出来。当晚,周某被父亲带回重庆。牛书培/摄

▲2011年5月2日,山东滨州,在一处偏僻的农家院内,落入传销半个月的16岁少年李飞扬终于被找到,父亲李国新抓着儿子的手不敢撒手。1日早晨,家住河南开封的李国新约了亲戚匆匆踏上了寻亲路。他腿有残疾,一辈子没出过远门,但为了孩子,家境贫苦的李国新一狠心买了两张动车票。冀强/摄

▲2011年8月20日,广西南宁开展打击传销集中清查整治行动。执法人员共查处120多户涉嫌传销的出租屋,并抓获239名涉嫌传销人员。图为一名传销人员用手捂住孩子的脸。宋兵甲/摄

▲同日,执法人员派专人对涉嫌传销人员的子女重点安抚。图为一名小男孩躲在妈妈的后面。宋兵甲/摄

▲2012年6月7日凌晨4点,浙江省金华市公安、工商联手打击经济犯罪活动。此次行动共端掉82个传销窝点,抓获618名涉嫌传销活动的人员。

▲2013年1月23日,安徽合肥,孩子跟随身陷传销的父母。年关将近,当地传销组织发放年终奖和“境外游”等福利。在窝点内,执法人员查获一名河南籍张姓男子的护照和港澳通行证。执法人员推测,这应该是传销组织内的“头目”。据了解,传销头目多半深居简出,隐身高档小区,电话遥控传销内部运作。牛仔/摄

▲2013年5月22日,合肥市中院开庭审理传销人员命案,江西人张东(化名)被指控的罪名为故意杀人罪和放火罪,被告人家属在庭下悲痛不已。张东原本有儿有女,有车有房,生意蒸蒸日上。然而因为轻信女网友,他从深圳远赴合肥加入传销。面对窘境,张东服药自杀未果后,愤怒地将自己的上线砍死。虞俊杰/摄

▲2013年7月10日,广东东莞,在涉事出租屋,被殴致死的黑龙江小伙孙延宇的母亲一遍遍哭诉:“就算是绑票,你也开个价,我倾家荡产也会给你,不用这么丧尽天良,哪怕把我儿子弄残疾了,我也至少还有个儿子啊”。海归大学生孙延宇回国就业后误入传销窝点,因为拒绝加入,孙延宇被传销人员摁在水盆里,随后遭群殴直至死亡。南方都市报/摄

▲2013年11月12日,广东惠州。为寻找失踪的儿子,老李每天蹲点十几个小时后发现6个传销窝点。根据举报,当地公安一举抓获61人。在搜查行李包时,警方发现几乎每个包里都有笔记本。随手打开一本,里面写着经典句:“成功是一种观念。”、“意志决定你的成功。”当晚8点多,老李接到儿子从惠州火车站打来的电话。原来他被传销人员放出来了,要求回老家介绍更多的人加进来。南方都市报/摄

▲2014年01月12日,福建省漳州市,在车站工作人员和爸妈的协助下,90后男子小范被抬上火车。此前,小范被女网友骗入传销窝点。为了逃离,他从4楼跳下导致胸腰椎骨折。蓝玉/摄

▲2014年1月16日,南宁,在一间出租房内,执法人员发现一名2岁半的幼儿被父母从河南带来参与传销。现场还有一名陕西妇女带着8岁的儿子来南宁传销,刚上二年级的小朋友为此中断学业。张图腾/摄

▲2014年4月22日,天津,伍刚被女网友骗至静海聚文里小区的传销窝点遭到软禁。30日,在逃跑过程中伍刚溺水身亡。5月14日,伍刚溺亡半个月之后,姐姐晶晶到出事的水坑边查看,拿着弟弟的照片泪流满面。洪煜/摄

▲2014年8月30日,辽宁省辽中县,18岁女大学生田雨苗失联11天。此前,她自称提前返校却失踪了。女儿的失踪,让母亲李女士和丈夫怀疑她可能误入传销。图为田雨苗家人手拿她的照片,但愿她能“出入平安”。

▲2014年10月10日,西安,27岁的母亲涉嫌传销,顽皮的孩子跑出队伍,母亲陪他玩耍。据当地公安介绍,这些传销人员多骗取老乡、亲戚入伙。“让你一次性投资69800元,再发展3个下线,一年以后就能拿到1040万元。在这种诱惑下,许多人参与其中。”汤继颖/摄

