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老师出送命题】高校老师出“送命题”:硬挺态度怎成娱乐矫正?

四川一高校的“思修期末考试”,因一道“态度题”,在社交媒体上被广泛热议。题目实际上并不复杂,认出并准确写出自己“思修老师的名字”就算完成题目,答对不得分,一旦答错,直接扣掉41分。按照出题老师的初衷,之所以会想到出这样一道题目,主要是为考查同学们平日里的“学习态度”。毕竟,态度决定一切,细节决定成败。

无论如何,出题老师也算煞费苦心。当然,对于这种与学科本身关联不大的问题,实质上就是考察老师在学生的心目中有没有存在感。依照评分标准,没有回答和回答错误一样,都是直接从卷面总分中扣除41分;而错别字、用拼音代替汉字的情况,也是直接扣分。所以,学生们才高呼“送命题”。不过,校方之后也声明,期末考核还是综合学生平时的表现,而卷面成绩只占百分之三十。于此,所谓的“送命题”也只是学生们对于试题的一种“娱乐消费”。

类似的“创新试题”,实际上每一年都会冒出。除却赢得学生们情绪上的炸锅,至于态度方面并未见到多大改善。我一直觉得,这样的考题“娱乐功能”大于“矫正功能”。当然,作为老师而言,出于苦心矫正,也算是很不容易。

试想,作为一个老师,在阅卷的时候,看到自己的学生不认识自己的老师,或者写不对自己老师的名字,着实内心若筛底。不得不说,这种尝试需要一个老师有足够的勇气。要不然,一个班级里“答对”的学生很少时,自然也是很难堪。

当然,只要能矫正学生的学习态度,老师牺牲一下自己的人品有何不可。怕就怕在,老师的人品也赔上,学生的态度依旧如过往。我一直觉得,作为中国的老师活的很没有尊严,义务教育阶段,学校“要指标”,家长“要成绩”。好不容易学生长大走进高校,老师还得变相进行“矫正学习态度”,这种一路苦口婆心的师生模式,着实让人感到很无力。

可实际上,一些有责任心的老师也是蛮拼的,为让学生的“学习态度”能有所回暖,不惜“硬挺态度”。这种氛围之下,自然也就被考生们拿来消费。本是一次“矫正态度”的尝试,最后却沦为学生们“亚文化中的消费因子”,着实也是很凄惨。

坦白而言,作为一个学生,学习态度最端正的阶段应该就是“高中时期”。不管是管教上严厉,还是使命感浓厚,总之学生们对于学习的态度较为端正。即便成绩再差,老师的名字还是很容易记住或书写。另外,考试的评判标准也比大学严格,仅靠“临阵磨枪”几乎行不通。但多数高校考试,觉大多数人都是临时抱佛脚,很少有平实下苦功的学生。

一方面,大学生活比较宽松,一方面,教学要求也不高。这就让学生们没必要去用功苦读,因为考试的标准是合格而非排名。当然,这样的初衷是希望大学生们能自由发挥自己的兴趣,利用更多时间挖掘自己的爱好和擅长的领域。并不是让学生们去安抚高中时代累垮的身体,昏昏欲睡三四年。

可实际上,昏昏欲睡的学生并不少。考试临时熬夜,平实翘课狂玩,几乎是绝大多数学生的高校日常状态。老师清楚怎么回事,家长也清楚怎么回事,但并没有太好的方式和手段去解决这种颓废的困境。即便偶尔冒出一些“创新的试题”,也只是短暂的浮嚣和作用,并不解决实际问题。

如这种让学生写老师名字的试题,就算这一次考试测出学生的态度,但离矫正态度却还很远。因为,只要稍微用心,记住一个人的名字,并且写下来并不难,这几乎算是小学生水平。即便未来的考试中,这种题目学生们“百分百答对”,依旧不能说学生们的学习态度就很端正。

于此,对于这样的“硬挺态度”,最大的价值就在于学生可以娱乐消费一下老师,至于效果而言,只要用脑子稍微想一下,就觉得逻辑上并不严谨。说到底,要想让学生们热爱学习,最大的问题就在于学生自己,而后是老师的授课是否有吸引力。

一个大学生,如果上大学只是为逃避就业或者完成使命,大抵很难形成自主学习的习惯。当然,对于绝大多数中国大学生而言,能在大学期间建立起独立人格的学生也并不多,这和整个社会的教育观念有关。所以,大学生给人的印象多是堕落和浮躁,能沉静下来学习和思考的大学生凤毛麟角。

很多大学生只有毕业后才发现,读大学的几年,算是浪费不少时间,可说这些又能怎样?看到舆论上在消费“送命题”的时候,总觉得有种说不出的尴尬。是怎样的教育才能培养出如此的学生,是怎样的学生才能将老师逼成这般模样,是怎样的老师才会无力到靠试题矫正学生的学习态度,这着实值得深思。

是的,老师一思考,学生就发笑,学生一发笑,老师就思考,这种难以打破的困境,已经不是一两天,也不会凭一道“送命题”就能解决。

讲真,关乎批评教育和拯救教育,就像一个醉汉扒在马桶上生抠硬掖,但胃里已经空无一物,要吐,也只有苦胆和肠子而已。索性,硬挺与矫正不分,态度与娱乐齐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