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细菌开始横行】猪鸡牛等滥用抗生素,出现“超级细菌”,有什么危害?如何应对?

昨天看到央视财经题目为:““超级细菌”开始横行,我们必将为无知付出代价”的文章。文章指出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抗生素生产和使用国,同时也是抗生素滥用和细菌耐药性的重灾区。超级细菌开始横行,很多网友担心有何危害?该如何应对?为什么我国滥用抗生素,怎么没有出现超级细菌?等,针对这些问题,聊聊自己的观点。

我的理解,中国人虽然吃掉了数倍其他国家消耗量的抗生素,身为发展中国家,的确存在抗生素滥用;因此我个人认为央视财经题目的陈述不够完全准确,细菌耐药不是简单的问题,包含:临床、畜牧、养殖业等都牵涉其中,是持久战。

我们再来说超级细菌的概念。狭义的超级细菌是含有NDM-1基因,对绝大多数抗生素不再敏感的细菌。广义的超级细菌,是能抵抗多种抗生素的细菌,换而言之就是无药可治的病菌。

抗生素本身是矛盾体,既能治病,又能致病。可能非学医的人看不懂,换种方式描述:抗菌药物就像是区域摩擦,遇到邻国(致病菌)的挑衅攻击,地方政府无力对抗,于是请求国家军队(抗生素)来进行打击,两军交战,除了邻国的敌人死伤,也可能会殃及本国无辜百姓(机体正常菌群),当军队把外敌彻底赶出边境内,地方政府再收拾局面。

超级细菌的病例不多,但其危害犹如核武器。若要细说超级细菌的危害,查阅下死于超级细菌的真实案例是最直接的,在这里就暂不列举死于超级细菌的病例,有兴趣的人士可以用“超级细菌”作为关键词查阅。我个人认为最可怕的是由于耐药性的产生,增加了治疗难度,间接增加了死亡率。或者目前能控制的金黄色葡萄球菌、大肠杆菌、链球菌......改头换面,卷土重来,这才是最可怕的。

抗生素的使用在临床也是很难界定的。哪怕是做人流,不输液也要口服抗生素,为啥?万一不用,术后感染,病人找上门,谁承担?真正临床合理用药很难,是有原则,但落实到具体病情、病人又存在很多难题,我相信很多同行都有这感觉。

这个问题不单单存在医疗行业,更严重的是畜牧业、养殖业。虽然药食监有法律法规,但是抗生素限量多少,目前是没有标准的。对于常吃鱼肉类的人群进行取样,会发现加有各种常见抗生素的培养基上密密麻麻,耐药细菌非常多。

某种层度这是人类进化的结果,一种菌种获得抵抗抗生素的能力,削弱抗生素的疗效,甚至让抗生素失去疗效。即使很多新品种的药物不断涌现,但是往往是赶不上抗药性的速度;通常是新药未至,新菌又起。

预防就要从抗生素滥用的畜牧业和养殖业抓起,以及临床是过度治疗的科室,ICU和肿瘤科;以及家庭,不要感冒就自行去药方给自己配药买些抗生素、给孩子买头孢颗粒等。其实并非只有我国存在这种情况,欧洲每年因为耐药致病菌死亡的人数和车祸死亡人数几乎一样,美国每年将近10万。列举这些数据,是想说,没必要等到超级细菌出现,才知道抗生素滥用的危害,欧美的例子就是超级细菌的前身---耐药性病菌导致的。

举个例子,养猪场从配种到猪出栏、母猪下小猪仔,抗生素是必备良药,为什么啊?一旦生病、疫病爆发,血本无归。母猪要下猪仔,体力消耗大,除了注射葡萄糖一些营养的药品,抗生素也是常用的,小猪娃出生,吃的奶内含有抗生素,能避免疾病发生减少死亡率。

饲养过程中不论饲料、抗生素滥用等都会影响药残检验,很难说清楚畜牧业、养殖业畜禽到底被喂了多少添加剂。

这些猪肉、鸡肉等,就算有大量药物残留,我们没有选择;就连蔬菜水果也会有农药残留;作为国人基本把元素周期表吃一遍不为过。

但我们也不要悲观,兽药抗生素越来越规范;包括饲料中添加抗生素早晚也会禁止。相信未来我国食品安全会好很多。但毕竟我们目前还要食用,对策还是需要的,尽量少吃动物内脏(尤其肝肾肺等)、鸡脖、皮等;鸡蛋、肉可以适量吃。