▲2014年10月19日,河北燕郊,重庆女孩小谭的家人来到了东蔡各庄村寻找小谭,结果却扑空。小谭的父亲(左一)和妹妹(左二)在路上就不由自主地失声痛哭起来。郭谦/摄

▲2014年10月27日下午,广州,失联17天的小慧(化名)与哥哥一起等堂姐。此前,家属经过几次联系后认定小慧落入传销组织之手,更是接到勒索电话,被要求支付赎款。无奈之下,家属报案。几经折腾,小慧终于出现了,却不愿跟着回家。她觉得家人的行为不可理喻,因为她难得度过了17个快乐自信的日子。黎湛均/摄

▲2014年11月12日,河北燕郊,来自四川的邹先生在东蔡各庄村找到女儿以后,和女儿相拥而泣。此前,警方根据提供的传销窝点的照片,解救了邹某被骗至此地的女儿。董振杰/摄

▲2015年3月19日,四川成都郫县郫筒派出所,任女士与两个女儿晓之以理的沟通并没有得到回应,流下泪水。两个女儿先后被骗加入传销组织,任女士为了救出她们,带着一瓶农药只身涉险,进入传销组织卧底,最后通过警方的帮助下获救。哈哈/摄

▲2015年3月31日,陕西西安,张师傅推着自行车寻找儿子张宗晨,其自行车后座上焊了一个寻人启事。张宗晨于2012年哈工大毕业后到西安做手机软件销售,随后又转做POS机销售。2014年8月,张宗晨失去联系。张师傅怀疑儿子身陷传销窝点。邓小卫/摄

▲2015年4月1日,四川崇州,陷入传销的大学生潘潘藏在出租房的床底下,舅舅让她出来。当日,当地派出所三名警察接警后,迅速赶到一栋老旧居民楼,解救被困传销组织的学生。成都商报/摄

▲2015年6月13日,陕西西安,熊女士在医院重症监护室接受抢救,她的儿子趴在重症监护室的门外向里张望。48岁的熊女士为了救儿子走出传销组织,在传销组织里听了7天课,在让儿子一起出来时遭到阻拦突发脑溢血。陈团结/摄

▲2015年9月17日,北京,山西运城的闫某在网上看到一条待遇优厚的招工信息后,只身前往燕郊。但他与家人联系时,妻子葛女士感觉通话断断续续并疑似有人在旁监听,于是判断丈夫可能身处传销窝点。在夫妻俩一次对话中,葛女士通过丈夫的暗语“西红柿是菜”猜出他在西蔡各庄村。葛女士说,“他平时在外面干一个月也就挣5000块钱,但这条招工信息说一个月给9000块。所以他没有多想就从老家出发,踏上了前往北京的列车。”董振杰/摄

▲2016年3月31日,西安,传销人员见到记者拍照时,用警察发放的拒绝传销的宣传单挡住脸。现场一位来自江苏的中年男子翟先生表示,“我本来是来找儿子的,没想到也被忽悠进来了”,他说,开始听着觉得挺好的,后来感觉像是骗人的。张杰/摄

▲2016年7月19日上午,合肥市蜀山区一小区内,一名传销人员抱着一岁左右的男孩。

▲2016年11月9日晚8时许,陕西西安市西大街,的哥王斌(右1)准备拉上韦华夫妻去找他们失联多日的儿子。韦华夫妇来自广西柳州,来西安寻找已失联两月的儿子。他们通过韦文星的社交空间看到,最近一次使用是8月30日下午1时12分,发布的是一个某集团的合影,经过上网查询,这家“集团”是传销组织。黄利健/摄

▲2013年9月17日,西安,张天益拿着儿子的照片泣不成声。小张三个多月前突然与家人失去联系。张天益怀疑孩子被传销组织控制。事发后,父亲张天益辞去了工作,骑着摩托车在铜川、咸阳、宝鸡等地寻找小张。袁琛/摄

李文星不是第一个传销受害者,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传销作为一条冗长的利益链,陷入其中后要想脱身是极其困难的,并且注定会承受无穷无尽的痛苦,不仅是自己,而且还有无辜的亲朋好友。

点击以下 关键词查看往期内容

投稿:all_photo@if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