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细菌开始横行】超级细菌开始横行 90%的人以为使用抗生素可以治疗一切炎症?

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抗生素生产和使用国,同时也是抗生素滥用和细菌耐药性的重灾区。抗生素滥用,特别是畜牧业领域尤其严重。目前畜牧业养殖户普遍将饲用抗生素添加到饲料中,当做保健品来促生长。而这导致的“超级细菌”风险、环境污染加重等问题,正在挑战国人健康底线。(1月15日半月谈)

数据显示,全国2013年使用的16.2万吨抗生素中,兽用52%,人用48%,兽用抗生素比例之大令人吃惊。2014年以来,抗生素使用量仍在上升,其中绝大部分是作为饲料添加剂而不是治疗疾病使用。养殖户中普遍流行“把药当饭吃”“当保健品吃”的常态。

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很多:一是监管缺失。前几年,还没实行处方制时,兽用抗生素基本上“想买多少就买多少”,且保险补贴政策滞后,在源头失去控制;二是养殖户存在错误的养殖观念,一些畜类出现痢疾、瘦弱、咳嗽等病症,就给它们打针、灌药,药量小了根本不起作用,就使劲灌药,经常打针;三是急功近利,唯利是图,一些养殖户通过使用饲用抗生素,可以将成长时间缩短到1年。

近年来,滥用抗生素的新闻屡见报端:大连周边海域养殖户大量添加抗菌素等药物,致使近海物种几乎灭绝、全国人大代表钟南山表示“不吃又肥又大的鱼”、我国已经连续多次在各种食用肉制品、乳制品甚至动物源生化药品中检出抗生素残留、多数人误以为抗生素可以治疗一切炎症。以为使用抗生素的种类越多,越能有效地控制感染……因对抗生素的无知而导致滥用的情况令人触目惊心。

发现并应用抗生素,是人类的一大革命,然而古人云,过犹不及。滥用抗生素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后果,首先危害公众健康,耐药性可通过食物链,直接与动物接触或间接通过环境传递给人,人类所感染耐药菌的20%来自食品动物和动物性食品,兽用药物的不合理使用可造成人类细菌耐药性的形成。这是我国细菌耐药性高企的一个重要原因;其次污染水体和环境。其三,不论是养殖业,还是医疗用药,都普遍存在盲目使用抗生素的问题,“超级细菌”就是人类滥用抗生素的结果。“超级细菌”横行,或将面临无抗生素可用的困境。

有关资料显示,截至2007年,我国7岁以下儿童因为不合理使用抗生素造成耳聋的数量多达30万人,占耳聋儿童总数的30%~40%,而一些发达国家却只占0.9%。“超级细菌”横行敲响健康警钟。国家应从立法上尽快启动有关养殖业禁止健康时用药的法律研究,补齐法规短板,划出科学使用抗菌素的底线,严格落实兽药安全使用规定,完善抗菌药物临床应用技术规范,加强养殖者质量安全主体责任监督,同时要从技术上探索从中药和植物提取物中找出替代饲用抗生素的良好路径,通过“替抗”“低抗”手段遏制滥用,最后还要从宣传上增强抗生素的科学教育,对养殖从业人员进行科学规范的用药指引和培训,纠正“抗生素是万能的”错误认知,帮助民众建立“慎用抗生素”的健康理念,促进科学使用抗生素各项政策的落实,维护公共健康。

抗生素杀死细菌的方法有很多种,有破坏细菌外壳的、有破坏细菌DNA阻断新陈代谢的等。随着抗生素的招数不同,擅长对抗的细菌种类也各有千秋,比如说A抗生素对A细菌特别有效,B抗生素对B细菌特别拿手等等。

然而细菌是地球上存活最久的生物之一,它可不会被轻易地击倒。青霉素上市不到四年,就发现细菌已经演化出一些方法可以不再害怕抗生素的攻击,当这种情况发生时,我们就称这只细菌已经产生“耐药性”了。

产生抗药性之后,细菌之间就会开始互相交流,分享经验,所以A细菌可以把抗药性基因送给B细菌,从此B细菌不费吹灰之力,也可以拥有自己的抗药性,依此类推不断地传开。更可怕的是,因为很多抗生素的结构外观非常类似,所以当抗药性一旦产生,这只细菌可能不只是对A抗生素没效,连带的对B、C、D、E抗生素都一起失灵,这叫做间接伤害(Collateral Damage),让全球耐药性问题恶化得更加快速。

这个不怕抗生素的细菌就叫做超级细菌。

实际上,抗生素都是“因为无知,所以滥用”。国家应尽快启动有关养殖业禁止健康时用药的立法,将此作为一条不可触碰的底线牢固树立起来。国家还应该对自来水和地表水中的抗生素进行长期监测,将抗生素纳入国家水质标准监控之中。同时,全社会“慎用抗生素”的理念亟须建立。

我们有必要了解下

哪些药是抗生素呢?

