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柏然卷福同框】卷福,玩得了颜艺,开得了火车,撑得起风衣,露得了腹肌!

“除去一切不可能的,剩下的即使再不可能,那也是真相。” ——夏洛克·福尔摩斯

“或戴高筒帽,穿一身笔挺的西装;或戴猎鹿帽,穿一件洒脱的风衣。”

“锐利的鹰目洞察秋毫,长长的鹰钩鼻,高大而瘦硬的身躯,天赋异禀,学识过人,他用手杖拨开十九世纪伦敦的重重迷雾。”

柯南·道尔笔下的福尔摩斯先生总是富于魅力,充满着英国绅士的优雅和迷人。

悠扬的小提琴声下,剑魂长歌,沉迷于化学的先生称得上是19世纪最怪诞的人了,然而冥冥中的相遇,把传说与现实紧紧相连。

两年等一季,一季出三集,《神探夏洛克》中的这个风衣马脸,拥有一头风骚卷发的英国男人走进我们这些“侦探迷”的心里。

2010年伊始,卷福,将那个19世纪危机四伏的英伦帝国搬上现实舞台,演绎了一场属于21世纪的灰色幽默。

从经典的《血字的研究》开始,让我们无法自拔地爱上了这个偏执傲慢的夏洛克·福尔摩斯,他无礼毒舌,初见华生就不住吐槽起他的智商,那段经典的身份剖析对白令人拍案叫绝,不禁又为卷福敏锐的洞察力和极好的智商啧啧称奇。

“你,转过去,你影响我思考了”、“我就不跟你解释了,省的说我侮辱你的智商!”……等等神对话,不由为华生感到一丝委屈,说好的官宣CP呢?说好的基情四射呢?这分明是赤果果的嫌弃!

我们就从这样的卷福式幽默中,从第一季看到第四季,七年来卷福为我们创造了无数个经典的故事,甚至小编认为:卷福就是先生!

探案集里的每个经典故事如数家珍般搬上荧幕,承载着观众们的渴望与担忧。

《血字》领衔的第一部,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惊喜,让无数观众看到一个真实存在的先生见微知著的敏锐观察,令人瞠目结舌的化学嗅觉,和得天独厚的侦探天赋,甚至傲慢无礼的态度,

“人生就是无数条丝线,犯罪就是丝线中那条血红色的,而我做的就是要把它挑出来,然后曝光在热烈的阳光之下”,这样的自信,就是先生,表演好评如潮。

随后《跳舞的小人》又一次重温了柯南·道尔笔下那个好奇心和正义感奇重无比的睿智男人形象,缜密的逻辑思维、擅长用大数据作为客观依据分析案情,抽丝剥茧,一步步接近阳光下隐藏着的黑暗与不安。

熟悉先生的人都知道《最后一案》堪称整个故事的经典,最精彩的部分无疑是莫里亚蒂教授和先生双双坠入瀑布,生死未卜。

就像先生本人说的那样“如果可以确实的消灭你,那么为了公众的利益,我很乐意迎接死亡。”即使剧版的《最后一案》并未取得压倒式的一致好评,但也确实赢得不俗的口碑。

卷福倒下的一刻,也毫不意外的牵动观众的心。

当夏洛克和华生诀别“我没有朋友,只有你。”我们每个人都是那个感性的华生,迫不及待的表白自己:“你的过去我不愿过问,那是你的事情。你的未来我希望参与,这是我的荣幸。”这些话深深打在我们心上,没有怪异的想法,有的只是惋惜。

甚至不止卷福,莫利亚蒂的离开也是值得我们缅怀纪念的,毕竟,他,是卷福唯一的对手。

或许这就是英雄之间的惺惺相惜吧,就连福尔摩斯本人,对他的爱意也远远超过恨意。如果说夏洛克是伦敦之光,那莫里亚蒂一定是这个光芒下的阴暗影子,应运而生,两个人永远相辅相成。

千呼万唤始出来,我们迎来神探回归,经典的《空屋》《四签名》登上荧幕,华生已经有了女朋友,原本应该物是人非的戏码,却被夏洛克生拉回解放前。

房东太太说华生已经有新生活了,卷福傲娇的一句“没我他哪儿来新生活”有成功捕获了大批腐女心,

卷福还是那个卷福,这样俏皮的夏洛克·福尔摩斯甚至让我忘了我爱的究竟是书里那个风度翩翩的英国绅士还是这个逗比毒舌的卷福。

回归现实,卷福的表演者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更加颠覆了我对“英国绅士”这个词的认知,或许他是对这个词有些误解吧。

在他身上不难理解为什么亲生粉都叫他“缺爷”,因为他的人生就是一个行走的表情包。

或许真正的绅士都敢于直面二缺的人生,敢于狂喷辣眼的狗血。

相比起卷福的毒舌,他倒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做个节目就是一台消声器,脏话连篇。

谁说绅士必须步履沉稳、抬头挺胸?在腐国如今的文化标杆里,绅士没有标准,缺爷就是标准!玩得了颜艺,开得了火车,撑得起风衣,露得了腹肌。

二缺出手撩个妹,绅士统统go away.所以说绅士不是装出来的,而是做出来的。

细扒我缺爷,爷爷是海军少将,外公是外交大使,父母都是著名演员,自己的智商不输夏洛克,曾在拍摄期间遭遇绑架,却能临危不惧凭借三寸不烂让自己毫发无伤。

他是英国收视保障,也是影帝,还是时尚芭莎年度最具影响力人物,更是奥斯卡的常客,甚至连迎娶白富美都是牛津大学高材生。

如此彪悍的人生,根本无须解释,这样的绅士,还拗啥造型?活出本色放飞自我就足够逆天!什么繁文缛节统统滚蛋,逗比绅士才是王道!

所以还要纠结本人和卷福差距太大的省省吧,他本来就不是一个正正经经的绅士。

可是我们无法不爱这个逗比青年,他傲娇不做作,是娱乐圈一股少见的泥石流,不需要掩饰内心,行事我行我素也不在意,甚至他有点精分吧。

可他对表演的热情和执着从未懈怠,每一个角色都塑造的深入人心,每一个角色都住在他心里,或许就是因为他不够成熟,略显幼稚,所以他才有一颗如此单纯热诚的心。

他可以是非常冷静的夏洛克,也可以是有所禁忌的奇异博士,但归根结底,他还是一个真实的他。

卷福,他不是绅士,而是“绅士”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