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鳗遇严重鱼荒】日本遭遇秋刀鱼近50年来的\"鱼荒\" ,\"甩锅\"给中国!

最近,

日本遭遇了近50年来的“鱼荒”。

相关数据显示,

2017年日本国内秋刀鱼渔获量

较上年减少了30%

这是1969年以来的最低值

没想到的是,

日本竟然“甩锅”中国。

说中国捕鱼量太大,

影响了日本秋刀鱼的产量。

目前,

在北太平洋从事秋刀鱼生产的有

中国大陆、日本、韩国、俄罗斯和中国台湾

共约500艘渔船,

产量在30万吨左右。

中国大陆渔船近几年年平均产量

维持在6万吨左右,

并没有超过总产量的平均值。

但日本为了成功“甩锅”,

还曾把秋刀鱼送上国际“谈判桌”。

去年7月,

在北太平洋渔业委员会年会上,

日本提出,

为防止秋刀鱼滥捕,

给各成员方设置捕捞配额

其中,

日本24.2万吨,

中国大陆4.7万吨。

是的,

你没看错,

日本提议自己的捕捞量是中国的5倍

不过不用担心,

我们是不会同意的

这个提案同样遭到

韩国和俄罗斯的强烈反对

很多日本学者认为,

日本近两年遭遇的“鱼荒”,

洋流和水温的关系更为密切。

东京财团首席研究员小松正之就表示,

“由于海水温度变化,

秋刀鱼不再靠近日本近海。”

也有日本网友“自黑”表示,

日本由于滥捕金枪鱼在国际上屡遭抗议,

如今转过头来指责中国捕鱼量大,

十分不妥。

秋刀鱼(英文名Pacific Saury)的学名Saira来自日本纪伊半岛的方言,虽然秋刀鱼广泛分布在北太平洋,但传统上一直被人公认为日本的特色美食。

日本全国秋刀鱼舷提网渔业协同组合(东京)5日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国内秋刀鱼渔获量为77169吨,较上年减少了30%。根据该渔协现存资料,这是渔获量约5.2万吨的1969年以来的低值。

秋刀鱼价格增长三成加工企业经营受影响

据日本共同社1月6日报道,缺货导致生鲜秋刀鱼价格上涨,还波及到了罐头等加工品的价格。渔协负责人表示:“担心因价格攀升而导致消费者远离秋刀鱼以及加工企业经营不佳。”

渔获量最多的是北海道根室市的花咲港,达27237吨,较上年减少了23%。北海道整体渔获量为36378吨,减少29%。岩手县的大船渡港为11088吨,减少20%;宫城县的气仙沼港为9676吨,减少28%,渔获量均有下降。茨城县则趋于增加。

每10公斤生鲜秋刀鱼的平均价格较上年增长30%,为2776日元(约合人民币160元)。大型水产批发市场东京筑地市场的批发价在2017年9月至11月期间上涨了约3成。水产巨头玛鲁哈日鲁等公司已决定提高烤鱼罐头的价格。由于捕获的秋刀鱼大多瘦小,连锁套餐餐厅“大户屋”还出现了按照个头大小,给秋季菜单降价的风波。

其实,自从2015年以后,日本的秋刀鱼捕获量就开始急剧下降。

2016年,日本秋刀鱼捕捞量就比前年降低30%。在东京某高档鱼类市场,当年6月份上市的早季秋刀鱼每公斤居然卖到2.2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260元),创造历史新高。据国际渔业观察网站SeaFood Source统计,这个价格起码要比往年贵了60%以上。

然而2017年的情况则更加糟糕。

据日本共同社(Kyodo News)报道,日本全国秋刀鱼舷提网渔业协同组合(东京)1月5日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国内秋刀鱼渔获量为77169吨,较上年减少了30%。根据该渔协的现存资料,这是自1969年以来的日本秋刀鱼渔获量的最低值。

日本时报报道,日本以往高峰时期“正常”的捕获量应在20-30万吨左右,占整个北太平洋秋刀鱼捕获量一半以上,比如今7.7万吨的成绩高出两三倍。供应的剧降也导致了价格的急剧升高。

从东京筑地鱼市场、札幌中央批发市场和北海道渔业总署等日本主要鱼类批发地的数据来看,秋刀鱼、三文鱼等日本人最常食用的鱼类,今年的价格都比去年上涨了30%到50%不等。

除了价格暴涨,今年日本捕获的鱼类体型个头明显小于往年,让民众购买欲望更加低迷。

秋刀鱼曾站上国际“谈判桌”

2017年5月,在上海召开的北太平洋渔业委员会(NPFC)第2届科学分委会年会上,科学分委会对秋刀鱼的资源状况达成一致意见,即当前秋刀鱼的资源量没有被过度捕捞,当前的捕捞强度也未到达过度捕捞状态,总体资源状况良好。

今年7月,有8个国家和地区参加的北太平洋渔业委员会(NPFC)的年会上,日本提案,为防止秋刀鱼滥捕而给各成员方设置捕捞配额,遭到中国、俄罗斯和韩国的强烈反对而告终。

