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老师出送命题】对高校老师出“送命题”的追问

寒假临近,各高校学子们在期末大考中做着最后的“挣扎”。1月15日,四川文化传媒职业学院思修课期末考试放了个“大招”:一学期完了,你认不认得你的授课老师?一道“态度题”引起考生议论纷纷。(1月16日《华西都市报》)

高校思修课期末考试居然有分值高达41分的看照片正确书写老师名字的奇葩题,确实让从教30年的笔者大跌眼镜,对此,笔者有三点追问:

追问一,认出老师,就等于学习态度好吗?

众所周知,学生学习态度好不好,主要看课前有没有认真预习,课上是不是认真听讲,课后有没有复习巩固,一般而言,只要抓住课前、课上、课后三个环节,一步一个脚印跟着老师学,就没有学不好的。而任课老师姓什么、叫什么,这不是学生应知应会的知识点,也不是课堂教学中突出的难点与重点。笔者在日常与学生交流时发现,学生最容易记住名字的老师是班主任或辅导员,因为这些老师与学生朝夕相处,彼此交流也比较多,其他任课老师,能知道姓什么就不错了。实践证明,无论是中学生还是大学生,能够把所有任课老师名字一字不错写出来的学生凤毛麟角,你能据此说明学生的学习态度普遍很差吗?

追问二,写错名字,就等于学习态度不好吗?

报道中提到,负责命题的该校基础部思政教研室主任胡腾说,出这道题的初衷就是看看学生们的“态度”。在这学期思修的第一堂课上,各个班的老师都会作自我介绍,而且教学楼里也贴有老师们的简介和照片,“同学们只要认真上课多加留意,这道题就不会难。”话虽这么说,但别忘了,学生是去老师讲课的,不是去刻意记住任课老师名字的,尽管课上老师也作了自我介绍,因为每个人无意注意的能力有强有弱,有的学生听一次就记住了,有的偏偏下课就忘了。虽说教学楼里“有图有真像”,可是学生毕竟大多来去匆匆,即使驻足观看也不一定就记住那么多老师的名字。更为要命的是,把胡腾写成“胡疼”,把“张兵”写成“张斌”,音同字不同,你能说学生学习态度就不好吗?

追问三,认不出老师,能全怪学生吗?

学生看了照片,把名字跟人对上号,才是万里长征走完第一步,把名字写正确才能拿到41分。而学生容易记住的老师,要么名字与明星、名人、熟人相近相同,好记好写,要么老师的课上得特别精彩,让人印象深刻,这样的老师学生自然会记住他们的名字,那些根本不认真备课、照本宣科读教案的老师上课的时候,学生不是玩手机就是忙睡觉,谁又会记住这些他们的名字?学生看照片写不出这些老师的名字,不能说明学生学习态度有问题,恰恰说明这些老师教学态度存在很大问题。学生看了照片写不出老师的名字,做老师的也难辞其咎。

要想让学生记住老师的名字,其实也简单。做老师的先要端正教学态度,把心思花在课堂教学上,如成都电子科技大学高建老师微积分讲座堪比演唱会,中国石油大学(华东)副教授张丹青用诗歌的形式将枯燥无味的高数知识糅到课堂中,让学生学习高数的同时品位人生哲理,这样的老师想让学生忘了他们的名字都难。

学生仅仅因为看了照片写不出老师的名字就被扣41分,如果说像这样的“送命题”也算考试形式的一种创新的话,这种哗众取宠的创新不要也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