有个很简单的判断方式,

就是看药名,

大家记住10个字就好。

1.XX西林

会叫这种名字的药,基本上就属于青霉素类的抗生素,比如阿莫西林、氨苄西林、氟氯西林等,有青霉素过敏史的孩子一定要避开。

2.头孢XX

属于最常见的一类抗生素,比如头孢拉定、头孢地尼、头孢甲肟等。

3.XX霉素

最常见的如克林霉素、阿奇霉素、罗红霉素等。

4.XX沙星

比如左氧氟沙星等。

5.XX硝唑

比如甲硝唑、奥硝唑等。

合理使用抗生素注意以下几点

1.抗生素并不等于消炎药

消炎药是由病毒引起的炎症,而抗生素则针对细菌引起的感染,两者并不能划等号,如红肿、软组织越学、过敏、病毒性感冒、关节炎、肩周炎、病毒引起的咽喉炎、上呼吸道感染等都不宜使用抗生素。

2.合理使用窄谱抗生素和广谱抗生素

窄谱抗生素只能消灭或者抑制一种或某一类的细菌,如青霉素只对革兰阳性菌有作用。而广谱抗生素则能消灭和抑制很多种细菌,如四环素对革兰阴性菌、沙眼衣原体、立克次体、肺炎支原体等都有作用。所以在使用的时候要对症下药。能用窄谱抗生素就不要用广谱抗生素。

3.不要乱用抗生素

抗生素在杀死致病细菌的同时也影响了正常细菌,不仅会造成耐药性,还会导致细菌群失调,特别是孩子危害较大,因为他们的各个器官都没有发育好,容易受到危害。

4.遵医嘱使用抗生素

滥用抗生素会导致抗药性,而开发一种抗生素大概需要十年的时间,当你不得不使用抗生素时,一定要尊重医生的安排,凭处方购买抗生素。

5.合理使用抗生素

对于抗生素的使用以适量为准则,必须够量,但不能多用。另外用抗生素时不要临时减量或者停一段用一段,而是要达到治疗目的之后再停药。能用口服抗生素时,尽量不选择针剂抗生素。能服用老抗生素时,尽量不服用新的抗生素。

相关阅读:氢气能抗炎症,可用于炎症相关疾病

关注氢爱天下的朋友会有这样一个认识,氢气能抗炎,对许多炎症相关疾病有潜在治疗作用。炎症相关疾病几乎包含人类所有疾病,因此氢气可治疗的疾病范围十分广泛。当然不能说氢气能治疗所有疾病,即使氢气对一种病很有效,也不是对所有人都会产生同样的治疗效果。

关于炎症,今天我想给大家进一步探讨一下。

炎症几乎是一切人类疾病的共同原因,但并不是唯一原因。关于炎症,中国人有许多误解。一是对消炎药的误解,普通人说的消炎药,一般是说抗生素,例如经典的青霉素链霉素和先锋头孢等新型抗生素。但是,被成为消炎药的抗生素并不是消炎,而是通过杀死细菌达到控制细菌感染的目的。其实炎症不仅有细菌的原因,病毒也可以导致炎症,例如病毒性肝炎、脊髓灰质炎、病毒性脑炎和天花,都是病毒引起的典型炎症,这些炎症用抗生素不仅无效,还可能因为导致菌群紊乱而加重疾病。除了细菌病毒能带来炎症,寄生虫也一样可以,最典型的就是疟疾,带来疟疾的是一种虫子,叫疟原虫。疟疾也能产生炎症反应。细菌病毒和寄生虫,都属于病原体,都可以导致传染病和炎症。但是抗生素只能对细菌带来的炎症有意义,所以把抗生素说消炎药是不准确恰当的。

真正能抗炎症的药物有两类,一种是激素类或甾体类消炎药物,就是糖皮质激素,这种激素本身就是身体内重要激素或产生类似激素作用的药物,糖皮质激素的一个基本生理功能就是控制炎症反应,作为一种药物,正是能产生这样的药物效果。另外一种抗炎症的药物就是非激素类,经典的就是阿司匹林,这是一大类药物,被称为镇痛消炎药。这类药物的基础作用就是可以控制炎症反应。

关于炎症反应的另外一个不准确的认识,就是一般只知道有急性炎症,例如肝炎和皮肤感染,这些急性炎症有“红肿热痛”4大典型表现,但是对慢性炎症不了解。其实炎症的研究一个最新认识是存在大量慢性代谢性炎症,这些炎症存在典型的炎症反应特征,例如组织内有炎症细胞,这些炎症细胞可以释放大量炎症分子,这些炎症分子可以发挥各种信号调节作用。这些过程和急性炎症几乎完全一致,不同的是这些炎症没有急性炎症那么剧烈,但持续的时间比较长。一般也没有急性炎症存在明确的急性损伤和病原体。是机体一般代谢过程就可以引起的病理过程。例如比较典型的就是脂肪肝,就是一种典型的炎症过程。老年性痴呆也存在炎症反应过程。糖尿病也往往存在肝脏和脂肪组织炎症反应特点。许多癌症的发生过程存在慢性炎症,癌症转移也类似于炎症反应,甚至许多炎症细胞参与和协助癌症细胞的转移。现在医学上已经明确,炎症是许多慢性病的核心发生过程,控制炎症对控制慢性疾病应该是一种理想的策略。

既然抗炎症能治疗这些疾病,用激素和阿司匹林不就可以治疗这些疾病了。这些能控制炎症的药物,一般是用于急性炎症的控制,对慢性炎症往往需要考虑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副作用的问题。因为慢性病需要长期用药,对副作用的要求就比较高。除非万不得已,例如无药可以用,但症状无法控制的情况,一般不长期用这些药物。另外就是寻找减少副作用的方法,例如阿司匹林一个副作用就是消化道出血,解决的办法就是用肠道溶解片和控制使用剂量,但也不能完全避免肠道出血的问题。

彻底的策略就是寻找没有副作用的抗炎症药物和方法,氢气具有明确的抗炎症作用,而氢气没有激素和阿司匹林类药物的严重副作用,所以氢气对慢性炎症性疾病就具有更大的优势的应用潜力。我们不求氢气能解决所有人,不求对所有疾病都有效果,只需要对其中一部分产生治疗和缓解的作用,就可以为人类控制慢性炎症相关慢性病发挥超巨大作用。

总之

几乎所有的病都和炎症有关,炎症有急性慢性的差别,对急性炎症有药可治,对慢性炎症无药可用。氢气是一种抗炎症的工具,对慢性炎症值得依赖

感谢您的阅读,欢迎关注氢爱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