秋刀鱼是日本的传统食品,中国近年来秋刀鱼的消费需求巨大。

目前有中国大陆、日本、韩国、俄罗斯和中国台湾共约500艘渔船在北太平洋从事秋刀鱼生产,产量在30万吨左右。中国大陆渔船近几年年平均产量维持在6万吨左右。

由于日本渔船较小,基本上都只在其专属经济区内生产,而中国大陆和台湾省的渔船都是千吨位左右的渔船,主要在公海生产,日本始终认为公海渔船的捕捞影响了其专属经济区的产量,尤其是近两年的产量下降,日本更是认为公海渔船数量的上升导致了秋刀鱼资源的下降,因此,在NPFC会议多次借此发难。

“秋刀鱼资源是否下降,一切以科学评估为依据”,上海海洋大学副教授、中国负责北太平洋渔业委员会科学事务的首席科学家田思泉说,“秋刀鱼是短生命周期的中上层鱼类,其资源的波动受环境变化影响非常大,是正常现象,捕捞强度的增加不一定导致其资源下降。”

“鱼荒”或跟洋流和水温关系更加密切

很多日本学者认为,日本近两年遭遇的“鱼荒”,跟洋流和水温关系更加密切。

东京财团首席研究员小松正之就表示,“由于海水温度变化,秋刀鱼不再靠近日本近海。”

日本中央鱼类株式会社会长伊藤裕康承认,由于洋流方向的变化,野生鱼类的动向变得难以预测。

位于惠庭市的北海道三文鱼与淡水鱼类研究中心发表报告认为,2013和2014年,北海道水域的温度比往常低了2-3摄氏度。这一后果导致大量鱼类出现死亡,正处于繁殖期的鱼种纷纷逃离日本近海另寻他处产卵,以至近两年日本捕捞到的鱼类个头偏小。

这种“青黄不接”的断层估计还会在接下去几年继续影响日本的渔业捕捞收成。

也有日本网友“自黑”表示,日本由于滥捕金枪鱼的问题在国际上屡遭抗议,如今转过头来指责中国捕鱼量大,实在不妥。

在渔业捕捞上,

日本实在应该进行自我反思。

日本不仅滥捕金枪鱼,

对海豚、鲸等更是进行了残忍的捕杀。

2009年,

由美国动物权益保护者

里克·奥巴里发起拍摄,

展现日本太地町捕杀海豚血腥场面

美国纪实影片《海豚湾》上映。

无数海豚惨遭杀害、

血染海湾的画面引发全球关注。

影片于2010年,

获第82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纪录长片奖。

日本渔民将海豚视为一笔极大的财富

一旦他们发现有海豚的踪迹,

就会驾驶小船去猎杀,

连年幼的小海豚也不放过

有些母海豚为告知幼海豚有危险,

并试图保护它们时,

往往会发出极度痛苦的鸣叫。

那片触目惊心的血水,

让人心碎。


2017年年末,

日本捕鲸船队出发前往南极洲附近海域,

计划4个月内捕杀333条小须鲸

日本渔业部门称,

捕鲸是为了研究鲸鱼的生理习性。

几乎同一时间,

澳大利亚塔斯马尼亚州媒体《水星报》

披露了一段日本捕鲸船

在澳大利亚南部海域

疯狂虐杀鲸鱼的血腥视频,

这段视频由澳大利亚海关人员拍摄于9年前。

鉴于日本在捕鱼业积累的各种黑历史,

2017年12月18日,

欧盟和12个国家发布一封联合声明,

谴责日本在南极海域的捕鲸项目,

呼吁日方立即停止这类商业捕鲸活动,

拒绝相信日方所谓“科研捕鲸”辩解。

2018年年初,

日本东京筑地水产市场的新年拍卖,

一条蓝鳍金枪鱼以3645万日元成交

(约合209万元人民币)。

寿司店老板手持长刀,

将锋刃划向这条405公斤的“鱼王”。

事实上,

由于生长缓慢及过度捕捞,

不仅是这么大的蓝鳍金枪鱼,

一些渔船目前连幼鱼都不放过,

蓝鳍金枪鱼种群数量急剧下降,

已经进入濒危物种名录。

蓝鳍金枪鱼的遭遇让人们看到,

又一个类似“海豚湾”的惨剧在日本上演。

涸泽而渔、残忍不仁,

日本的做法受到国际社会

及环保组织的强烈谴责。

不从自身找原因,

却向邻国“甩锅”,

即使渔业资源再丰富,

也终将有耗尽的一天。

有人说,

鱼的记忆只有7秒,

但常年遭受如此伤害,

即使再笨的鱼,

也早已学会远离这片伤心海洋。

其实,

世界上的每个国家、每个人

都应该懂得资源的循复再生,

更要尊重自然规律,

尊重生命,

敬畏生命。

END

信息来源:新华社梁甜甜、栗一星;浙江在线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