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乡导游强售套票】雪乡的“坑爹套票”:景区与导游的一次蹩脚共谋

雪乡风波之后,或多或少让人们明白,去极端气候地域旅行,像是一种天然的大冒险。如若没有规范的行业规则作为维权的保障,被坑可能就是十之八九的事情。顺着这种逻辑,媒体进一步调查发现,雪乡的一些“导游”利用行程单文字上的模糊,诱导游客消费大量自费项目。导游一般发团后才告知,不参加自费项目就不给租雪服,只能在零下三十度的环境中硬挺。而且旅游大巴绕道去非雪乡所在的山河屯地区,安排游览秃顶山、冰雪画廊等景点,绝大多数游客感觉“被坑”。

对于这样的安排,随行的“导游”还摆出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而且告诉游客,雪乡的景区就是“九个月磨刀,三个月宰羊”,而且直接戳破,羊就是游客。言外之意,来到雪乡,不被宰都不是合格的游客。这种强盗般的逻辑,着实令人感到气愤。

当然,有这种逻辑的景区,也不只是雪乡。相对于全年运营的旅游景区而言,那些季节性强的旅游区,好像都有类似的运营逻辑。总之,“半年不开张,开张顶半年”已经是这类景区中商业的基本逻辑。而且还自认为很得意,从来没有半点检讨。坦白而言,他们挣不到钱,还怪游客不买账,却从来不检讨自己的服务是不是很到位。

当然,这类景区也从来没有想过维护游客的重复体验,所以就玩起“宰客之道”,能宰一茬是一茬。当然,如雪乡这样的景区,气候比较极端,只要行业规则不明确,就很容易形成以人治人的模式。而在这种模式中,作为异乡者自然是弱势的,于此宰客逻辑顺理成章。

这样的逻辑之后,景区必然会出旅游套餐,导游自然会拼命吆喝,因为傻子都明白这其中的利益链条有多么直接。当然,作为服务者是要挣钱的,不然怎么持续服务。这一点相信所有人都能理解。只是,挣钱归挣钱,吃亏归吃亏,一定要放在明处,而不是稀里糊涂的“被套路”,这大概也是舆论上最在乎的问题。

出来玩“要不钱受罪,要不人受罪”。这种带有“不得不”的逻辑中,似乎成为“导游们”惯用的情绪套路。这对于在陌生环境中的人,在出于保护自己的情况下,大多数人也只能认栽。但事情过后,绝大多数人会认为自己“被坑”,这也就是雪乡宰客风波为何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因为有些情绪源头早已深埋。

说到底,一边是景区方面的运营保底和利润指标,一边是导游们为挣到更多钱的嘴脸狰狞。这种情况下,他们好像从来没把游客当人,只是认为来者皆羊,不宰白不宰。于是,看似很违背原则的方式和逻辑,却被他们的强盗思维蒙上应有的“合法性”。

而他们也清楚的认为,普通游客不高兴也拿他们没办法。这也就更让他们肆无忌惮,就连坑人的时候,导游的串词都显得那么顺溜,可想他们为这种坑人逻辑,也是煞费苦心。当然,他们也会预料风险,一旦出事情,个别导游背锅,至于景区而言该怎样就怎样。不得不说,景区与导游的合谋中,导游也是不折不扣的弱势一方。

导游谈到团餐的品质,更是丧心病狂。“忆苦思甜饭,苦到解放前”,按照游客的说法,就是“生命维持餐”。就这样,导游还说团餐不好吃很正常,因为天下乌鸦一般黑(原话是团餐那都不好吃,而且还用海南对比,钦定不好吃的“合法性”)。无论怎样,导游嘴里蹦出的那些顺口溜中,几乎没有一句符合常识,而且每一句都带有很强的侵略性,大概就是为让游客认栽。

虽然,这样的共谋之中,赢得不少利益,可不得不说,其中的逻辑很蹩脚。只要游客的底线被击穿,很容易就全军覆没。说到底,没钱不理亏,有钱也不是被坑的理由,但是当景区和导游以这种标准去蛊惑游客时,着实很下九流。

当然,庆幸的是,在新媒体时代,人人都是传话筒,人人都是小记者,这种情况下,如若太过分,不免招来舆论的审判。雪乡美不美,当然美,可要是社交媒体上都出现服务不满,抱怨坑爹时,似乎再美的景色,也会陷入无人问津的困境。

说到底,在旅游的生态里。共有的底线就是,景区和导游不欺客,游客出行讲文明,只有如此,挣钱的归挣钱,消费的归消费,人们才能体会到出游的欢乐,大好山河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